政治

歷史五代十國的瓷器,重文解讀

「官民窯的分水嶺」

歷史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五代十國時期是即南北朝之後中國的又一個分裂狀態的國家,而這些國家,大多都是唐朝據守在外的眾位節度使大人建立的,這也使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句話在他們身上得以充分的體現,而在歷史上南方的十國是臣服於北方的五代或遙尊為宗主國的。

而在這特定歷史時期的幾十年時間裡,北方連年戰亂,使大量金屬用於戰爭消耗,而有唐以來政府一直重用金銀器,而瓷器是作為輔助金銀器使用的。到了五代因為貴重金屬的稀缺,南北方越窯邢窯等在唐朝近三百年,也不斷髮展成熟,所以五代時期無論南北方,政府已近把日常的使用器皿由“金屬為主、瓷器為輔”而全部轉向了瓷器了。

「十國」

我們先說說南方,因為北方內亂、外族入侵與天災不斷,而南方十國逐漸擺脫北方經濟負擔,而且君王重視生產發展,發展出若干個以大城市為中心的經濟區域。

蜀地是農業、工商業發達地區,倉庫飽滿。西川節度使、蜀王王建建立前蜀以及後蜀時期,沒有大的戰事,經濟平穩發展,而當地的邛崍窯,以青釉、青釉褐斑、青釉褐綠斑和彩繪瓷為主。器物有各種盤、碗、罐等日用器皿,其中以豐富的小瓷俑最為生動形象,以創造了陶瓷省油燈而聞名全國。

而當時的邛崍窯系也為前蜀和後蜀定燒過御用瓷器,而當時的小瓷俑等一些陪葬品,從精美到粗獷,為兩蜀的達官顯貴和平民百姓所頻繁使用。江南兩淮重農桑、茶葉、水利與商業貿易,錢塘江石塘也是在這個時期興建的。其中吳越、閩國與南漢的貿易最為興盛。而五代時期沿海城市的絲綢之路對外貿易也極為發達,吳越、吳國和南唐從海外輸入“猛火油”使用,還從海道再輸往契丹。據《吳越備史》卷二記載,“火油得之海南大食國,以鐵筒發之,水沃,其焰彌盛”,火油即石油,沈括的《夢溪筆談》記載石頭裡冒出油來還能點燃,所以石油的稱謂也來自中國。因而,浙江成為中國最早使用石油的省份,南方至此已完全代替北方成為全中國地區的經濟中心

吳越民族的建築風格中,紹興的橋和蘇州的園林為最有代表性。那曲曲彎彎的、結構精巧的迴廊和小巧玲瓏的、層層疊疊的亭臺樓閣,那多姿多彩的拱形石橋,這些建築在體現吳越人聰慧、靈巧的同時,也體現出他們那圓滑、變通又富於幽默的性格。而當時的吳越國主錢鏐對外交往十分發達,並冊封過新羅、後百濟,高麗皆拜其為君長,宗主錢鏐及其繼承人曾經多次派遣使節前往日本,積極增進與日本的經濟文化交流。例如蔣承勳於公元936年、953年兩次攜帶吳越王的信使出使日本,並把絲綢、絹、綿羊等禮物送給日本朝廷。商人鮑置還曾帶去孔雀等珍禽奇獸獻給日本天皇。據史書記載,數十年間民間商船來往於中日兩國之間。當時開到日本的中國商船,幾乎都是從吳越國去的。吳越國還與印度、阿拉伯等國建立了友好的商貿關係。

而高麗國王愛慕吳越國的越窯青瓷,也是在這個時期,高麗便派專人到吳越來學習制瓷技術,並在康津設立了窯廠,創造出了美輪美奐的高麗青瓷,此後又陸續傳到了日本及西方各國。

「祕色瓷的由來」

從法門寺地宮的衣物帳和出土的14件瓷器中得知祕色瓷的存在,從此祕色瓷成了文物界追逐的寵兒和考古界熱議的焦點,那麼我們知道衣物帳記載隨葬的祕色瓷只有碗盤等隨葬的日用品十三件,但在離它們不遠的甬道里,又發現了一件八稜淨水瓶,瓶內裝有佛教五彩寶珠29顆,口上蓋一個大的水晶寶珠,和這些盤碗等屬於一類品種,但為什麼沒有被記載在衣物帳裡呢,其實那件八稜淨水瓶在當時是放在漢白玉靈帳前方供奉的,這件瓶子在佛教密宗拜佛的曼荼羅壇場有特殊意義,而且在當時地宮的佈置淨水瓶屬於陳設器,而其它13件是用紙包裹起來存放的,作為入賬只記錄了存放的器皿,所以淨水瓶沒有被當做隨葬品記載在衣物帳裡。至於它為什麼被遺落在甬道里,那是因為千百年來,大地變遷,洪澇地震所致。

我們知道祕色瓷產自越窯,那它為什麼要叫祕色瓷呢,我想可以從以下四點來論證祕色瓷的由來:

(一)從越窯遺址出土的陶甕來看,祕色瓷是一器一甕的,一般越窯的瓷器燒造也都是一器一甕的,但大多數陶罐的上口都是沒有蓋的,而祕色瓷的陶罐不但上口有蓋,而且都是密封的,這就避免了在燒造時有窯灰和其他異物掉落,而且還防止串煙和悶窯;

(二)祕色瓷的工藝不但比一般越窯要精緻,而且從淨水瓶底部那星星點點的陶土痕跡我們得知,祕色瓷大多是用泥丸墊燒,在五代滿釉已經燒製成功,而滿釉的燒造一定要有精良的墊燒工具,我們知道墊燒的工具有,墊餅,墊圈,支釘,而祕色瓷恰恰是用了幾個大小相同的泥丸墊在器物底下進行燒造,而上述三種墊燒方法,或多或少對底釉都會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壞,而這種泥丸墊燒對底釉的破壞程度是最小的;

(三)利用現代的科學技術對祕色瓷的胎質進行化學分析,發現很多越窯胎質裡所含有的最常見的礦物質祕色瓷裡卻沒有,而遺留下來的礦物質化學分子顯示卻很弱,這說明祕色瓷所用的胎土,是經過反覆多次精心淘洗的,從而達到較高的“玻璃化程度”;

(四)通過利用光譜對祕色瓷的釉色進行分析,發現祕色瓷的釉裡所含的元素除了大體和越窯相同外,也有一點和越窯不同之處,也許這一點不同之處就是所謂的祕密的顏色吧,至於這種祕密顏色的配方究竟為何物,它已經隨著宋代南龍泉北耀州的興起,和越窯的衰落,被遺落在歷史的塵埃裡了。所以我認為,祕色這一稱謂是它製作的工序而非顏色。

「瓷祕色碗七口,內二口銀稜」

從《衣物帳》中的記載有瓷碗七隻,有兩隻是銀稜碗,而這兩隻銀稜碗因為損壞嚴重,博物館和媒體並沒有公佈報道,更增添了她的神祕。在《宋史》上記載吳越錢氏向北宋進貢的祕色品種有瓷器,全稜器(淨水瓶這種)和金銀扣器。這兩個銀稜碗就屬於金銀扣器,所謂銀稜就是碗口與圈足有一層薄薄的銀箔,因為出土時部分銀稜已剝落,所以沒在博物館展出,這兩個碗與其它出土器不同的就是碗壁上用金箔銀箔鏤刻成五朵金鳥銀花的團花紋圖案顯得雍容華貴,這種妝飾方法叫“髹漆金銀平脫”,是結合了古代髹漆工藝和唐代金銀器工藝在瓷器上的體現,在國內尚屬首例,這種工藝最難的地方就是要在碗壁上把兩種互不親和的物質反覆髹漆粘接直到把金銀圖案與釉面粘牢為止。因為金屬深埋會發黑變脆再加上髹漆的腐蝕,出土後很難修復,所以現在還沒與觀眾見面。

我今天要說的是這兩隻碗的釉色“金黃色”一提起祕色或者越窯,就會搬出陸龜蒙的詩“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越窯祕色瓷的上品為艾葉綠,馬未都說祕色是比越窯的顏色發灰了一些,我們從漢朝開始國家主體的顏色為黑色,就連呂不韋回老家都是一條烏龍而行,但到了唐代,大家注意是從唐代開始,朝廷主體的顏色為明黃色,而唐代的大明宮也被稱作金鑾殿,而這種明黃色一直延續到清朝,就連袁世凱登基穿的也是明黃色龍袍,我曾經說過唐朝是以金屬器為主的,朝廷官府用金銀,百姓用銅和錫,朝廷用的越窯與邢窯全部都是金銀器造型,據《唐會要》記載,開元十一年(712年)詔禁賣同錫及造銅器者......古現瓷瓶,皆以銅為之,至唐始尚窯器。從中可以得之,唐朝初年百姓都是用銅瓶等器皿的,隨著經濟的發展,國家大量用銅來鑄錢,所以開元年間政府下了禁銅令,專門用來鑄錢,這樣百姓的日用器皿不得不從金屬器而改為瓷器。

所以很多瓷器都是模仿金屬器的,而這兩隻銀稜碗正是模仿官府用的金銀碗,而顏色更接近黃金色,所以被朝廷重視,而金屬可以壓花錘堞等工藝加以紋飾,但瓷器卻是光素的(在唐朝初年瓷器除了長沙窯以外都是光素的)所以用了“髹漆金銀平脫”工藝來增加花紋,是體現她的奢華。而陸龜蒙,百度一下,身份為江湖散人,他的千峰翠色只能代表當時的社會文人的審美,而當時朝廷的主流色還是《滿城盡帶黃金甲》,而祕色指的是當時的燒造工藝,並非顏色,所以可以推斷,當時祕色瓷最有價值的顏色並非千峰翠色而是金黃色。而在王仁裕的《開元天寶遺事》中記載,內庫中就有青瓷盞紋入亂絲,其薄如紙,以酒注之,溫溫然有氣相吹如沸湯,名自暖杯。從這段文字記載,唐玄宗時就已經用上青瓷杯了,而金屬都有導熱功能,金銀盃拿著燙手,茶湯還容易涼,而青瓷杯拿著不燙手還有保溫功能,名字叫“自暖杯”,可見唐玄宗時期青瓷也是剛引進宮內,記得前幾年我用過金屬碗喂兒子吃飯,而這種金屬碗的碗壁是中空的,這樣拿著不燙手還保溫,而佳士得拍賣唐代金銀器碗,碟都是單壁的,試想,如果唐代發明了這種中空碗,也許瓷器就不會取代金銀器了。歐洲早些年用的都是玻璃器皿,及容易打碎,燙手,如果玻璃碗邊壞一個小口就容易扎嘴還容易裂,而瓷器就不會,導熱係數不是很強,而且碗邊壞了還能用,這也是歐洲人瘋狂搶購中國瓷器的原因。據朱伯謙先生論證,越窯所燒直口杯口沿很薄,多數通體施黃釉,開片細密。所以唐玄宗用的青瓷杯是代替金銀盃的黃金色而並非千峰翠色。

在清代景德鎮窯瓷器中,有一種器型叫太白尊,是李白喝酒的酒樽,近似於馬蹄形,而這種酒樽是黃金的而並非瓷的,有兩首最有名的詩可以證實《將進酒》”莫使金樽空對月”,另一首《行路難》“金樽清酒鬥十千,玉盤珍饈值萬錢,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這兩首詩證明太白尊為黃金的,而且是用玉盤裝的美味佳餚。而唐朝的黃金冶煉是非常發達的,武則天投下的金簡的黃金純度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而在後來的宋元明清都不能及,可見大唐對黃金的重視程度。這個在唐朝排名第一的詩人,出生在美麗的阿拉伯半島以東的花喇子模,當時的安西都護府,今天的吉爾吉斯斯坦,他在大唐的境遇也可以說三起三落,巔峰時高力士脫靴,玄宗喂他醒酒湯,所以李白用金樽也是平常事。所以我認為,有唐以來無論他是初唐,盛唐還是晚唐,統治階級喜好的顏色都是黃金色以提高地位,而並非千峰翠色,而最悲哀的是這兩件唐懿宗最喜歡的黃金色銀稜碗,卻被鎖在了法門寺博物館的庫房中,無論是文博機構還是新聞媒體都在鼓吹千峰翠色,而把唐朝人喜歡的黃金色封存,避而不談,到底要矇蔽國人到什麼時候?

「五代」

我們再來看看北方,公元907年朱溫弒掉了唐末帝,建立了後梁,也標誌著他與李克用十幾年的角逐終於勝利,不過他的勝利是短暫的,在後來的幾個朝代裡,建立者都是李克用的後人,而李克用最大的功績,就是他以親兒子和義子組成了威震遠播的十三太保,元代戲劇家漢卿也寫過《哭存孝》,而十三太保的故事也被後人淵源流傳,最為典型的就是民國時期的上海灘十三太保,戴笠就是其中之一。

其中後唐就是三太保李存勖建立的,後唐時期民間也保持優良的傳統,各窯口也很活躍,位於河北的定窯即十分興盛,也為後唐皇室燒造過御窯。而且五代成為陶瓷的重要蛻變期,也是由民間走向官方制窯。民窯與官窯分道揚鑣,爭奇鬥豔,成為單色釉瓷器盛行的時期。而在五代以前,朝廷內部都是以金銀和玉器作為器皿為主,少量使用瓷器,而從五代開始少量使用金屬器而大量使用瓷器的開始。

「出生邢窯故鄉的柴榮」

據舊五代史世宗本紀記載,柴榮出生在河北邢州堯山柴家莊(今河北省邢臺市隆堯縣),父親柴守禮是唐代晚期的朝廷重臣,做到太子少保退休,爺爺呢,史書上沒有記載其名,只記載了翁字,說以我們就叫他柴翁吧,柴翁很愛喝酒,而且經常自己一個人呆在屋裡,大家都以為他在想鬼怪之事,一天柴榮的奶奶把他灌醉,問他,老頭子,你整天到晚呆在屋裡都想些什麼呀,柴翁只微微一笑說,皇天有命啊,將讓郭郎當天子嘍。說罷仰天長嘯推門而去。此二人的對話被隔壁的柴守禮聽得清楚,他知道,自己的父親不但卜算得靈驗,而且頗會岐黃之術,而自己的妹夫就姓郭,而且妹妹還不能生育,憑著在朝中打拼了大半輩子的政治敏感,和銳利的眼光,憑著他對妹夫的瞭解,確信他日後必成九五之尊,隨即他和妻子商量把自己的小兒柴榮過繼給妹妹家做為養子,開始柴母還不同意,畢竟自己養這麼大,還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後來經過柴榮父親把事情經過和日後必定富貴的話講完之後,柴母也同意了,當時柴父準備親自送柴榮去姑父那,而當時的柴榮聽完父親的話後說,不用您操心,我自己去投奔姑姑,正好我也想出去闖蕩闖蕩,就這樣還是孩童的柴榮辭別了父母去投奔姑姑。當時的郭威,正是家道淪落之時,和柴氏過著清苦的日子,當時郭威看他聰敏,就把很多家庭瑣事交給他去辦,而他每件事辦得都很好,而在永樂大典五代史補中記載他販茶貨往返到江陵,而且因出生在白瓷故鄉的柴榮對瓷貨生意非常瞭解,在他經商的過程中結識了志同道合的趙匡胤和鄭恩,也與他們一同做起了瓷貨生意,這樣在生活上給了窮困的郭威有所接濟,這使郭威夫妻對他甚是疼愛。

「天子督陶官」

我們知道在古代我們以農業為主的國家,茶葉絲綢和陶瓷生意好比今天的石油和煤炭以及鋼鐵,是當時最熱門也是最賺錢的生意,歷史上其它國家與我們中國交易最多的也是這幾樣商品,致使乾隆年間我國的白銀儲量佔世界的一半,六點五萬噸。

而當時柴榮來到姑姑家看到的是一貧如洗和姑姑的愁眉苦臉,年輕倔強的柴榮決定自己賺錢養活姑姑和姑父,開始他一人到茶農那裡去訂購茶葉,然後到江陵等地去販賣,後來隨著有了積蓄生意做大,也開始僱傭夥計整批販運,柴榮不但把掙到的錢一分不少的交給姑姑姑父,還把沿途的特產買來孝敬他們,使得郭威對年輕的柴榮另眼看待,而在販茶貨的過程當中,他先後結識了與他一樣意氣風發,脾氣相投的趙匡胤和鄭恩。在以後的日子裡他們一同往來於江陵做生意,並義結桃園,成為生死兄弟,誓言一定要裂土封疆,創造一番千秋偉業,在三人做生意的同時,他們還有一樣共同的愛好,那就是習武騎射,只要是一有閒暇時間他們就在一起切磋武藝,苦心練習騎馬射箭和研讀武經。

當時在北方販賣茶貨的生意人很多,而且利潤也不豐厚,柴榮本來從小就生長在當時佔據大唐瓷器半壁江山的河北邢州,從小就諳熟瓷貨生意,隨即三兄弟商議在鄭州管城唐子巷設立柴氏瓷器商號,由柴榮帶領幾個夥計在店裡經營,由趙匡胤在當時的管城窯、新密窯、鞏縣窯設立柴家窯口進行督辦瓷器燒造,而時值唐末黃巢等起義的亂世時期,當時太祖的鑌鐵齊眉棍打遍中原無對手,當時也是無人敢惹,為了保證安全,由三弟鄭恩進行沿途的武裝押運,由於三兄弟的齊心協力,苦心經營,當時的柴氏牙行在鄭州城內遠近聞名,柴榮也人稱“財神”。每過一個時期,趙匡胤總會給大哥柴榮帶來一些新創燒的品種,而哪種瓷器結實耐用,哪種釉色人們喜愛非常熱銷,柴榮都會用書信的形式讓鄭恩帶給趙匡胤,以便趙匡胤隨時更換品種,所以柴氏商號的生意始終都是火爆的,這為以後的開疆裂土奠定了經濟基礎。直到後漢的建立,柴榮的養父郭威在後漢當上了將軍,三人決定棄商從戎去追隨郭威,成就一番千秋功業。

「紙衣瓦棺的教誨」

據《隆平集》記載,顯德元年正月庚辰,太祖郭威正處於彌留之際,當時滿朝文武都人心惶惶,當大家聽說柴榮掌管了從地方到中央的兵權,認為都很合適,當時曹翰是柴榮手下的幕僚,柴榮鎮守澶淵時他是牙校,柴榮當上了開封府尹時,曹翰還留在澶淵,他聽說太祖病危,不等世宗的召見就來見世宗說有要事相商,見到世宗後,兩個人來到內室,便對柴榮講,現在老爺子快不行了,他又沒有親生兒女,你是他唯一的後人,你現在不去病榻前陪伴,找太醫喂個藥什麼的,身前也得有人照應,這個時候你要再不去,夜長夢多,發生什麼變故的話,不辜負了弟兄們的期望嘛。柴榮頓時醒悟心領神會,讓曹翰總領開封府事物,他便帶上隨從火速趕往內宮,壬辰,太祖崩,祕不發喪,庚子,大內宣佈太祖遺詔,命晉王柴榮在靈柩前即位,是為周世宗。

我們知道柴榮從小是在郭威身邊長大的,而郭威一生憎惡奢華,注重節儉,而且他曾對大臣們講,我小的時候是孤兒,家裡窮,從小就節儉,當時正值亂世,我才有了今天這個地位,現在我當了皇上,怎麼能過度揮霍呢,並下詔令:“應乘輿服御之物,不得過為華飾,宮闈器用,務從樸素,大官常膳,一切減損。諸道進奉,以助軍國之費,------諸無用之物,不急之物,並宜停罷。”為了表達自己倡導節儉,不致使黎民受困的心願與決心,郭威還將宮中所有的珠玉珍寶、金銀器物等奢侈品,當眾擊碎於殿庭,並對臣僚們說:“凡為帝王,安用此?”而且還給有關部門下達詔書:“凡珍華之物,不得入宮,甚至在他臨終前,還留下遺囑:在他死後,陵墓務求簡素,不準用石材建墳,不準在墳前立石人石馬,不準讓百姓服役,不要守靈宮人。甚至嚴令嗣帝柴榮用“紙衣瓦棺”安葬他。

「柴榮御窯的由來」

在柴榮當上皇帝之後呢,他幹了很多政績,據歐陽修的新五代史記載,他取秦隴,平淮右,復三關,威武之聲震懾夷夏,而方內延儒學文章之士,考制度、修《通禮》、定《正樂》、議《刑統》,其製作之法皆可施於後世。其為人明達英果,論議偉然。他從小就受到了養父郭威勤儉樸素的教誨,在他登上帝位之後,開封的皇宮裡基本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而我們知道當時夏商周三代祭祀所用的青銅器在當時都顏色都是燦爛的金黃色的,只有現在出土的青銅器,因為侵蝕生鏽,變成漆黑髮綠了,所以在古代的典籍裡祭祀所用的青銅器都被稱為金器,而在當時柴榮當上皇帝以後留在皇宮裡的東西,祭祀也好日用也好,基本沒有什麼值錢的物品了,因為郭威勤儉過了頭。

而從秦始皇開始歷代帝王,除了江山和女人這兩種共同的嗜好外,各朝皇帝都有其本人自己的愛好,唐玄宗愛打羯鼓和馬球,宋徽宗愛吟詩作畫,明宣宗愛養鳥鬥蛐蛐,而我們柴榮皇帝唯一的愛好就是瓷器,因為他出生在河北邢州,而在當時邢州的白瓷已經覆蓋了整個北方,而且在他年輕時候就以開瓷號以此為生,所以他對瓷器的造詣絕不遜色於郎廷及和唐英,因為郭威的過度節儉,使得柴榮燒造祭祀瓷器和日用瓷器而以瓷代金勢在必行。當時的瓷器格局是以南方的越窯系的青瓷,和北方邢窯系的白瓷為主,其它眾窯口並存的局面,而柴榮卻對這兩個窯口的顏色並不感冒,而當時柴榮大力推行崇道政策,據《道教史記》記載他召見華山道士陳轉,問以黃白飛昇之術,而據《永樂大典》五代史補中記載,世宗常夢到一個神人將一把鬱金色的大傘和一本《道經》送給他,此後遂有天下,而當時他御駕親征幽州瓦橋關大捷時當地父老來獻酒,世宗問這是什麼地方,老者稱這裡歷世相傳叫”病龍臺”,當時世宗驀然回去,當晚就病了,而且第二天就病危了,當地的百姓說,天子姓柴,而幽者為燕,燕者亦煙火之謂也,而至瓦橋天子生病祭祀,當晚他又夢到神人來向他索要傘和《道經》,他便在夢中驚醒,招來左右說,我夢的不吉利,豈非天命將去耶,隨即安排後事,在回去的半路上晏駕。

從中可知,周世宗是位注重國家禮樂,信奉道教崇尚天神的帝王。道教的儀式中寫給天神的祈禱詞,稱為青詞,嘉靖朝一代全相嚴嵩就是因為他兒子嚴世藩青詞寫得好,嚴嵩才得到嘉靖的寵愛,而這更是表明了柴榮崇通道教對青色的追求。柴榮這一崇尚道教的習俗,也影響了兩宋的皇子皇孫。而在當時道教的清淡含蓄之美在兩宋的社會審美中,已然形成,柴窯的雨過天青色也正迎合了這一特點,而在當時,唐三彩中的藍彩,唐青花以及唐三彩中的低溫乳濁藍釉已經成功創燒成功,而魯山窯瓷器上面的類似鈞窯的藍色釉斑也初見端倪,而且柴榮對瓷器的造詣又極為深厚,所以當時的柴榮要創燒一種屬於自己獨特釉色的瓷器,他思來想去決定燒造一種符合道教審美的天青色,隨後提筆寫下了兩行字,”雨過天晴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寫完之後交給了站在一旁負責督燒窯物的官員,命令立刻去燒。據記載杭州的吳越國是給柴榮進貢過祕色瓷的,柴窯完全是按照祕色瓷的高溫和精工細作來進行的,我們知道五代已經成功完成底足滿釉的創燒尤其是祕色瓷,但柴榮從小生活在邢窯的故鄉,對於底足的處理,他完全是按照邢窯早期的露胎燒來完成的,這就有了粗黃土足。對於器型那首先就是燒造用於祭祀的瓷器,然後是文房和日用品,不過柴榮只當了五年多的皇帝,等趙匡胤做皇帝之後就宣佈柴榮御用窯停燒並且就地銷燬掩埋。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