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永遠不要成為老闆的兄弟

前段時間,廣東的一家制衣廠負責人對記者說,他們月薪一萬招不到工人,並攻擊現在的年輕人不願意吃苦,沒有拼搏精神。網友們在後面留言說這樣的血汗工廠經常拖欠工資,不停地加班,老闆還動不動就跑路了。

我王樸石寧願去送快遞!

近日,京東被曝出快遞員取消底薪並增加收件任務,同時還將降低快遞員的公積金係數。一竿子插到底的改革,讓曾經劉強東的十幾萬“兄弟”明白了快遞不是那麼好乾的。

今年春節前,劉強東首次提出了“小集團,大業務”的概念,加上將淘汰10%高管的訊息傳出,隨後的幾個月裡,幾位職能部門的高管相繼離職,都是“個人與家庭原因”。

大星還在琢磨到底是誰的家庭原因時,劉強東又在內部郵件中說,因為身體或家庭原因不能拼搏的人,不能幹的人和價效比不高的人,都要堅決淘汰。

此前無論是高管離職還是要求員工上報親屬關係等,大家都是抱著吃瓜心理圍觀的。當瘦身計劃波及底層快遞員的時,京東方面解釋說,底薪制度對優異員工激勵不足,公積金下調,是徵求員工意見基礎之上確定的。

大星查了一下,按照我國現行法律規定,按照計件制給付勞動報酬的企業也應當設立底薪,就是當地所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低於最低工資標準的,合同條款無法律效力。

劉強東對過去一年的評價是,“2018年對我、我家人、公司都是異常艱難的一年”。創始人深陷性侵醜聞,公司市值接近腰斬之後,營收增速放緩,活躍使用者數量下降之類的問題浮出了水面,身後緊追不捨的拼多多已經只差半個身位了。

2017年底,京東物流CEO王振輝宣佈京東物流盈利,並透露京東物流的員工總數12萬人。後來,他不斷地宣傳京東物流的營收增速快於商城。

當年流出的一份財務資料提供了相反的說法。2017年的前三個季度,京東物流的虧損就突破了4億元。進入到2018年,主要由倉儲和配送組成的履約費用又出現了大幅上漲,其中第二季度的該項成本高達82億元,佔京東營收的比例已經接近7%。

媒體給劉強東算過一筆賬,京東快遞員2017年人均完成配送2萬單,順豐為1.4萬單,順豐為攬件和配送兩端,算下來效率高於京東,在平均成本上,京東每單配送成本10.2元,而通達系是4元,所以京東的快遞員效率還有被挖掘的空間。

十九世紀英國首相帕麥斯頓說過:

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過去一年,京東給十萬快遞小哥繳納的五險一金就有幾十億。當公司業務出現新的需求時,裁撤幾個高管,對於節流可謂杯水車薪。一位京東的快遞小哥和大星抱怨新的攬件要求:

比順豐貴一半,攬毛線啊!

一份研究外賣騎手的報告說,三分之一的外賣騎手和快遞員都是從產業工人轉型而來,相比於工廠,他們進入了一個超級扁平化的組織,也毫無晉升空間。這些被稱為“人肉運輸機”的騎手和快遞員,到中年之後就會被自然淘汰。

一直以來,劉強東都是以大哥形象面對員工的,他說過“我們永遠不會開除任何一個兄弟”。現在,“兄弟”們開始陸續離開京東。

很多人據此說劉強東變了,京東也變了。大星記得,劉強東還對奶茶妹妹說過:

此生有你最幸福。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