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微信小程式投資局

4月3日,微盟和有贊雙雙獲騰訊資本青睞,先是騰訊增持微盟股票,持股7.73%升至第二大股東,再是騰訊以9.1億港元領投有贊。

一天之內兩度出手,騰訊繼續加碼小程式。

過往兩年,隨著微信的全力推動,小程式成為新的創業風口,引得巨頭們紛紛下場,市場熱度升溫,資本也紛至沓來。

雖然外界仍有對微信小程式的質疑之聲,但各路資本也都在持續加碼,不過,縱觀過去兩年小程式跌宕起伏的發展路,資本更青睞哪些小程式?騰訊又親自下場投資了哪些小程式?小程式未來又是怎樣的佈局?

騰訊投資陣

據公開資料顯示,從2017年至今,騰訊投資了約8家小程式相關企業。

融資數額上,8家企業中4家融資數額超億級,分別是累計增資兩輪的微盟、小電,以及投資近10億港元的有贊和參投超2億元的汽車類垂直媒體“有車以後”;在融資輪次上,騰訊主要在企業的C輪或戰略融資中加入投資陣營。

再細分到投資領域,騰訊選擇的小程式分為電商、第三方服務商、教育和媒體領域,其中電商和服務商分別有3家企業獲得鵝廠投資,佔比靠前。

2017-2018年騰訊參與投資的小程式,地歌網製圖

可見,騰訊投資的小程式扳指頭就數得上來,但它們也極具代表性。

先看騰訊選擇的電商企業,好物滿倉主攻美妝產品,多抓魚主攻二手書售賣,它們如何獲得騰訊的青睞?

好物滿倉小程式於2017年10月上線,到2018年3月上線近半年後,已聚攏1萬名店主,日均訂單超過2000。

同時,好物滿倉實行S2B2C模式,小程式充當供貨渠道,直連東星製藥等韓國化妝品廠商,消費者註冊下單即成為小B店主,再通過朋友圈售賣商品,賺取佣金。

在這樣的模式中,好物滿倉具備供應鏈及配套物流能力,同時藉助微信流量池實現社交裂變,聚攏更多店主導向小程式平臺,實現交易迴圈。

模式之下,好物滿倉還有一支網際網路經驗豐富的團隊,創始人葉飛為前聚美優品負責人,核心成員來自阿里、360等網際網路公司。

社交電商的裂變模式及專業團隊,這或許是騰訊投資好物滿倉的關鍵原因。

再看多抓魚,作為一家二手書銷售電商,它目前僅有小程式和公眾號兩大產品,但到2018年3月,成立一年多的多抓魚公眾號粉絲數超過30萬,書籍復購率達32.91%。

快速增長背後凸顯多抓魚模式的價值,其從消費者手中低價回收書籍,經工廠消毒、翻新處理後再對外出售,多抓魚以公眾號為主要流量獲取通道,再將產生相關買賣書籍需求的使用者導向小程式。

關鍵之處在於,使用者擁有大量閒置書籍,但缺少更便捷高效的出售途徑,而藉助微信小程式的即用性,多抓魚有效解決這一痛點,實現二手書置換。

可見,無論好物滿倉還是多抓魚,都是從微信小程式的特性出發延展商業模式並加以印證,最終獲得騰訊青睞。

那麼,電商之外的服務商又為何被騰訊看重呢?

首先看有贊和微盟,作為兩家植根微信生態的上市公司,其業務模式圍繞小程式展開,一方面為酒店、旅遊和餐飲等行業提供小程式SaaS解決方案,另一方面通過雲端計算和資料優化等技術為企業提供營銷解決方案。

深耕兩大核心業務,微盟和有贊取得了不俗的業績。到2018年,有贊和微盟分別擁有442萬和280萬的零售商家,兩家分別營收6.85億港元和8.65億元。

不止財務業績,據微盟招股書顯示其在微信第三方服務的市場份額佔比15.3%,居行業第一;有贊借殼上市時也被稱為“微信電商第一股”,兩家企業均可謂微信裡的“頭號玩家”。

投資有贊和微盟,騰訊對行業頭部玩家進行戰略佈局,以打通線上線下的零售業資料。

而當頭部企業摘得玫瑰枝時,像SEE小電鋪這種玩家為何會吸引騰訊呢?

2018年1月獲騰訊投資的SEE小電鋪,其服務客戶以中小自媒體為主,使用者獲取途徑以微信公眾號內容和朋友圈傳播為主,通過社交流和內容流的“二流”打法向交易環節轉化,提升中長尾公眾號的內容變現能力。

到2018年3月,SEE小電鋪服務自媒體超過5000家,箇中翹楚如 “鯨魚顏習會”,四大公眾號累計粉絲超120萬。2017年雙十一,四大賬號的小程式累計GMV超過390萬元。

可見,當第三方服務商紛紛從微信中走出,在反哺微信生態的同時,騰訊自然會加註投資砝碼。

不過,對比騰訊早期參投的拼多多、同程藝龍在小程式上端的表現,以上玩家可謂小巫見大巫。

成立三年即上市,拼多多用新模式殺出電商江湖,雖然黃錚在採訪中聲稱拼多多來自微信的使用者低於50%,但作為騰訊的“乾兒子”,拼多多的成功離不開微信小程式。

拼多多的模式以爆款單品為本,借價格優勢貼近下沉市場,通過遊戲化購物形式在微信中裂變傳播,不停轉動起流量的發動機。

這條道路上,小程式為拼多多創造出更多即時性購買場景,使下沉市場中對網際網路不熟悉的使用者更便捷地購買商品,並利於在微信社交流中傳播。

據QuestMobile資料顯示,截止2018年3月,拼多多APP活躍使用者約1.44億,微信小程式活躍使用者約2.33億。

不止拼多多,號稱“小程式第一股”的同程藝龍也視微信為重要抓手,其酒旅票務消費的低頻屬性與小程式“用完即走”的思路極為吻合。據瞭解,同程藝龍小程式的ROI(投資回報率)相較H5增長近23%。

可見,微信小程式自身正孵化出拼多多這類新玩家,同時讓同程藝龍這類老玩家找到新通路,它們成為小程式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

從對外投資到自我孵化,再到引入早期投資企業,騰訊佈下自家的小程式投資陣,在強化自身能力時,也正反哺和啟用小程式生態。

而在騰訊的矩陣外,獲投資的微信小程式又是何種局面?

小程式投資局

新榜資料顯示,2017年共有超過30家小程式平臺獲得融資,融資規模多為百萬或千萬量級,其中融資規模最大的小電在兩輪融資內獲得接近5億元投資;從融資輪次來看,種子輪和天使輪是佔比較多的輪次。

2017年是微信小程式發力的初年,眾多小程式仍處在專案早期,沉澱的使用者資料以及交易閉環尚不成熟,投資機構的出手為卡位策略,以觀察小程式後續發展

到2018年,小程式進入活躍狀態,熱錢湧入市場。據新榜統計顯示,去年微信小程式領域共出現130次融資,總金額超過43億元,是2017年的6倍之多;融資輪次上,A輪佔比以33.09%位居第一,有10家小程式一年內獲兩輪及以上融資。

這之中,社群團購小程式“小區樂”獲得1.08億美元A輪融資,可謂2018年獲融資小程式的翹楚,而整體的融資金額中,1000-1億量級的小程式佔比44.85%。

在微信小程式高速發展的2018年,眾多小程式打通交易閉環並出現使用者裂變能力,不少專案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同時微信小程式也在孵化新的商業模式,投資機構自然會加重資本砝碼。

小程式的資本局逐漸火熱,投資機構更偏愛哪些領域?

2017-2018年小程式獲投企業分類,地歌網製圖

據公開資料統計,剔除獲兩輪融資以上的小程式,2017-2018年共有約130家微信小程式獲得融資,這之中,電商領域最受資本青睞,它們借微信的流量寶地創造出眾多交易場景,既沉澱使用者交易資料又直接打通交易閉環。

統計顯示,電商領域共有約56家小程式獲得融資,佔比約43%,包含社群團購在內的生鮮零售電商約有16家小程式獲得融資,佔比約28.57%,位居第一;其中自2018年下半年興起共有9家社群團購小程式獲得投資。

社群團購作為生鮮零售的延伸,其模式依賴於微信群聊,這使此類微信小程式有了天然的獲取及裂變場景,快速打通線上線下的零售資料,因而從某種程度看,小程式就是新零售。

不止社群團購,每日優鮮、生鮮傳奇等新零售小程式都屢屢裝填資本彈藥,他們不斷強化騰訊的智慧零售能力。

此外,社交電商和二手電商中分別有7家小程式獲得融資,合計佔比25%,其中包括一年內三獲投資的享物說,作為一家閒置物品二手電商,其將積分“小紅花”代替現金,通過邀請好友換積分等任務激發使用者分享欲,實現社交裂變。

作為傳統的變現模式之一,電商自然更能獲得資本青睞。同時,微信小程式也為更多細分電商模式提供助力。

除電商領域,服務商也是受資本關注度居次位的領域。統計顯示,過去兩年共有約24家小程式服務商獲地融資,總佔比18.46%,其中約有13家服務商是為傳統零售業提供解決方案。

如前所述,以微盟、有贊為代表的企業服務於各類零售企業,但同時,更多細分領域和場景也湧入各類小程式和投資者。

以靠譜小程式為例,其主打零售及商超的小程式落地頁展示,提供一鍵生成模板,最終將使用者導向線下消費,其服務的一點點茶飲店,接入小程式後銷售額同比增長13%。

有服務商從零售維度突破,也有輕芒這樣的小程式服務商從內容維度崛起並獲得資本矚目,其專注為媒體搭建小程式場景,並推出了“創投理想國”會員這類知識付費服務。

在細分領域服務商收穫融資時,各類垂直能力服務商也獲得資本青睞,包括提供旅遊業支付解決方案的快盈科技、為企業提供視訊直播解決方案的微贊、為券商提供數字化解決方案的凡泰極客。

可見,隨著小程式行業的發展,服務商的專注度和細分服務實力更是投資機構所看重的。

不止是最受資本關注的電商和服務商,小程式的投資領域也是多點開花。

在工具領域中,企業服務成為2018年小程式值得關注的領域,這之中包括兩年內均獲投資金融專案對接小程式金客拉,這類企服小程式聚集了大量B端客戶資料,對發展產業網際網路將是極大助力。

同時,在專業投資機構外,螞蟻金服也在2018年投資了海鳥窩和人人租機兩大小程式,它們分別是3C領域和相機領域的租賃電商,這是對螞蟻金服消費信用功能的延伸。

除此之外,過去一年獲得融資的斑馬星空、知識圈和見實等眾多小程式,他們分別從K12教育、知識付費和媒體等維度切入,共同攪動起微信小程式的投資局。

在資本的火熱追捧下,微信小程式發展迅猛,但對騰訊而言,它仍要思考小程式今後的發展道路,這也是已入局的巨頭們要回答的命題。

深水炸彈

隨著微信小程式投資佈局擴大,其規模也在不斷增加。

在今年1月的微信公開課上,騰訊宣佈小程式周活躍使用者超過6億,覆蓋超200個細分行業;同時據騰訊2018年報顯示,小程式日均訪問量同比增長54%,中長尾小程式訪問量佔43%。

伴隨小程式使用者活躍度的增長,其獲得的戰略地位和對騰訊收入的貢獻度還在上升。據騰訊2018Q4財報顯示,其社交及廣告收入 118 億元,同比增長44%,其中小程式中對廣告位的支援有著重要作用。

同時,隨小程式業務的發展,一向剋制的微信也開放了更多流量入口。在今年1月的微信新版本中,小程式下拉介面從顯示兩行擴充套件到全屏顯示,儼然一套完整的作業系統。

可見,在微信走過第八個年頭時,小程式成為它要攻略的下一塊流量高地,引得巨頭們都想切走這塊蛋糕。

2018年開始,阿里、百度和今日頭條相繼上馬自家小程式,其中,阿里將小程式入口選在支付寶內,這裡有超過7億與交易高相關的活躍使用者,百度則是將百度APP作為第一入口,這裡也有著超過1.5億的日活使用者。

隨著巨頭進場,小程式依舊火熱不斷,對阿里、百度而言,歷史上錯失移動網際網路的機會是它們無法抹去的痛,當小程式這一新流量機會出現後,它們不能再錯過。

就網際網路整體環境而言,流量紅利消失最真實的反映到APP身上,新興APP很難實現使用者量猛增,傳統APP同樣面臨流量衰退的週期性問題,“找到使用者並留住它們”成為重要的命題。

因此,輕便易用且獲客成本極低的小程式成為網際網路公司的解決之道。

不過,擁有小程式只是巨頭們紓解流量問題的第一步,真正的難關還在後面。

對阿里、百度這類巨頭而言,它們缺少一款拳頭級產品實現流量轉化,無論是交易端的支付寶還是搜尋端的手百,它們的使用者獲取,活躍再到留存本就是一道難關,又如何實現小程式的使用者增長呢?

對微信而言,它早已打通使用者獲取—活躍—留存的成熟鏈路,它沉澱的關係鏈足以創造豐富的社交場景實現小程式的流量轉化,不過它依舊存在問題。

張小龍曾經稱小程式的理念是“用完即走”,他突出了小程式的工具屬性,但隨著電商、線上教育和媒體等各類小程式百家爭鳴,“用完即走”很難滿足小程式創業者的需求。

從產品角度看,微信的流量池助力小程式完成使用者獲取,但如何啟用使用者、留住使用者,最終使小程式為創業者帶來可持續收入,如果從小程式顛覆APP的角度來看,小程式必然要走通這條道路。

誠然,小程式市場雖有巨頭和眾多投資機構入局,但其仍處於萌芽狀態,真正的井噴還未出現,合規化管理有待出臺,行業更未進入洗牌重啟階段,巨頭們仍在探索小程式道路。

小程式這枚“深水炸彈”還未到引爆之時。

但從中國網際網路整體發展來看,從PC到移動APP,兩大時代的更替便歷時近二十年時間,這之中涉及到硬體迭代、網速升級等諸多環節,而從移動APP走向小程式的成熟必然也是漫長的過程。

不過,隨著技術迭代速度加快,更類功能和經驗相對完善,小程式的進擊道路不會如PC到移動APP那般緩慢,但依然能帶給人們更多期待。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