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民工火車站送別妻子,場面讓人心碎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新年總是那麼短暫,在春節幾天團聚之後,外出打工的人們又開始踏上行程,留下老人、孩子,送別妻子、兒女……合肥火車站,那些送別的場面,讓人心碎。

下午2:40,合肥火車站廣場入口處,妻子一隻手提著行李,一隻手抓著丈夫妥仁勤的衣服,眼睛緊緊盯著他,不肯進去。此刻妻子的眼睛已經濕潤,妥仁勤眼睛也有些濕潤,他不斷安慰著妻子,揮手讓她進站。妻子緩緩走到入口,期間不斷回頭看丈夫。10米距離,三次回頭,直到火車站值班人員提醒她拿出車票。

妥仁勤盯著妻子的背影,沒有捨得離開,小步快跑繞到柵欄外,扶著柵欄繼續目送妻子。發現丈夫後,本來已經抵達實名檢票口的妻子,突然又轉身來到妥仁勤面前,隔著柵欄,緊緊握住丈夫的手,眼神中滿是不捨與難過。

妥仁勤不敢看妻子的眼神,害怕自己的眼淚流下來。突然,妻子將他的手拿到自己的臉上,緊緊地貼著,摩挲著,或許實在不知道說些什麼。

這對結婚已經幾十年的老夫老妻,在刺骨的寒風中,始終保持同一個姿勢,妻子緊緊閉著眼睛,感受丈夫手心的溫情,丈夫的另一隻手緊緊握著,努力克製內心的情緒。時間不早了,妥仁勤定了定神,叮囑妻子趕緊進站。

妻子起身轉向檢票口,他將臉轉向別處。遠處的妻子回頭朝他看了一眼,妥仁勤連忙揮手,直到妻子消失在他的視野。妥仁勤雙手合一,面向火車站,默默祝福。

50歲的妥仁勤來自寧夏,在合肥打工。這個春節,因為工程忙,沒能回家過春節。妻子怕他孤單,特意從寧夏老家趕來陪他過節。家裡有四個孩子,還有老人,妻子身在合肥,卻擔心家裡,於是節後踏上返程。圖為合肥火車站廣場,來自六安的湯先生緊緊拉著嶽母的手,從六安一路送到合肥。

中午,妻子為妥仁勤做了這個春節的最後一頓飯,然後開始收拾行李出發,妥仁勤幫妻子提著行李,送她到火車站。合肥到寧夏老家有幾十個小時車程,而這一別可能又要到下一個春節,才能見面。圖為湯先生的父親和親家揮手告別。

春節後,這樣的分別,幾乎每天都在上演。父母走了,留下年幼的孩子;孩子走了,留下年邁的父母;丈夫走了,留下妻子和孩子……圖為合肥火車站廣場,一男子隔著柵欄親吻前來送行的女兒。

一幕幕告別的畫面,一次次揮手,一滴滴眼淚,無不讓人心碎。圖為合肥火車站廣場,看著爸爸走了,小女孩哭了起來。

圖為“路上小心,到家打個電話!”合肥火車站廣場,一男子目送自己的母親回河南老家。春節老人到城裡過年。

圖為合肥火車站廣場檢票口,小女孩和自己的父母告別,她隨奶奶回老家。

圖為合肥火車站站臺,來自安徽渦陽的楊先生和兒子告別。

圖為合肥火車站站臺,一對老人隔著窗戶目送孩子遠行,一臉牽掛。

圖為合肥火車站廣場上,臨行前,一對年輕人難舍難分。

圖為合肥火車站站臺,合肥開往東莞東列車邊,一名男子和年幼的孩子將手貼在玻璃上告別。

圖為合肥火車站站臺,一個孩子看著爺爺上車走了,哇哇大哭,嚷著要爺爺,媽媽在一邊安慰。

圖為合肥火車站站臺,一個父親和妻子女兒告別。看到爸爸沒有上車,車上的孩子急得哭起來。吳芳/攝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