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他與馬克同睡帳篷,睡前祈禱:願馬克快打敗仗讓我接替,馬克:…

上期談到巴頓軍紀嚴明,對部下要求很高,軍隊戰鬥力很強,在戰場上也立功很多,但是他偏偏又是個性情中人,不受拘束,闖禍的本事也不小,因此在升職之路上十分坎坷。

1918年11月13日,巴頓指揮法國捐獻的坦克參與了聖米耶爾戰役,戰役的第二天,德軍戰敗,巴頓未接到參戰的命令,因此只能讓坦克跟在步兵後面。德軍的敗退速度很快,美國步兵追趕不及,因此雙方的距離越拉越大。巴頓的坦克旅在後面急得抓心撓肝。

巴頓很愛打仗,打仗對別人來說也許是任務,但是對巴頓來說卻是熱愛的事業。

因此,巴頓沒有請示上司,就下令讓六個坦克連越過步兵向前推進,來到了興登堡防線。興登堡防線是混凝土碉堡群配備有機槍,外接鐵絲網的一道防線,是德國西方最重要的防線。該防線協約國遲遲未突破,巴頓迅速來到此地後非常興奮,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無意中暴露了美軍有坦克的事實,並遭到了德軍炮火的攻擊。

巴頓的軍隊因撤退及時損失不大,但他的上司羅肯巴克准將卻非常惱火。

他嚴厲地批評了巴頓,巴頓唯唯諾諾,轉過身卻偷笑自己過了關。

羅肯巴克准將意識到巴頓壓根沒將他的批評放在心上,於是寫信給了巴頓的妻子比阿特麗斯。巴頓非常愛他的妻子,當比阿特麗斯接到信之後,立即寫了一封信給巴頓,信中充滿母性的嚴厲:

“我對於你的選擇,給予並將繼續給予充分的支援,然而這種支援並不是容忍你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或許你認為自己的生命只屬於你,但是對我來講,你的生命還是屬於我,和你的孩子。”

巴頓接到信之後,真正地反省了,他到羅肯巴克准將的辦公室,再次承認錯誤,並保證不再重犯。

道完歉後,巴頓給妻子回信:

“我知道你無時無刻地在為我擔心,為我祈禱,當這件事過去之後,一個嶄新的巴頓將出現在你的面前。”

這裡認錯倒是認得很痛快,但是結尾卻又多加了一句:“……我保證不再犯這樣的錯誤,但是,你知道,親愛的,我的司令部不會再讓別人知道我的事情了。”

意思是,就算髮生了這樣的事,親愛的,你也不會知道了。

經此一事,巴頓還是那個巴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巴頓有一次是真的闖下大禍了。

一次作戰不順利,記者前來採訪,巴頓帶了四十枚紫心勳章到醫院看望傷兵。有一名傷兵已經失去了知覺,處於昏迷之中,巴頓拿下鋼盔,跪在士兵床前,將一枚紫心勳章別在傷兵的枕頭上,在士兵的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最後向士兵敬了個軍禮。

他對同來的人說:“記住,凡是受傷三次的士兵,就要立即送他回國,因為,他已經為國家盡到自己的職責了。”

第二天,巴頓又來到一家醫院,在那裡遇到了一個叫庫爾的年輕人,是個八個月的新兵,他沒有負傷,是心理疾病:憂鬱型精神病,中等程度。巴頓看到後就問是怎麼回事,這個年輕人哭泣著說自己的神經受不了炮火攻擊,巴頓當時就大怒,罵了那個士兵一頓,認為他是一個懦夫,要將他趕到戰場上去。

此事經過記者宣傳,引起了軒然大波。將軍打罵士兵還了得?

儘管巴頓後來道了歉,認為自己的方式不妥當,為此向那個士兵道歉,但無濟於事,巴頓第七集團軍司令是當不成了。

在這件事之前,本來上級是有意讓巴頓接替克拉克的職務的,這下也不可能了。

巴頓賦閒之後,和駐義大利戰區的司令官克拉克聊天,兩人喝了點酒,同睡一個帳篷,睡前巴頓就在那裡祈禱,克拉克好奇,問巴頓在祈禱些什麼。

巴頓就笑了:“馬克,你真想知道?”克拉克就說:“是啊,我想知道你一個人在禱告些什麼?”

巴頓說:“馬克,我在詛咒你,在下一次戰役中趕緊打敗仗,好讓我趕快接替你的職務。”

克拉克:“……”

這就是巴頓,一個時常因衝動魯莽闖禍,卻又坦率不做作得令人哭笑不得的軍官。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