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千古檄文之麾振軍鋒艱難締造《努爾哈赤伐明檄文》(文白對照)

《努爾哈赤伐明檄文》

(愛新覺羅·努爾哈赤 公元1618年)

我之祖、父,未嘗損明邊一草寸也,明無端起釁邊陲,害我祖、父,恨一也。

明雖起釁,我尚欲修好,設碑勒誓:‘凡滿、漢人等,毋越疆圉,敢有越者,見即誅之,見而故縱,殃及縱者。’詎明覆渝誓言,逞兵越界,衛助葉赫,恨二也。

明人於清河以南、江岸以北,每歲竊窬疆場,肆其攘村,我遵誓行誅;明負前盟,責我擅殺,拘我廣寧使臣綱古裡、方吉納,挾取十人,殺之邊境,恨三也。

明越境以兵助葉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適蒙古,恨四也。

柴河、三岔、撫安三路,我累世分守疆土之眾,耕田藝谷,明不容刈獲,遣兵驅逐,恨五也。

邊外葉赫,獲罪於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臣,遺書詬詈,肆行陵侮,恨六也。

昔哈達助葉赫,二次來侵,我自報之,天既授我哈達之人矣,明又黨之,挾我以還其國。已而哈達之人,數被葉赫侵掠。夫列國這相征伐也,順天心者勝而存,逆天意者敗而亡。何能使死於兵者更生,得其人者更還乎?天建大國之君即為天下共主,何獨構怨於我國也。初扈倫諸國,合兵侵我,故天厭扈倫啟釁,惟我是眷。今明助天譴之葉赫,抗天意,倒置是非,妄為剖斷,恨七也。

欺陵實甚,情所難堪。因此七大恨之故,是以徵之。

白話文:

我的祖父和父親,從未損害明朝邊境上的一草一木,明朝卻無端挑起衝突,害了我的父親和祖父,這是第一大恨。

明朝雖然首先挑起了衝突,我還想著重新修好關係,並設立碑文立下誓言:“凡是滿人、漢人都不許擅自越過邊境,膽敢有越界者,見到就立即誅殺,見到的人如果故意縱放,那就要追究縱放者的責任。”但是明朝故意違背誓言,派兵越過邊界,幫助葉赫部,這是第二大恨。

明朝人在清河以南、江岸以北,每年都派兵偷偷佔據我們的領土,肆意劫掠村鎮,我方遵守誓言予以誅殺,明朝卻違背誓言,責備我方擅自殺人,拘禁了我方的廣寧使臣綱古裡、方吉納,將十人在邊境地區誅殺,這是第三大恨。

明朝派兵入境,幫助葉赫部,將我已經下了聘禮的葉赫部女子改嫁蒙古人,這是第四大恨。

柴河、三岔、撫安三路,是我滿人世代居住的疆土,耕種田地,現在明朝不准我滿人前去收割莊稼,並且派兵驅逐,這是第五大恨。

我建州外的葉赫部,得罪了上天,明朝卻聽信他們的讒言,派遣使者,在書信上辱罵我建州,對我們進行侮辱,這是第六大恨。

昔日哈達部幫助葉赫部,兩次前來侵犯我建州,我建州自己抵抗,上天既然已經把哈達部歸入我建州麾下,明朝卻又私下與哈達部來往,威脅我建州歸還哈達部的土地。哈達部人也曾數次被葉赫部侵擾劫掠。天下各國各部族相互之間征戰,順應天命的就會生存,逆天行事的就會敗亡。怎麼可能讓在戰爭中死去的人復活,俘獲的人又去歸還呢?上天既然建立了大國明朝成為天下的共主,怎麼能夠單單對我建州產生怨恨呢。原來扈倫各部前來侵擾,上天厭倦扈倫,使得我建州成為勝利者。現在明朝幫助受到過上天責罰的葉赫部,違背天意,顛倒是非,任意妄為,胡亂決斷,這是第七大恨。

明朝對我建州欺凌太甚,難以承受。

因為以上對明朝的這七大恨,所以如今我建州決定要發兵征討明朝。

《努爾哈赤伐明檄文》釋出人介紹

清太祖愛新覺羅·努爾哈赤,生於公元1559年(明嘉靖三十八年),清朝的奠基者,後金開國之君。二十五歲時起兵統一女真各部,明神宗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稱汗,建立後金,割據遼東,建元天命。

薩爾滸之役後,遷都瀋陽。之後席捲遼東,攻下明朝在遼七十餘城。

天命三年(萬曆四十六年,公元1618 年)正月,努爾哈赤對諸貝勒宣佈:“吾意已決,今歲必徵大明國!”,四月十三日以七大恨告天,起兵反明,併發布伐明檄文昭告天下,史稱“七大恨詔書”。

天命十一年(公元1626年)兵敗寧遠城之役,同年四月,努爾哈赤又親率大軍,徵蒙古喀爾喀,八月十一日,努爾哈赤去世,葬於瀋陽清福陵,清朝建立後,尊為清太祖。

努爾哈赤是我國滿族的民族英雄,是中國歷史上傑岀的政治家、軍事家,是清王朝的開創者和奠基人。

每一個時代都要創造出自己的英雄人物,並通過他們來組織和領導歷史運動。努爾哈赤正是在歷史提出了符合女真社會發展與反映女真人民願望的新任務的條件下,登上了歷史舞臺。

努爾哈赤的身上表現出了鮮明的歷史侷限和階級侷限,他的所作所為都是和一定階級利益相聯絡,許多改革措施也都是階級的政策。他進入遼瀋地區以後,推行民族壓迫政策,屠城殺降,強迫剃髮,掠奪財物等等,當然應該批評,但是這一切都要放到一定的歷史範圍之內進行考察,不可苛求前人。努爾哈赤的階級侷限所造成的一切,同他所建樹的巨大功勳相比較,顯然是次要的,無損於這位滿族英雄的歷史地位。

事實上,努爾哈赤的“七大恨”根本經不起考量,因為當時,包括努爾哈赤在內的部族,都附屬於大明王朝,不過是大明的臣民。

所以,所謂的“明朝偏袒葉赫、哈達,欺壓建州”“明當局逼迫努爾哈赤退出已墾種之柴河、三岔、撫安之地,不許收穫莊稼”“明朝派兵保衛葉赫,抗拒建州”等,全都站不住腳。

而“明朝無故殺害努爾哈赤父、祖”,這雖然有李成樑設計誤殺的因素,但前提是其祖父的女婿與大明為敵,更何況兵者詭道也,建州女真勢力越來越強,唯有將其削弱才能鞏固明朝的東北邊防。

雖然“七大恨”不堪一駁,但它某種程度上為努爾哈赤的反明提供了一個道義上的支撐,讓其表面上看起來名正而言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