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封神有戲|十二金仙慘敗黃河陣暗藏黑幕?元始天尊神祕佈局封神榜!_諸葛亮

文/白馬晉一©做有溫度的人文原創平臺

圖書作品/三國其實是個娛樂圈等

個人專欄/百度百科TA說/中國日報/新浪教育/知音等

手機平臺/今日頭條/一點資訊/騰訊企鵝號/UC大魚號/百家號等

門戶部落格/新浪/鳳凰/搜狐/網易等

微信公眾號/白馬晉一

投稿/合作/[email protected]

(《封神有戲》系列,第20篇)

元始天尊對於門下十二金仙的厚愛,是毋容置疑的。

這在《封神演義》原著五十回,就有充分體現。當時截教人士擺下黃河陣,伐商大軍一籌莫展,姜子牙便請來十二位師兄助陣,江湖合稱十二金仙。但這些二代門人,似乎也沒有太多辦法。且看原著描寫,“話說雲霄(娘娘)將混元金斗,拿文殊廣法天尊,拿普賢真人,拿慈航道人,拿清虛道德真君,拿道行天尊,拿玉頂真人,拿靈寶太法師,拿懼留孫,拿黃龍真人,把(元始天尊)十二弟子俱拿入陣中”。

幾乎全軍覆沒!

姜子牙一看,急了,連滾帶爬地將戰報呈給尚在崑崙山端坐的師父。這下,天尊也急壞了,他顧不上自己的身份段位,朝著八景宮中大師兄太上老君打了一個飛哨,便急急坐著飛來椅,逕進陣來。且看描述,“天尊進得陣來,慧眼垂光,見十二弟子橫睡直躺,閉目不睜,天尊嘆曰,只因三尸不斬,六氣未吞,空用功夫千載。”真謂責之深,愛之切,痛之不爭。

良晌,老君亦乘牛從空而降。元始遠迓大笑,上前一步握著師兄的手,道,為周家八百年事業,有勞道兄駕臨。老君微妙一笑,回曰,不得不來。

好一個“不得不來”,意味深長!

話說那黃河陣陣主三宵娘娘,又怎能擋住兩位道爺的合力。為了避嫌,元始天尊並不太動手,營救任務全交給老君。老君也不含糊,擺弄了幾下老拳老腿,三宵娘娘便一命嗚呼了。

換言之,若非元始天尊這位老道爺罩著,十二金仙恐怕早已名上封神榜。要知道,當年昊天上帝含蓄地要借調這些門人,元始天尊裝聾作啞死活不肯答應,後來沒辦法,只好玩了一個套路,拉截教掌門通天教主下水,諸仙門半推半就地合議了一番,才有了封神計劃。

但封神企劃書裡白紙黑字地寫道,“昊天上帝命三教並談,乃闡教、截教、人道三等,共編成三百六十五位成神”。

換做大白話講,這封神榜裡的人選,你截教出一部分人,我闡教出一部分人,在野人物裡,資質不錯的,也可以挖一部分人。這樣的名單分配,其實很好理解,任何的政治活動都要講究平衡。打個比方,大家都知道,三國時期蜀漢丞相諸葛亮治國是很有水平的。水平在哪裡?無非就八個字,“賞罰分明,不偏不倚”,也就是一碗水端平。蜀漢這個國家雖然不大,勢力卻是錯綜複雜,諸葛亮在任時大抵又可以分成三股主要勢力。一股是益州原始勢力,也就是地方豪強,一股是以李嚴為首的東州勢力,還有一股便是劉備入川帶來荊州勢力,這部分可以看作諸葛亮的嫡系。對於地方豪強,因劉璋闇弱之故,氣焰一直比較囂張,諸葛亮採取的是高壓政策。但其他勢力一旦犯禁,同樣一律從嚴處理。譬如東州勢力代表李嚴,因糧草之故延誤軍機,便被削去相關職務。嫡系馬謖失街亭,即便心有不忍,照例要斬首,孔明自己也連帶領導責任,自貶三級。

諸葛亮這樣做,其實目的性很明確,即平衡各派實力,讓大家都沒有聲音。

再看《封神演義》。對於三教共立的封神協議,要做到大家都沒聲音,就需要參與者的共同自律。通天教主起初倒是嚴格遵守規則的,誠如原著七十二回描述,“吾三教共議封神,其中有忠臣義士上榜者,有不成仙道而成神道者,各有深淺厚薄,彼此緣分,故神有尊卑,死有先後。吾教下也有許多,此是天數,非同小可;況有弭封,只是死後方知端的”。看得出來,通天教主這個人比較通達,也不太會包庇自己的弟子,不僅如此,還反覆告誡門人,姜子牙名領封神任務,手裡有“打神鞭”,沒事不要去惹他,語末,特加重語氣道,“若不聽教訓的,是自取咎”。一點都不護短。

反觀元始天尊,似乎就沒有那麼坦蕩了,心裡有自己的一個“小算盤”。

譬如門下十二金仙,他是決計不肯出讓的(譬如黃河陣中,十二金仙命在須臾,他便要強行橫插一腿)。但明目張膽地“踢假球”,肯定說不過去,必要時,也得給自己人“亮紅牌”。這個時候,就要有教派弟子出來當炮灰。在這樣的前提下,闡教三代弟子集體亮相,也就成了一件順水推舟的事。

再看三代弟子的人員組成,猶如一潭處心積慮的深水。急行先鋒哪吒不屑說,是用先天至寶靈珠子“強制植入”討商隊伍的。他有兩個兄弟金吒、木吒,師從廣法天尊、普賢真人,履歷尚且還算正統。楊戩身份比較特殊,姑且先不談。餘下幾位三代門人的檔案,就頗為微妙了。

黃天化,原為黃飛虎長子,起先也過著公子哥的生活,但他大抵是有些天分,其師清虛道德真君或為預備封神之戰,竟使了一個神通,也不管黃飛虎情不情願,便將他強行擄走至深山修煉。這種手法性質比較惡劣,按現代說法,便是人口綁架。雷震子,身世不明,後為雲中子所拾,並帶入山中培養,至出征之時,其實尚未成年。土行孫,懼留孫門人,長相粗鄙不堪,專好旁門左道之事,本就是修仙無望、難登大雅之堂的市儈之徒。至於楊任、殷郊、殷洪等三代弟子,更是倉促加盟闡教,甚至在情感上,他們中間的某些人,跟闡教並無太多蒂連。

看得出來,這些門人多是半路出家,或是倉促出廠的半成品,本事可想而知。封神之戰前夕,一向秉承嚴進嚴出的闡教集團,為何要一反常態地瘋狂人員擴容?解釋只有一種,即是要拿來當“炮灰”用,按現代流行語講,他們僅是“臨時工”。而戰後的事實,也證明了我們的猜想,除卻身世頗為詭異的雷震子逃過一劫,其餘人等均因不同原因身死疆場,上了封神榜名單。而對於元始天尊而言,這些三代門人的作用,無非只是平衡諸派的棋子,以堵三界悠悠之口。

頗為諷刺的是,儘管元始天尊處心積慮地“吹黑哨”、“踢假球”,但封神大戰之後,二代門人心裡似乎卻隱隱種下了一絲寒意,甚至心懷不安地預感到,如有一日天尊受形勢所迫,非要斷臂求生,他們也有可能會變成導師手中的一顆棋子。正因如此,後來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慈航道人便集體投靠了由西方教遞進形成的佛教,以尋求更大的庇護。當然,這又是後話。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