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都頭專欄|此人打殘高衙內,武力堪比林沖?公孫勝非他對手!_陳希真

文:都頭鄆哥。作者本名譚亞南,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人,自幼酷愛歷史,喜讀古典名著,致力於《水滸傳》歷史資料和版本研究多年,代表作品《掃水滸傳》。

原題為:《都頭品蕩寇第四回》

上一期專欄中,都頭與大家品讀了《蕩寇志》第七十三回,陳氏父女的出逃計劃被高俅身邊的謀事孫靜識破,形勢危急。今天我們繼續品讀《蕩寇志》第七十四回“希真智鬥孫推官,麗卿痛打高衙內”,看看陳希真父女如何應對這一變故。

情節簡介:孫靜兄弟經過商量後,去見高俅父子。孫靜說破了陳希真“唱籌量沙”的計謀,併為高俅出謀劃策。高俅一面派曾經賺林沖到白虎節堂的魏景、王耀二人去監視陳希真,一面準備捏造陳希真勾結梁山的證據以備不時之需。當天高衙內到陳希真家,見到了陳麗卿的梨花古定槍,因為陳麗卿沒和他有什麼交流,所以無聊回去了。自那天以後,陳希真發現在辟邪巷經常能看到魏景、王耀二人,遂心生疑惑,便去茶館中打聽,推斷出二人是高太尉府派來監視自己的。陳希真由於法術已成,遂決定將計就計,與女兒商議後日出逃,並喚來高衙內,假裝因為看破魏、王二人而生氣,高衙內大吃一驚,回去告知高俅。高俅很生氣,將魏、王二人責備了一番,疑心孫靜想多了,便讓薛寶陪高衙內到陳家“賠罪”。孫靜得知高俅沒有繼續採納自己的計策,也生氣不管此事,等著看笑話。陳希真化解危機後,次日將僕人全都打發走,自己和女兒收拾東西。當天高衙內等五人又來陳家,陳希真把蒙汗藥放入酒中將眾人麻翻,陳麗卿將高衙內耳朵鼻子割掉,父女二人將五人綁了起來。當晚因高衙內娘子臨產,高太尉差人來尋高衙內,被陳希真巧言掩飾打發回去了。次日黎明,高衙內等才醒。陳希真施法逼起一天大霧,與女兒收拾好正準備出發,不想這時又有人來打門。

都頭曰:此回是陳氏父女出逃東京前的最後一回,作者通過設計一系列跌宕起伏的劇情,讓陳氏父女的出逃過程並不順利,讓讀者不自覺地為主角捏了一把冷汗,可以說作者成功吸引了讀者的眼球。文後範金門的回末總評對此回創作所用的文法總結的十分精彩,相信對大家在寫作中也是有所裨益的,不妨錄下該段供大家參考:【範金門曰:“作文須知襯法。而襯法不一,有反襯、正襯、旁襯、橫襯、遠襯、近襯、閒中襯、忙中襯,襯法雖不止乎此,亦可由此而見端。如此書以高俅之愚,襯陳希真之智;以眾門客之愚,襯孫靜之智,此反襯也。以孫高之智,襯孫靜之智;又以孫靜之智,襯陳希真之智;陳麗卿道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陳希真果是此計,此正襯也。以孫靜之譏議陳希真,作陳希真讚歎語;以鄰舍之私議陳希真,寫陳希真祕密計;以假山、石洞襯出箭園,以刀槍架襯出梨花槍;以廳上無數陳設襯出箭園、亭子,此皆從旁陪襯也。孫靜因陳希真喝破魏景、王耀,愈決其必行;高俅因陳希真喝破孫靜不再言,一發託大,此皆橫空襯入也。孫靜日後與吳用鬥智,今先寫與陳希真鬥智;陳希真此日在此宅內接待高衙內之光景,活是日後在此宅內接待祝永清之光景,兩番翁婿,一真一偽,相映成趣,此遠襯法也。有太尉今日之第二次接衙內,先有前日頭一次來接以襯之;有王、魏二人之接衙內,先有一張虞侯以襯之;有衙內之娘子臨產,先有陳希真捏造倉頭妻子病重一語以襯之,此近襯法也。錫匠木匠裁縫趕做嫁妝,陳希真又說許多囑咐哀憐女兒的話;王魏二人即當年賺林沖之承局,是皆閒中之襯也。寶劍起,人頭落,偏要夾寫寶劍妙處,兩人結果;陳麗卿初次殺人,又於匆匆急行,偏要寫更鼓明炮燈光霧氣無數渲染,是皆忙中之襯也。似此者不一而足,吾亦不能歷歷指出也。”】

前文中我們已經說過,陳希真父女是全書中的關鍵人物,而陳希真更是最終剿滅梁山的為首幾個“功臣”之一。在書中,俞萬春將陳希真這個人物塑造成了一個全能型人才,在武藝上,其與林沖不分高下;在法術上,公孫勝不是他的對手;在智謀上,吳用也曾被他“忽悠”。這些梁山好漢中,與陳希真關係非常的當數林沖。首先林沖和陳希真有私仇,這個後文會講到。其次二人都面對過高俅父子的陰謀,但表現和結局卻截然不同。最後兩人在後文中還有針鋒相對的較量。可以說陳希真和林沖二人堪稱一對“活冤家”。不過需要指出的是,陳希真父女懲治高衙內的作為在一些讀者看來,算是一定程度上變相為林沖報仇,但其實這只是作者為了用林沖來襯托陳希真的一個隱蔽手法。範金門在評語中說得很明白:【既不能令,又不受命,是絕物也。其林沖之謂乎?身居虎口,無蚍蜉蟻子之援;既受創矣,又為陸謙所誘,禍機之現,洞如觀火,不待智者而後見也,乃猶油油焉而不忍去。甚至隨兩承局入仇門而比看寶刀,欲不入於陷阱可得耶?故人謂陸謙智,我則謂林沖愚。】也就是說同樣面對高俅父子的陰謀,作者和範金門認為林沖不會躲避,所以最終被逼得家破人亡,是自找的。而陳希真則應對自如,成功脫離虎口,在這點上陳希真就甩林沖幾條街。這種觀點在小說後面“衝頭陣王進罵林沖”的情節中還有詳細闡述。都頭在這裡要提醒大家的是,不要被書中某些情節的“假象”欺騙,作者並非是對梁山好漢“明貶暗褒”,而是始終採取輕視甚至敵視態度,就連向來被視為“逼上梁山”典型的林沖也不例外。

(民國時期上海啟新書局全圖足本蕩寇志插圖)

此外,此回回末的範金門評語中還涉及到了與《水滸傳》同為四大名著的《三國演義》和《西遊記》,但是卻引出了一個問題,原文中範金門是這樣說的:【夫文之有法,亦猶人之生氣也。近世稗官小說汗牛充棟,然自三國演義、貫華堂之水滸前傳、邱祖之西遊記而外,其不類死人面目者,寥寥若晨星耳。】也就是說範金門對三國和西遊是讚賞的,但我們知道,目前《西遊記》的作者基本上已經公認是吳承恩,那麼範金門口中的邱祖是何人?原來這涉及到《西遊記》作者認定中的一個誤區。所謂邱祖,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道士丘處機,相信看過金庸武俠小說《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的讀者對此人都不陌生。但小說和歷史是有區別的,歷史上的丘處機,道號長春子,是道教全真道掌教,因曾以74歲高齡而遠赴西域勸說成吉思汗止殺愛民而享譽世界。丘處機的弟子李志常曾將師傅西行的這一傳奇經歷寫成一書,名為《長春真人西遊記》,由於此書成書後默默無聞,直到乾隆年間此書才有幸重見天日,因此瞭解其內容的人很少,故而過去曾有人將此書誤認為是講唐僧師徒取經的那本《西遊記》,範金門的話正反映了這一點。其實這是錯誤的,兩本書的內容差異甚大,只不過是書名碰巧都有“西遊記”三個字而已。

最後,再聊一聊此回中俞萬春的損友範金門的“八卦”爆料。書中陳希真在把僕人打發走以後,高衙內等到家中來,因為沒有人做飯,所以作者乾脆安排“薛寶最喜的是烹調餚撰,見沒人動手,便去廚房相幫照應。”此句之後,範金門批道:【順手撈來,便是作料。仲華做事甚迂滯,使喚人卻恁地靈便。】無意中暴露了平日俞萬春的行事作風,也算為讀者瞭解俞萬春增加了一則材料。

說到最後,此回結尾處陳氏父女已經萬事俱備準備出逃,不想偏偏這時又有人來打門,那麼陳氏父女最終是逃離虎穴,還是功虧一簣?且聽都頭下回分解。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