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首博442件文物告訴你:“一帶一路”中的青海到底是怎樣的?_文化

擴充套件閱讀:雅昌藝術網關於“以冒用'雅昌'名義騙取藝術品等犯罪行為”的宣告

“絲綢之路”上到底有多少故事?

縱觀5000年文明,青海亦在“絲綢之路”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從漢代的“羌中道”,到魏晉南北朝的“吐谷渾道”,唐代的“唐蕃古道”,最後到元之後的“茶馬古道”,每一條道路都是中原與西北,東方與西方相互溝通的重要橋樑。

5000年後的今天,隨著“一帶一路”的提出,我們對青海在“絲綢之路”中作用愈發清晰,而這既是歷史,也是未來我們所需要的。

2019年2月28日至2019年6月30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青海省人民政府主辦,北京市文物局、青海省文化和旅遊廳、青海省文物局協辦,首都博物館、青海省博物館承辦的“山宗•水源•路之衝——一帶一路中的青海”在首都博物館開幕。

此次展覽精心遴選了青海省13家文博單位的442件(套)精品文物,以青海歷史發展為主線,全方位地展示青海深厚的歷史底蘊和多元文化價值,旨在向國內外觀眾展現“一帶一路”中的青海。

“山宗•水源•路之衝——一帶一路中的青海”開幕現場

“青海地處蒙古高原、黃土高原與青藏腹地的聯接地帶,自古以來就是東亞與中亞、南亞與北亞陸路的要衝,承擔著聯通東西、溝通南北的交通功能。與此同時,它也是一個山的王國,萬山之宗崑崙山縱貫全境;青海也是中華水塔,為黃河、長江、瀾滄江三江之源。所以在‘一帶一路’中的青海這一主題之外,我們又通過‘山宗’‘水源’‘路之衝’這三個點,全方位地呈現青海的全貌。”對於此次展覽的主題,國內合作與民族考古研究部副研究員、展覽策展人高紅清在接受採訪時說到。

展覽共分源遠流長、漢風羌道、吐谷渾國、吐蕃東進、海納百川、視訊介紹6個單元,為突出“青海是一帶一路上的重要組成”這一主題,每一單元分設小節,通過文物、圖版等形式,專門展示相關時期一帶一路的青海。

觀眾在首都博物館觀看宣傳片

“舉辦此次展覽,主要的目的是在展示過去的同時,立足當下,展望未來,藉助首都北京的平臺,以歷史文化為媒,向全國人民展示青海各族人民紮根高原、奮力推進‘堅持生態保護優先、推動高質量發展、創造高品質生活’戰略的決心和信心。讓廣大的觀眾真實地瞭解青海燦爛多元的文化和源遠流長的歷史,認識中華民族博大精深的優秀傳統文化。”青海省文化和旅遊廳黨組成員、省文物局黨組書記、局長牛軍在展覽開幕中說到。

與此同時,作為青海省人民政府與北京市人民政府首次聯袂舉辦的文物展覽,此次展覽不僅是首都博物館2019年“解讀燦爛中華”系列主題的重點專案,也是青海省和北京市兩地文化交流,文化建設上的又一件大事,對於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堅定文化自信具有重要的意義。

雅昌藝術網跟隨著青海各大博物館的館長和專家團隊一起,聽聽他們對青海五千年文明歷史的解讀,以及“一帶一路”中的青海到底是怎樣的。

第一部分:“源遠流長”

第一部分“源遠流長”,主要展示的是史前時代青海的歷史文化遺存,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新石器時代的馬家窯文化和青銅時代的齊家文化、卡約文化等。

舞蹈紋彩陶盆

新石器時代 馬家窯型別

高12.5釐米,口徑24.2釐米,腹徑24釐米,底徑9.9釐米

同德縣宗日遺址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在這一部分,我們最先看到的是同德縣宗日遺址出土的《舞蹈紋彩陶盆》,上面繪有兩組手拉手群舞的人體圖形,一組11人,一組13人,共24人,這也是最早的舞蹈紋飾。從人物形象上來看,他們頭上戴有寬大的頭飾,腰部裝飾著圓球形飾品,就好像女子穿著裙子,真實地再現了遠古先民的娛樂場景。

新石器時代晚期至青銅時代,青海鏡內又出現了齊家文化、卡約文化、辛店文化和諾木洪文化等。齊家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中國最早的多重災難遺址“喇家遺址”。4000年前,青海省民和縣的官亭小盆地,發生了一起強烈地震,震後,洪水、泥石流接踵而至,使整個村落瞬間淹沒。

所以當遺址出土後,我們能夠完整地看到當時的情形,有保護孩童的母親,以及放在碗裡的麵條,這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麵條遺存,所以也有人稱這個遺址為“東方龐貝”。此次展覽展出了多件喇家遺址的文物。

距今約3000多年的卡約文化,是青海地區分佈最廣,最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型別,這一時期的器物上有大量的動物紋飾,充滿了深厚的生活氣息。

鹿紋彩陶甕

青銅時代 辛店文化

高60.5釐米,口徑32.5釐米,腹徑47釐米,底徑15.5釐米

樂都縣雙二東坪遺址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辛店文化的製陶業則非常發達,他們在製作陶器時,通常會先在外面製作一層白色陶衣,也就是打一個白色的底子,然後在上面繪製紋樣。《鹿紋彩陶甕》是辛店文化出土的最大的彩陶,有“黃河陶王”之稱。上面繪製了兩隻昂首鳴叫的鹿,鹿因擅長奔跑以及擁有對抗敵人的強大武器——鹿角而成為先民們崇拜的物件,所以鹿也是先民創造的專管狩獵的神。在作用上,有人認為它是用來盛水裝糧食的,但其實不是,它出土時,在其旁邊發現了孩童的屍體,所以有專家認為它可能是遠古時期小孩兒的葬具。

彩陶靴

青銅時代 辛店文化

高11.4釐米,口徑6.8釐米,底長14.3釐米,靴面厚5釐米

樂都縣柳灣墓地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這件作品是中國考古界出土的最早靴子,距今已有3200年的歷史,是一件墓葬當中的隨葬品。由此可見,早在3000多年前,我們的先民就已經穿上鞋子了,並且還相當精美。這件靴子有靴底、靴幫和高高的靴筒,與我們今天冬天穿的雪地靴的樣子非常相似,此外,其做工規整,左右對稱,並無左右腳的區別,這也證實了部分民族穿靴不分左右的習慣。

七星紋銅鏡

齊家文化

直徑8.8釐米,厚0.4釐米

貴南尕馬臺墓地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這件是中國考古發現的時代最早的青銅鏡,距今有4000年的時間,它的背面飾有七角星紋,中間有一個圓形拱鈕,周邊發射著三角形的光芒,或許是太陽的象徵。出土時它是掛在墓主人的胸部,這可以推測青銅鏡可能是墓主人生前喜愛的物品,也有可能是墓主人身份的象徵。

銅矛

齊家文化

長62釐米,寬19釐米,厚4.9釐米

西寧市沈那遺址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這件作品是目前中國青銅時代考古出土最大的兵器,有“兵器之王”的美稱,寬葉形狀,銎與刃部結合處有倒鉤,圓銎內有留殘的木柄痕跡,這樣的兵器在戰場上揮舞並不方便,有專家認為這件兵器並不用於實戰,而是具有象徵權利、持矛號令的作用。

第二部分:“漢風羌道”

到了漢代,青海被正式納入中央的管理體制,而青海羌中道也成為了連通東西的交通要道,與靠北的道路共同組成了沙漠絲綢之路。也正是因為這條道路,大量中原漢人來到青海,把中原的漢文化帶到了這裡。

“漢匈奴歸義親漢長”銅印

這一部分,我們先看一枚銅印“漢匈奴歸義親漢長”,這是東漢中央政府頒給當時匈奴部族首領的官符印信,有史實記載稱,當匈奴歸降漢中央政府後,朝廷為了表揚這種行為,往往會冊封他們的酋長侯、王、君等爵位,並賜印,委任他們管理本族、本部落的事務。這個官印便是這一史實的物證。

狼噬牛金牌飾

漢代

長15釐米,寬9.5釐米

海北州祁連縣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這件是中國目前發掘出土的最大金牌飾品,重365克,表面描繪了一幅自然界弱肉強食的場景,森林中一隻狼正咬噬住一頭牛的後腿,而牛正在痛苦掙扎。這件金牌飾的作用相當於我們今天的皮帶扣,是主人身份等級的象徵。

銀壺

這件是國家博物館借展的一件展品,在銀壺的口部、腹部、底部有三圈錯金銀紋飾,這是典型的希臘風格,它的出土說明了青海在當時是中西文化交流非常重要的樞紐。

第三部分:“吐谷渾國”

自公元4世紀至7世紀下半葉,吐谷渾人成為青海歷史的主角,也正是他們的保駕護航,絲綢之路上商旅的安全才得以保障,絲綢之路也才得以通暢。所以史書把貫穿吐谷渾境內的這些路線稱做“吐谷渾道”,也叫“河南道”,是溝通中亞、西亞與中原地區的必經之路。

青瓷蓮花尊

南北朝時期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蘭縣熱水墓群出土

都蘭縣博物館藏

這件作品是南北朝時期名貴的青瓷品種,器形碩大,紋飾精美,工藝複雜。

玄武硯滴

魏晉

海東市互助縣高寨漢墓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玄武作為四方神獸,在古人心中有著鎮宅、辟邪、開運的作用,常常被用於生活用品的紋飾當中。玄武硯滴就是一件文房用品,在研墨時可用其滴水。其腹內中空,龜殼上有一入口,可注水,當用水時,可側身,水就會滴下來。

金扣蚌殼羽觴

魏晉十六國時期

長13.7釐米,寬10.4釐米,高3.5釐米

西寧市南灘磚瓦廠魏晉墓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羽觴也叫耳杯,因其左右兩邊有半月形的耳飾,像鳥的翅膀,所以又叫“羽觴”。在戰國至魏晉時期,作為日常生活用具使用廣泛。此次展出的是一件在蚌殼上鑲金邊的“羽觴”,製作手法極為罕見,造型優美,器具華貴,是一件難得的藝術珍品。總之,這應該是主人生前喜愛並使用的物品,同時也是其顯貴身份和地位象徵。

胡人牽駝模印磚

南北朝時期

寬約17釐米,厚約5釐米

湟中徐家寨出土

西寧市博物館藏

此外,這一時期也出土了大量的模印磚,有大力士、武士的形象,還有宴飲、娛樂的場景。“胡人牽駝模印磚”展現的是胡人牽駱駝的場景,駱駝作為一種符號,象徵著“絲綢之路”的興盛,而高鼻深目、見多識廣的胡人,則是中西文化的傳播者。

波斯銀幣

波斯薩珊王朝

直徑2.6釐米;直徑2.7釐米

西寧市城隍廟街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這是兩枚印有拜火教祭壇的波斯銀幣,它們的出土表明公元4世紀末到6世紀初,外國金銀幣在河西一帶的流通是合法的,同時也證明了青海在中西貿易往來的交通線上的重要地位,也足以印證了絲綢之路青海道文化交流和商業貿易的繁榮盛況。

第四部分:“吐蕃東進”

公元663年,吐谷渾被吐蕃所滅,隨後唐、蕃雙方在青海地區展開了曠日持久的軍事與政治角逐。與時,這一時期興起了一條連線中原與西藏、尼泊爾、印度的道路,即唐蕃古道。使青海成為東亞與南亞、西亞文化的重要交匯之地,唐蕃民族友好的黃金大道。

瑪瑙十二曲長杯 唐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蘭縣熱水墓群出土

這一時期的文物中,都蘭墓群出土的最為精美。如《瑪瑙十二曲長杯》就是其中的代表,這件作品由一整塊黃色瑪瑙雕制而成,器壁厚重,透光性好,外表光滑,色彩瑰麗,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精品。除了這件外,在日本也有一件相同的國寶文物,但那件體型小,沒有此次展出的大。

人身魚尾金飾片 唐代

高4.2釐米、厚0.03釐米

都蘭熱水墓群出土

人首魚身本是波斯的守護神,但它傳入青海後,成為日常器物上的一種裝飾,此次展出的人身魚尾金飾片,鏤空處鑲嵌有寶石,帶有一種青藏高原民族的特色。

鑲松石金覆面 唐代

眼:長10釐米,寬3釐米;

鼻:長10.1釐米,上底寬1.7釐米,下底寬4.8釐米;

嘴:長6.1釐米,寬2.5釐米;

殘片:長4.1釐米,寬2釐米;

總體:長22釐米,寬21.7釐米

都蘭熱水墓群出土

這件金覆面由眉毛、鼻、眼、嘴組成五官,有一眼缺失。這種面飾在高原地區以前也有發現,極具特色。

騎射形金飾片

唐代

長13.5釐米、高9.8釐米、厚0.04釐米

都蘭熱水墓群出土

這個騎射形金飾片,表現了青海獨特的狩獵場景,細節的處理也非常精緻,我們可以看到他們的辮子、八字須、大耳墜,就連佩劍、皮靴、馬鞍、馬鐙也都刻畫清晰,極為珍貴。

金鞍後橋片、金鞍翼片

唐代

長56釐米,寬54.5釐米、高32釐米、厚0.04釐米

都蘭熱水墓群出土

這組具有慄特風格的馬鞍飾片由後橋片和兩側側護翼片組成,後橋飾有對稱展開的雙獅和雙馬, 動感十足。

人物紋鎏金銀盤

唐代

直徑43釐米、殘高1.8釐米、壁厚0.2釐米

都蘭熱水墓群出土

這件銀盤具有拜占庭風格,盤上有三個人物,左側為一腰帶佩劍的男性,右手拉著中間一位女性的右手,右側為一老人。這三人都是捲髮,從形象上看應該是歐羅巴人,整體來看,這樣器物應是一件舶來品。

鎏金西方神祗人物連珠飾銀腰帶

唐代

通長95釐米,寬3.3釐米,厚0.4釐米,牌飾直徑6.5釐米

青海省博物館藏

腰帶用銀絲編織而成,呈長條形,上有七塊牌飾,刻著西方神祗人物,是典型的波斯時期的文物。

紫地婆羅缽文字錦殘片

唐代

長:30釐米、寬:4釐米

都蘭熱水墓群出土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在都蘭熱水墓群1號墓中,還出土了一件世界級的國寶級文物《紫地婆羅缽文字錦殘片》,它是紫紅地,黃字,上面從右向左書了一段文字,經學者鑑定,是波斯薩珊朝所使用的婆羅缽文字,意為“偉大的,光榮的,王中之王”。這是世界上唯一一件有婆羅缽文字的絲綢。

波斯雙面人頭像

唐代

高3.3釐米,寬2.5釐米

都蘭縣熱水墓葬出土

青海省博物館藏

連作的雙面人頭像,模製,中空,深目高鼻,頭戴小圓帽,為典型的中亞波斯人形象,是南絲綢之路-青海道的歷史見證為古代少數民族形象,為研究中西之間的文化經濟交流提供著重要的實物資料。

紅地中窠對馬紋錦

唐代

長21釐米,寬13釐米

都蘭古墓出土

海西州民族博物館藏

黃地對飛馬飲水紋錦

唐代

長:50釐米,寬:21釐米

都蘭古墓出土

海西州民族博物館藏

此外,青海還出土了大量絲織物,且品種繁多,有絹、紗、絲綢、緙絲等。絲織物上的紋飾也極具特色,其中對馬紋最受歡迎。《紅地中窠對馬紋錦》中,一對馬立於蓮瓣狀花草花臺之上,兩兩相對,充滿動感。《黃地對飛馬飲水紋錦》的紋飾在史書中有專門記載,也從側面反映了馬匹在青海備受草原民族的喜愛,有著神聖而特殊的地位。

第五部分:海納百川

自元朝之後,青海地區茶馬貿易興起,茶馬古道成為連通中原與藏區茶馬貿易的重要通道。

銅鎏金觀音像

青海省博物館藏

這件銅像是青海省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是明代永樂皇帝贈送給青海瞿曇寺活佛“灌頂淨覺弘濟大國師”班丹藏卜的禮物之一。造像高146釐米,遍體鎏金,其鑄造工藝代表了明代的最高技術水平,是永樂宮廷造像藝術的代表作,也是目前我國所發現的體積最大的永樂宮廷銅造像,屬國寶級文物。

“大國師印”明

青海省博物館藏

這是明代永樂皇帝給青海瞿曇寺大國師的官方印章,造型厚重,鎏金成色較高。因政教合一,當時大國師的權力非常大,不僅掌館宗教的事物,同時也負責政治相關事宜。

弓箭 元

元代的弓箭,箭頭有著特殊的鳴鏑,就是響箭。其原理是當箭射出時,由於受力面積大,在與空氣的摩擦當中會產生尖銳的叫聲,當聲音傳入敵方陣營時,可以削減對方士兵的士氣,從精神上起到威嚇的作用。

紙幣 元

元代的紙幣是用桑皮紙印製的,紙張比較粗糙,深色,面值有500文、一貫、二貫,鈔背上方印有墨印和紅色官印各一方,在仿偽的作用。古人對於仿製紙幣的懲罰非常嚴重,可以說是“仿印者死”。

金牌信符

在古代,要進行茶馬貿易,首先要得到官方的認可。以明代為例,朱元璋為控制私茶,就製作了41面金牌信符,作為以茶易馬的專用憑證,下發給了河州、西寧各部族,其中21面給了河州必裡衛西蕃29族。此次展出的《金牌信符》就是當年下發給必裡衛21面金牌中的一面。金牌信符也成為見證漢藏民族和睦交往的重要歷史憑證。

此表格記錄了當時不同馬匹的不同價格

第六部分為影片:《一帶一路中的青海》

【結語】昔日的山、水、路,是演繹青海厚重歷史的舞臺。在對青海文物的梳理中,我們發現,青海歷史最重要的篇章其實是青海以外區域的各種力量在交鋒時,青海承擔了怎樣的角色和發揮了哪些功用,亦即青海的歷史“不在”青海,蓋因她始終是紐帶和節點。時至今日,新中國的青海有了新的定位,在民族團結、物阜民豐的新時代裡,且看大美青海——因祖國強大而大,為生活甜美而美!

編輯:李思敏 徐美珊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