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章士釗、周棄子說蘇東坡詩律不細,偶涉粗疏之病

章士釗、周棄子說蘇東坡詩律不細,偶涉粗疏之病

2017年2月14日

張傳倫

唐代晚期,已有“詩聖”、“詩仙”、“詩鬼”之分。

既然,詩人的風格有不同,欣賞詩的人“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太正常的一件事了。

詩詞歌賦,包括所有文學藝術的評論,也不應是一面倒的讚揚之語。

詩人的詩句字字珠璣?

下面的話扯遠了,但不離題。

諺曰“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竊以為大不通!

聖賢之名都是後人追捧的,等於說:人有過,聖賢無過。

難道聖賢不是人嗎?!

譬如,王羲之的帖也不是篇篇都那麼好,是跟他自己比,否則後人又何必將《蘭亭序》推為第一呢?

對歷史上極富盛名的詩人詞家的作品,敢挑毛病敢批評敢白紙黑字,又落落大方地公之於眾,且所言者亦是現代詩壇巨擘,斫輪之老手(周棄子、章士釗)寫明瞭說:“東坡詩律不細……”

蘇東坡畫像

微吾書生若我,自然大有興趣,要認真聽聽有無道理。

章士釗其人不用多加介紹,詩人毛澤東尊敬的湖南老鄉賢,四九新政後的第一任中央文史館館長,相當於國史館館長,非老成耆宿,學問淹通者,難當此任,士釗足當之。

章士釗像

相比來說詩人周棄子先生,當世鮮知其人,尤是大陸居民知者更少。

因為多年以來,周棄子被公認為臺灣的首席詩人,“這是指傳統形式的詩而言,打破傳統形式的詩人的觀感如何,不敢說。不過,我相信,至少余光中兄及周夢蝶先生是承認他的首席的地位。詩人在臺灣首席,海外固猶多老輩,但亦未見詩有勝於棄子先生者。”

以上加雙引號的一段介紹詩人周棄子的文字,岀自臺灣作家高陽之筆,可令人服膺棄子無疑是德才配位。

周棄子先生文集

高陽先生像

棄子批評蘇東坡“詩律不細”的那一首詩是《讀孟郊詩二首》,節錄其一:

我憎孟郊詩,

復作孟郊語。

飢腸自鳴喚,

空壁轉飢鼠。

節錄其二:

要當鬥僧清,

未足當韓豪。

人生如朝露,

日夜火消膏。

“棄子先生之意,不應用兩‘當’、兩‘飢’字,改之甚易而不改,即涉粗疏之病。東坡詩律不細。”

“若少陵、玉溪、後公、荊公,皆斷無此病也。”

當其時,與周棄子俱同感,而識見之高又獲棄子內心欽服的是章士釗,據棄子追憶多年前在重慶交通銀行樓上和章士釗酒邊閒語坡公詩,持論甚佳,兩公之所言,非真識坡公者,難岀此語。

允我繹錄棄子所記雋語,當知其於蘇學之富,仰之彌高,復於孤桐(章士釗)睿見,深為嘉許。縱有微意,亦見珠圓玉潤,溫文而雅,前輩風流直不可及也:

“坡老詩自是一尊大菩薩,然吾讀之數十年,但知敬佩,而不能喜愛,愈讀愈不喜而愈不敢輕。何以有此矛盾,自不能明,往者曾多方質諸友朋,說者雖多,皆不能使我滿意。惟憶章孤桐雲:‘坡學太富,才太大,意到筆行,無施不可,欠錘鍊亦不必錘鍊,而足下(周棄子)詩,屬清深密慄路線,自與後山、半山為近,故不能愛坡之疏放流轉云云’。”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