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摘馬伯庸《文化不苦旅》,看漢之雲及孔明北伐(2)

從蜀漢建興六年開始到建興十二年,諸葛亮以“興復漢室、還於舊都”為口號,對曹魏發動北伐。對諸葛亮來說,曹魏的兵馬不是最大的麻煩,最麻煩的是橫亙在漢中和長安之間的秦嶺。從地圖上我們可以看到,秦嶺就像是一面巨大的嘆息之牆壁,極難逾越。

幸運的是,這面嘆息之壁並不是完全密不透風,還留出了一些通道。這麼多年來,秦嶺山勢未有改變,這些通道也依然存在,即使是現代公路,也不得不依當年的小路走向修建,這給我們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指引標記。

從西到東,秦嶺一共有五條和北伐相關的通道。

最東邊是子午道,大致走向和現在的G210國道類似,但不完全貼合。這是從漢中到長安最近的一條路,南口在石泉,北側出口就在西安子午鎮附近。

子午谷以西,是儻駱道,也叫駱谷。南口在洋縣,北口在周至縣,與現在的G108國道走向差不多。

儻駱道以西,是褒斜道。南口在漢中褒城,北口在寶雞附近。與現在的G316-S210走向接近。

褒斜道以西,是故道。南口在漢中鳳縣,至東北至散關到寶雞,與現在的G316-S210走向接近。

故道以西,就到了秦嶺西側,從略陽、康縣至禮縣、天水,此即隴西大道。所謂六出祁山,其實指的就是這裡,不過正史裡只出了兩次。

如果懶得看地圖,還可以參考這個簡圖。

從簡圖我們就能看得很清楚。欲跨秦嶺,必須走這五條通道中的一條,沒得商量。於是這一場戰爭,不再是面對面,而是點對點,甚至可以說變成了一場猜心遊戲。諸葛亮的整個北伐戰略,可以簡單歸納為:“猜猜看我從五條通道中的哪一條穿秦嶺?”,而曹魏的防禦策略,也可以簡單地歸納為“如何堵住這五條通道?”

誰能猜到對方主力的主攻方向,誰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比如第一次,諸葛亮派趙雲從褒斜道走,曹魏一看蜀軍冒頭,曹真連忙過去堵口,結果諸葛亮主力卻是從隴西大道上去,一口氣佔領了三郡。如果沒有馬謖的失誤,說不定就拿下來。後來諸葛亮二次北伐,走散關故道,結果在陳倉被郝昭堵住了口,只好退兵。

諸葛亮最後一次北伐,兵出斜谷,進佔眉縣。當時司馬懿跟手下人說了一句話:“亮若勇者,當出武功依山而東,若西上五丈原,則諸軍無事矣。”

如果我們看了地形圖,再結合當時形勢,就能明白司馬懿這句話的用意何在。

——馬伯庸《文化不苦旅》

隨手記

曹魏的兵馬不是最大的麻煩,最麻煩的是橫亙在漢中和長安之間的秦嶺。從地圖上我們可以看到,秦嶺就像是一面巨大的嘆息之牆壁,極難逾越。

個人去年去臺灣旅遊時見過DOMO。和毛獸談起漢之雲時,毛獸說起諸葛亮北伐,最為嘆息的就是四川的地形。毛獸感慨,那些對諸葛亮多次北伐都不成功報以極大驚訝的人,是真不知蜀道之難。毛獸甚至調出了電腦上的四川地形圖吐槽其盆地地形——而北面的“嘆息之壁”,就是綿亙的秦嶺。

前年我也在四川旅遊時,親身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蜀道難。

路況破死了,路上遇到三四處修路的地方,現在才到平武(!=陰平+武都-_-||)好像有個地方剛滾下一塊大石頭,石頭都沒清走。另一個地方的塌陷,就堪堪在路邊

以下劍門關棧道

然後我們可以看看漢之雲大地圖的山脈繪製,蜀漢(四川)被群山毫不客氣地包圍了。

再看看雲之遙的地圖

分別對應下圖的135道。這三條道也在雲之遙、漢之雲遊戲中出現多次,起到漢魏交兵、劇情發展的舉足輕重的作用。

漢之雲漢中大地圖:

所以漢之雲全地圖應該是這樣的

繼續摘抄

A處是五丈原,在渭水南岸,背靠褒斜道;在它的東邊是武功縣,武功南邊正對著駱穀道,西邊是寶雞,也就是當年的陳倉城。

如果諸葛亮從駱穀道出來攻打武功,離東邊的長安不足兩百里,等於戳到了曹魏的心尖兒。戰局到了那個地步,不考慮軍事因素,光是後方的政治壓力,就會逼迫司馬懿跟諸葛亮決戰。到時候狹路相逢勇者勝,勝敗在五五之數。就算諸葛亮肯,司馬懿還不幹呢。

如果諸葛亮從斜谷出來,駐紮五丈原,那他就是打算渡過渭水,打下岐山。從地形圖上可以看得很清楚,岐山以北是崇山峻嶺,諸葛亮一旦攻拔這裡,等於掐斷了隴西和關中的聯絡,戰略意圖和當年守街亭相仿。

司馬懿的戰略很簡單,堵口,死死堵住。你不打我也不打,你打我也不打。反正把你堵住就行。對史書裡這段記載也就理解透徹了:“亮果上原,將北渡渭,帝遣將軍周當屯陽遂以餌之。數日,亮不動。帝曰:“亮欲爭原而不向陽遂,此意可知也。”遣將軍胡遵、雍州刺史郭淮共備陽遂,與亮會於積石,臨原而戰,亮不得進,還於五丈原。”

所以司馬懿那句“西上五丈原,則諸軍無事”結合地理看,實是一句略帶著點後怕的慶幸,慶幸自己猜對了諸葛亮選擇的通道。

如果你還是不理解的話,沒關係,看這張打地鼠的圖就明白了。

隨手記

這裡馬親王說得沒錯。“西上五丈原,則諸軍無事”結合地理看,實是一句略帶著點後怕的慶幸,慶幸自己猜對了諸葛亮選擇的通道。而不是因為慶幸長安安全了。

漢之雲裡說,諸葛亮走斜谷上五丈原意圖不在長安,而在打下西涼當大後方。個人以為這種推測很有道理。試了荊州對諸葛亮的戰略佈局是一個很大的危害,本來諸葛亮想的是以荊州益州為基,而後緩圖中原;荊州一失,就只剩一半,何況益州還山深路險,糧草補給是一個大問題,所以西涼就是諸葛亮的第二個算盤。收馬超我認為部分也是因為馬超在西涼的地位足以起到震懾作用(可惜馬超死得太早,而且說白了諸葛亮就是把他供著“震懾”,壓根沒怎麼用)。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