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通鑑中國1000年」之四十一:劉邦的雄心與才略

許多年以後,一個叫司馬遷的人決定揭開一個天大的祕密:漢朝的開國皇帝劉邦,並不是他父親劉太公的親生兒子。

事實上,劉邦的母親在歷史上並沒有留下任何資訊。而根據中國傳統的稱呼法則,她嫁給了劉太公,所以也需要隨夫家姓劉,於是,她在史書上留下的唯一稱呼,便是劉媼——也就是姓劉的婦女之意。

據說,劉媼年輕的時候,在某個大湖之畔休息,在夢中與某個神交合了。

別人的春夢了無痕,但劉媼的春夢驚天動地。

據劉老太公所說,就在他老婆做著春夢的時候,天地間風雷大作,天昏地暗。然後,他親眼看到一條龍伏在自己妻子的身上。

然後,劉媼就懷孕了,十月懷胎,生下了一個兒子,便是劉邦,又稱劉季。

所以說,劉邦的親生父親應該是一條龍——所以嚴格來講劉邦算是龍二代。

雖然劉老太公親眼目睹了妻子的出軌,但這個事件似乎並未影響夫妻兩個人的感情。所以,此後她還為劉太公生了一個女兒。但關於她的記載,也就到此為止了。有人推算過,她很有可能死於劉邦起兵之後。

之所以把劉邦的出身公諸於眾,是因為我相信,身為龍二代,劉邦絕不是一個整日介在田間地頭晃晃蕩蕩、勾三搭四、招貓逗狗的流氓青年,他和蕭何、樊噲等人也絕對不是一個欺凌鄉鄰、無事生非的地痞團伙,他更不是依靠沒臉沒皮、撒潑打滾的無賴手段獲取的天下。

真實的劉邦早在十四歲左右時,他就因為仰慕信陵君魏無忌,身赴當時的魏國大梁,意欲投靠,結果魏無忌恰於此時病逝。

無奈之下,他投靠了張耳,據說在張耳家一住就是幾個月,可以說是相交莫逆。

要知道,時年二十出頭的張耳,不但是魏無忌的門客,還是時之名士,更擔任魏國外黃令之職,秦國攻破大梁後,高價懸賞要他出來當官,可見這哥們絕非泛泛之輩。

可是,面對著從農村出來,比自己小了七八歲,還是個小屁孩的劉邦,他不但欣然接納,並且與其交遊數月。所以,當時的少年劉邦,必然表現出了異於常人的見識和才幹——這絕非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地痞無賴所能達到的境界。

這個時候的劉邦應該是一個有抱負、有理想、有文化、有思想的四有青年。

魏亡之後,張耳因不願就任秦朝官職而成為通緝犯,劉邦無奈回到家鄉。

事實上,關於劉邦的前半生,很多史書上都語焉不詳。比如他從大梁回來以後都幹了什麼?什麼時候當上的亭長等等。

不過我們可以大致推算一下。

劉邦是公元前256年年底出生的,他去找信陵君魏無忌的時候,魏無忌已經死了。魏無忌是公元前243年去世的,所以這時候的劉邦至少是十四、五歲了。

他在大梁一直待到魏國滅亡才回去。而魏國是公元前225年滅亡的,也就是說,他再次回到沛縣的時候應該是三十一、二歲左右。

《史記》中說劉邦“及壯,試為吏,為泗水亭長”。古時所謂“壯年”指的也就是三十多歲。所以我們可以猜想,身為一個在大城市生活了十幾年,並且和當時名士素有交往的人,回到農村老家,獻身於新農村建設,給一個亭長噹噹應該不算過份。所以,劉邦應該是回到沛縣沒多久就當上了亭長。

但劉邦並不開心。

很多人關於劉邦是地痞、無賴、流氓的印象就是從這個時候發生的一些事情開始的。比如他酗酒、好色,關鍵他還沒錢喝酒,經常賴人家酒錢,並且在哪喝多在哪躺,估計也沒少隨地大小便,這些行為難道不是無賴嗎?

更過份的是,他去呂公家參加酒宴,不給賀錢不說,還胡吹一起,號稱自己“賀錢一萬”,然後不管不顧的就上了主桌胡吃海塞起來。

雖然說他憑藉長得帥,人家呂公沒怪他,還把自家閨女嫁給了他。但他這種作法可不就是典型的流氓行為嗎?

並且他“不事家人生產作業”,這就是一個敗家子;當了亭長以後“廷中吏無所不狎侮”,整天欺負人,這不就是一個地痞嗎?

所以說,你想如何評價一個人,取決於你站的角度。你站在他正面,你就能看到他的正面;你站在他的背面,你就能看到他的背面。你想看全他,就得繞著他轉一圈。

從文字上來看,《史記》中,在“不事家人生產作業”前還有一段話,叫做“仁而愛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

在“廷中吏無所不狎侮。好酒及色……”前面還有一段經歷,也就是他不喜歡待在老家。

他曾經少年大志,希望如信陵君魏無忌一樣,能有一番大作為,希望像當時眾多門客出身的名士一樣,能有一個大名聲。

但隨著秦軍的鐵騎遍及天下,屬於名士的時代結束了,他告別曾經的文化中心大梁,回到了名不見經傳的小縣城沛縣。

如果不出意外,他的一生就是這樣了:當個小官,按時領取那一點連餬口都不足的俸祿,娶個婆娘,生堆娃娃。最後,兩腿一蹬,黃土一埋。如同死了一隻秋蟬,默默無聞。

這樣的一生,對於一個生於斯、長於斯的人來說是很正常的,沒有人去想什麼。但對於一個見過世面,交過名士,有過信念和理想的劉邦而言,是痛苦的、可怕的一生。

你身邊本來都是一群富豪,你相信有一天你也能成為一個富豪。可是,突然有一天,你失去了一切,回到了鄉下,身邊的人變成了一群為一毛錢能打起來的人。關鍵是,你再無成為富豪的可能,你的一生都將像他們一樣度過。

這樣的人生,還要講究個三綱五黨,立德立言嗎?

所以他用近乎癲狂的行為來掩蓋自己的痛苦,他徹底的放蕩起來,每天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然後調戲著路邊的大姑娘小媳婦,捉弄著自己的下屬……

沒有人會在乎自己瞧不上的人如何看待自己——因為不在乎,所以無所謂。

這種樣的人,不理解他的,說他是流氓無賴,比如他的父親劉太公;而理解他的人,則會知道他胸有大志,不可小覷,比如他的岳父呂公。

這個時候的劉邦,與所有不得志的人一樣,是痛苦的。

許多年過去了——這段時間對劉邦而言,是漫長的——他從沛縣押送徒役赴驪山。途中徒役逃走過半,後來他帶著願意跟著他的人逃入芒碭山中,後來他借勢起兵反秦。

這件事值得玩味的是:他走了多遠,徒役就逃走過半了呢?

我在地圖上查了一下,從沛縣到芒碭山,走國道大約不到一百公里,按正常速度步行大約需要一天一夜。

也就是說,一天一夜間,他押解的犯人就跑了一多半。

出現這種情況,真的是劉邦無能?還是他押解的犯人太凶悍?在我看來,都不是!

說他無能?

與之相對應的,不久後陳勝、吳廣等九百餘人,僅在兩名秦吏的押解之下,就老老實實從陽城走到了大澤鄉,並且如果不是大雨誤期,或許這九百人也就成為在漁陽戍邊的九百個士兵了。由此可以看出,在當時,運送犯人並不算是多麼艱難的任務。

說他押解的犯人太凶悍?

要知道,此時陳勝、吳廣還沒起兵。也就是說,這時候還沒有爆發大規模的起義浪潮。再換句話說,秦律在此時還是具有很大的威懾力。老實去修驪山還是有活命的機會,但逃亡就只能去修閻王殿了。

所以,之所以會出現走了不到一百公里就逃亡過半的情況,我認為,唯一的原因就是劉邦的縱容。

換句話來說,劉邦壓根就沒把押解這事當成事,他也壓根就沒把秦朝的嚴刑峻法當成事,甚至沒太把個人死生當成事。

不在乎,也就無所謂。

再聯想到他此前的一些行為,在我看來,如果把他的故事放到武俠小說裡,這就是一個恣意縱情,放蕩不羈,不拘世俗的俠客——是的,我想到了令狐沖。

這個時候的劉邦,是瀟灑的。

但瀟灑總有瀟灑的代價,劉邦逃入芒碭山當了野人——如果沒有陳勝吳廣的起義,劉邦這一生應該是一個典型的懷才不遇之人的真實寫照了。

可是,命運還是向劉邦露出了迷人的笑容:陳勝、吳廣起義,天下大亂,秦朝將亡,沛縣起兵,劉邦趁勢出山,成為義軍頭領。

一般來講,自認為胸懷大志卻懷才不遇的人有兩種,一種是腹有良謀,一種叫志大才疏。

幸運的是,劉邦屬於前者。

或許是因為戰陣之道是詭詐之術,所以除了近現代之外,史官們對帝王的戰陣經歷一般都喜歡簡述,通篇讀下來,無非就是這一仗贏了,那一仗輸了。

所以,別看劉邦從起兵到建立大漢歷經戰陣無數,可無論是《史記》、《漢書》還是《資治通鑑》,在記錄過程中,真正著墨於戰爭的點並不多。再加上韓信、張良等人的傳說太豐富了,結果就給人一種劉邦的仗都是手下人幫著打的印象。

實事上,劉邦的仗,都是他自己打的——自始至終!

劉邦起事後,攻胡陵,下方與,敗豐邑,破薛城,連戰連勝,聲威大震。

再後來,劉邦以一方義軍領袖的身份參與了擁立懷王事件,成為了項梁手下一員大將,並且與項羽並肩作戰。

史載,他們兩個合兵後,攻陽城,破秦軍於濮陽東,斬李斯之子李由於三川。轉戰半個河南。

項羽,何其勇武,何其驕傲,但他卻能與劉邦以兄弟相稱。至少能夠說明,在他與劉邦一起作戰的那一段日子裡,他們應該合作的不錯。

我相信,此時的劉邦是意氣風發的,面對著二十來歲的項羽,他一定也忘了自己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紀。

項梁之死,是義軍遇到的最大的一個危機。因此此時魏、韓、齊等皆為章邯所破,趙地也岌岌可危。所以,救趙是必行之事,且有必勝之需。所以,宋義帶著項羽領軍出發救趙,按計劃,救趙後西渡黃河入關中。

而同時,劉邦也自領一軍,準備繞路自黃河南岸向西直入關中。

也就是說,如果不考慮章邯的因素,那麼可以說楚懷王將楚軍分為了北路軍和南路軍,以鉗形攻勢向關中發起進攻的戰略攻勢。

劉邦、宋義隱然成了楚國的兩大支柱,就連項羽,本來是想跟著劉邦走的,可楚懷王嫌他殺心太重,才讓他跟了宋義。

此時韓信還不知道在哪,張良也不在劉邦軍中,他的大軍將從江蘇出發,橫跨整個河南去進攻陝西。

北路軍只要打敗章邯,黃河以北便再無阻檔,更能與齊、趙、燕等國軍隊合兵一處,攜大勝之威,經函谷關直入關中。

而劉邦的南路軍必須一仗一仗的打過去,關鍵是,他只有幾千人。

有人曾問,古代人打仗為什麼非要一城一地的攻過去,難道就不能走小路,繞城而過嗎?

我的回答是:可以,但條件太苛刻。首先在天下大勢上,必須是隻要攻下對方大本營就能平定天下才行;其次是必須保證在運動的同時能獲得各種物資和兵源的補給;最後是領兵的主將必須保證在野戰中百戰百勝,不然一旦被人打成狗,想逃都沒地方跑。

當時天下群雄並立,天下大勢保證了只要劉邦能攻入關中,就能平定天下;當時河南各地分屬韓、魏兩國,這兩國雖然被章邯所滅,但四散流落的義軍也不少,保證了劉邦能在運動中獲得兵源和物資的補經。

接下來,就看劉邦能不能在野戰中打敗所有的敵人了。

劉邦出發了!一路之上,不攻堅,不久戰,一觸即走,幾無敗績。也就是說,無論是在戰略上還是在戰術上,他都沒有犯過錯。

所以,他成功的進入了關中,並且釋出了極具戰略性和政治性的“約法三章”,成功的將自己高階大氣的形象融入到了秦地百姓的心中。

我相信,踏入咸陽城的那一刻,劉邦一定會想起當年他在咸陽服徭役,見到秦始皇車駕時所發出的那句感慨:大丈夫當如是也!

有人認為,劉邦在爭霸天下的過程中,其實是一個投機者。證據就是劉邦進入咸陽以後安於享樂,還是張良把他拉出來的。後面的一系列事,他都是在隨波逐流。

其實劉邦的舉動很容易理解:到此時為止,他的志向依然是王侯之志,而非天下!所以,他天真的認為,自己先入關中,如約應為關中王。

一介布衣,趁天下大勢,能為關中王,人生至此,還不算成功者嗎?

所以,如果說鴻門宴還只是讓他害怕,或者還對楚懷王的影響力保有幻想。那麼,當項羽宣佈把他封到漢中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時,他徹底怒了。

《資治通鑑》載:漢王怒,欲攻項羽,周勃、灌嬰、樊噲皆勸之。

劉邦的天下之志,應該自漢中開始。

劉邦自漢中出發,經陳倉奪取關中,平定三秦。

數百年後,諸葛亮曾沿這條路試圖奪取長安,光復大漢基業,但他失敗了。

雖然說劉邦是在漢中拜韓信為大將軍,但我無法考證韓信在此戰中發揮出多大的作用。不過,從過程中來看,韓信似乎並未參與此戰。

此後三年,劉邦無時無刻不在痛苦和恐懼中咬牙堅持著——因為他自始至終,站在了最前方,親自面對著當時的戰神項羽。而韓信等人,則奉命經略河北之魏、趙、齊等地。

簡單來說,在整個楚漢戰爭中,韓信取得了一系列的勝利,但他的敵人不是項羽;而劉邦則親自牽制著項羽,雖屢次戰敗,卻從未讓項羽突破滎陽以西之地。

最終,在他的牽制之下,項羽無暇他顧,讓韓信在北,英布在南,彭越在敵後連戰連勝,掃清了一切敵人,最終對項羽實現了合圍。

雖然劉邦和後人把楚漢爭霸的所有功勞都給予了韓信、張良、蕭何、樊噲、英布等人,但在我看來,這場戰爭的MVP(最有價值的球員)應該是劉邦自己。

在我看來,在當時的條件下,劉邦的勝利具有必然性,絕非偶然,更非僥倖。

記得小時候看過的一本書,書裡有一句話:貶低了矛,也就貶低了盾;貶低了老虎,也就貶低了武松;貶低了對手,也就貶低了自己。只有打敗強者,自己才是強中之強……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場轟轟烈烈、波詭雲譎的楚漢戰爭,變成了“一個流氓用無賴手段打敗了一個英雄”這樣簡單的、悲情的、戲劇性的——故事。

這樣的總結不僅侮辱了劉邦,也侮辱了項羽,更侮辱了歷史本身。

我無法還原兩千多年前的這段歷史,唯願我們能尊重承擔了這段歷史責任的先人們。

最後,如果讓我用一個詞來形容劉邦,我認為最合適的莫過於這樣四個字:

雄才大略!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