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一個人的動物園 門票10元一片死寂】

原標題:一個人的動物園 門票10元一片死寂

2017年2月22日報道,近日,記者走訪一袖珍動物園,該動物園位於重慶涪陵一公園內一個被遺忘的角落,彷如“悲慘世界”。

記者到動物園時,門鎖著,地上有一張紙片,寫著看動物請打電話。顯然,整個潮濕陰冷的上午,都沒人來過。

記者喊了一聲有人嗎,譚德才很快就來開門。一人10元,交費參觀。他是這裡的老闆、園長、飼養員、清潔工、獸醫、保安、門衛、講解員、採購員,身兼數職。

動物園裡一隻小猴子被關在寵物籠內。

背面一排籠舍,有兩隻一歲多的小黑熊,無聲地打架玩,從地上一直打到籠子頂上,一遍一遍機械重複著抓撓對方的動作。

再往上一個不足20平米的籠子住著一隻快20歲的老年母獅。籠子外的牌子寫著:非洲獅,產於非洲屬大型動物,喜群居,在遼闊的草原上團結一致捕食獵物。牌子下方獅子蜷著睡覺,看上去像體型稍大的鬆獅。

最上端的籠舍關著一隻趴在地上的駱駝,我們無意中掀開搭著的篷布才發現它,它驚恐地突然站起來往後縮,其實這個籠子剛好能容它轉個身,但因為脖子被鐵鏈套在欄杆上,它也轉不了身。

我們下到院子裡,譚德才正從猩紅色的汙水裡拎出兩條動物腿。他解釋說這是剛剛死掉的鴕鳥腿。鴕鳥本來住在狐狼的鄰舍,晚上睡覺不小心,頭從籠子的縫隙伸到隔壁,被狐狼咬死了。“肉不要浪費了,可以給獅子吃。”譚德才說。

我們想看看獅子醒來進食,譚德才說一天只能定量喂8斤,早上喂過了。但是他答應帶我們上去喊醒獅子拍拍照。他走近籠舍的時候獅子已經醒來,眼神緊跟著他移動,為了展示獅子對他的馴服,他從地上撿了一根竹棒在籠前揮動,獅子嚇得翻身跳起躲到牆角,緊緊貼在牆壁上,像個孩子一樣驚恐地望著他。

兩隻鴕鳥關在一個狹小的籠內。

一隻4個月的小獼猴被單獨關在小籠子裡,譚德才提著籠子帶我們去看猴子媽媽。見到孩子的時候,猴媽媽躥上籠子頂,情緒突然很激動,拚命搖欄杆,啊啊啊吱吱吱含混不清地叫喊。小猴子則抓著譚德才的褲子,像小孩子抓著父親。

關於動物口糧,譚德才跟我們算了一筆賬:喂養動物、採購飼料、僱請人工、水電開支等成本都依靠10元一張的門票收入。如果有結餘,那才是他的利潤。一年中最好的大假,個別天數能有近2000元收入,冬夏兩季最淡的時候也有掛白版不開張,平均下來每天200多元收入,一個月七八千,扣除僱人2000元和水電1000元左右,剩下的4000多元也就剛好能保證20多隻動物不餓死。

就這10元的門票,下午陸續來的遊客,還在講價:“就收5塊錢嘛……我們7個人,就少收1個人嘛……”重慶動物園是他的業務指導上級,但是他從來沒尋求過幫助。他說:“我跟動物20多年了,我啥病不懂?就那幾種嘛,感冒、外傷、瘟熱病,我都治不好的,那是本來就沒救了。”就像農民對土地,他有一種經驗帶來的自信。圖為幾位遊客正在動物園內參觀。

院子的角落裡還用篷布遮著兩個籠子,一個是白狐,一個是譚德才自己也說不出名字的像獾一樣的動物。“都是被林業局救助下來,送來我這裡的。還在生病,我每天都要給它們打針。我像個救助站一樣。”他嘟噥了一句。石凳上放著一些藥品,有個注射器針頭都已經打歪斜了。

譚德才正在獅籠內打掃衛生。“給駱駝打掃,都要用布包住頭,不然每次都噴我一腦袋口水和痰。給豪豬打掃,要拿一個鐵皮撮箕擋在前面,一點一點移動著掃,我腿被紮過很多次。手指也被猴子咬過。”記者看到,他左手中指第一節因為沒有及時醫治,已經彎曲變形。

譚德才對動物園的經營狀況也很無奈,“我只能這樣維持著動物別死吧,希望經濟恢複起來,遊客多起來,能夠賺個10萬20萬的。再拖幾年,我也60多了,拖不動了就轉給別人。”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