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夫債一定要妻還嗎?一則抗訴案例說明婚姻法司法解釋24條

婚姻法司法解釋第二十四條

債權人就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於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

本文共2500字,閱讀需要15分鍾。

案情

朱玉新和王玉梅原本是一對夫妻, 2013年9月辦理了離婚手續。就在兩人離婚前的一個月,兩人被張英華告上了法庭。

張英華和他倆人是認識多年的老熟人。張英華訴稱,2012年,朱玉新借了她600多萬,一直沒有歸還,請求法院判令朱玉新、王玉梅共同償還欠款。

對這筆借款,朱玉新完全認賬。但是他認為,雖然錢是在離婚之前借的,但是這筆錢他轉手就借給了別人,並沒有用於夫妻共同生活。並且,他和王玉梅婚後經濟獨立,並且實際分居兩年。因此,借款屬於自己個人債務,與王玉梅無關,應由自己一個人償還。

王玉梅則答辯稱,這600萬是朱玉新的個人債務,該借款朱玉新外借他人,並未用於家庭共同生活。於情於理,自己都不應該為朱玉新還錢。

法院審理過程中,朱玉新和王玉梅均提出,張英華應該知道這筆借款是朱玉新的個人債務,也知道他倆實際上分居的情況。

結婚證到離婚證的距離有時並不遠

最終,一審法院判決朱玉新一人歸還張英華借款本金和利息。

這樣一來,張英華不樂意了。她曉得,朱、王離婚時協議,家裡財產都歸王玉梅所有,朱玉新是淨身出戶。也就是說,法院判了張英華贏,可她卻拿不到一分錢。

張英華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判決駁回張英華上訴,維持原判。

張英華依舊不服,向江蘇省高階人民法院申請再審,但被裁定駁回再審申請。

走投無路之下,張英華來到常州市人民檢察院為民服務中心,求助於檢察機關對案件進行檢察監督。

常州市檢察院審查後,將該案件提請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抗訴。

《離婚律師》劇照

經過初步審查,檢察官認為,案件的爭議焦點為,案涉的600萬元是朱玉新個人債務還是朱玉新和王玉梅的共同債務?

法律規定,婚姻存續期間的債務,一般由夫妻雙方共同承擔,兩種情況除外:其一,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其二,夫妻對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

那麼,本案中朱玉新出面借的這600萬元屬於上述的兩種例外情形嗎?

法院審理查明,朱玉新從張英華那兒借來的錢確實馬上轉手借給了他人,但是他並不能提供證據證明,這是個人債務,且為張英華知曉。另外有證據表明,離婚後,王玉梅一直與朱玉新共同使用朱名下的一家公司賬戶進行經營活動。

申請檢察監督階段,張英華又提供了新的證據, 2013年年底,在朱玉新和王玉梅離婚之後,兩人還以夫妻名義向別人討過債。

張英華還提供了一段視訊,內容顯示2015年夏季的一天,張英華到王玉梅居所要賬,結果來開門的卻是朱玉新,滿臉都是洗面奶的泡沫……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經審查後認為,二審判決認定朱玉新向張英華所借600萬元為個人債務缺乏證據證明,適用法律錯誤,並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將該案向江蘇省高階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2016年11月29日,江蘇省高階人民法院就該案作出再審判決,完全支援江蘇省人民檢察院的抗訴意見,撤銷原一、二審判決,判決朱玉新、王玉梅共同歸還尚欠張英華借款本息共計人民幣312萬餘元。一、二審案件受理費用亦由朱、王二人共同承擔。 (文中人物為化名)

說法

“24條”不是新事兒。自2004年4月1日《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實施以來,關於24條的爭議從未間斷。網路上甚至出現了“反24條聯盟”的群體,絕大部分為女性,共同點是認為自己基於婚姻關係“被負債”。

“反24條同盟”呼籲修改“24條”

2016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司法廳副廳長傅莉娟,第三次就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提交了修改建議。5月,福建人蘭瑾在新浪微博上發文《結婚有風險,領證需謹慎》,講述自己結婚一年多,孩子剛滿6個月的她成為了單親媽媽,前夫給她留下一百多萬的債務。文章獲得了600多萬次的點選量,“反24條”的聲音不斷壯大。

24條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於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

《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夫妻對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

依據上述規定,婚姻關係存續期間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的,應當以夫妻共同債務處理為原則。除非夫妻一方能夠證明所涉債務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第三人知道夫妻約定婚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歸各自所有,那麼一方對外所負債務,以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

微博上一篇名為《婚姻有風險,領證需謹慎》的文章引起廣泛關注,作者 講述了自己離婚後卻“被負債”百萬的經曆。

現實生活中,常有夫妻合謀通過“假離婚”的辦法來逃避債務,損害債權人合法利益的情形。最高法“24條”的出臺正是在這種背景之下,規定婚姻關係持續期間的債務以共同債務為原則,通過將舉證責任分配於舉債的夫、妻一方,打擊通過假離婚逃避債務,從而達到保護債權人合法利益的最終目的。

我所辦理的張英華與朱玉新、王玉梅民間借貸糾紛申請檢察監督一案正是“24”條規定的情形。朱玉新、王玉梅在原審中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借貸雙方曾就案件所涉的600萬元借款約定為朱玉新的個人債務。同時,朱玉新、王玉梅亦未能舉證證明出借人張英華知道朱玉新夫妻有關於對外債務約定。

與此同時,檢察機關通過調查查明,有新的證據證明朱玉新、王玉梅二人在“分居”之後仍然共用一個公司賬戶開展業務,有王玉梅為朱玉新討要過欠款,朱玉新也替王玉梅送過承兌彙票給客戶等共同經營行為存在。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將該案向江蘇省高階人民法院提出抗訴後,案件最終得以改判,根本的原因就在於抓住了婚姻關係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應當以夫妻共同債務處理為原則這個牛鼻子。這也是“24條”規定的立法原意。

盡管現實生活中對於“24”條存有種種質疑和否定的聲音,甚至在微信、QQ群中有專門反對“24條”的同盟。不可否認,”24條”從目前看來有非常濃厚的時代烙印與侷限。但身為司法者,首要的職業本分是,嚴格遵守法律的規定,不得做任意的曲解與違背。

2016年3月份,最高人民法院對於“24條”質疑給予公開答複:“夫妻一方舉債在現實生活當中非常複雜。實踐當中,不僅存在夫妻一方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舉債給其配偶造成損害的情況,也存在夫妻合謀,以離婚為手段,將共同財產分配給一方,將債務分給另一方,藉以達到逃避債務,損害債權人利益目的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將積極配合全國人大和有關部門做好相關問題的立法調研,待條件成熟時,將就夫妻共同債務問題製定新的司法解釋,為更好地保護婚姻案件中各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提供依據。”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評論功能現已開啟,歡迎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讚美☺

本文刊登於《清風苑》2017年第3期,尊重版權,轉載請註明出處。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