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資訊洩露成頑疾,如何防範網際網路時代“裸奔”?

原標題:資訊洩露成頑疾,如何防範網際網路時代“裸奔”?

新華社北京2月23日新媒體專電 如果您曾接到推銷電話或詐騙電話,您的個人資訊可能已經洩露。近年來,全國各地公安部門接連破獲大型“非法販賣公民個人資訊”案件,凸顯“公民個人資訊洩露”問題愈發嚴重。大量個人資訊如何被洩露、販售?如何才能有效震懾和懲戒不法分子?監管執法還需要如何加強?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進行了調查。

頻破案揭開資訊洩露“冰山一角”

近日,江蘇連雲港市公安局發布訊息,公安部督辦“9·22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已成功告破。此案抓獲犯罪嫌疑人22名,繳獲公民資訊300餘萬條,資料儲存量達1.7T。同時,還發現犯罪嫌疑人利用非法取得的公民個人資訊,進行多種新型網路犯罪。

今年1月,西安公安雁塔分局成功偵破一起特大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的案件,查獲被非法獲取售賣的公民個人資訊上億條,共40G電子資料。截至目前,抓獲犯罪嫌疑人17名,涉案金額3萬餘元。

2016年12月,公安部發布了“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犯罪”十大典型案例。其中有:2016年6月,山東淄博公安機關網路安全保衛部門破獲一起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抓獲犯罪嫌疑人6名,打掉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的犯罪源頭2個,查扣公民個人資訊近億條;同月,內蒙古赤峰公安機關的網路安全保衛部門,破獲李某某侵犯公民個人資訊案。經查,該團夥利用軟體篩選快遞單號,通過快遞公司內部人員查詢對應的公民個人資訊7萬餘條,非法獲利3萬餘元……

這些僅是警方破獲此類案件的一小部分,而警方所偵查到的此類犯罪行為,也僅是大量販賣、交易個人資訊犯罪行為中的“冰山一角”。只要還能接到推銷或詐騙電話,證明個人資訊還在這條“黑色產業鏈”中流轉。

“黑色交易”令人防不勝防

個人資訊是如何洩露的?為何屢禁不止?記者從警方偵破此類案件的過程中瞭解到,個人資訊的“黑色產業鏈”的運轉十分隱蔽,而資訊洩露令人防不勝防。

“我們得到線索是一個偶然。”西安雁塔公安經偵大隊警官張昊介紹,2016年9月,該大隊在調查一起經濟合同詐騙案時,對某一所涉案房屋中介公司進行偵察,發現該公司辦公電腦中存有大量周圍小區業主資訊。民警隨即對該店三名工作人員進行詢問,得知三人多次以非法方式獲取周圍小區業主資訊。

無獨有偶,在江蘇連雲港告破的案件,也是在江蘇公安開展‘淨網清源’專項行動時發現線索並最終破獲。而通過梳理多起類似案件,記者發現,警方多是在專項行動或偶然機會中發現資訊洩露案的線索。

據警方介紹,在服務行業,如房地產公司、金融機構、物業公司、汽車4S店、中高檔商場、學生培訓機構等,以工作行為收集資訊,往往是公民個人資訊洩露的開端。也就是說,任何公眾會留下個人資訊的地方,都有可能是資訊洩露的源頭。

另外,個人資訊的交易大都是批量式、整體式的,其“價格”的變化規律是隨著轉手次數的增加而貶值。同時,這些非法交易商也會市儈地為各類資訊定價,比如高檔住宅小區業主資訊或者高檔商場會員資訊,都是黑市中“售價”最高的。

要解決“頑疾”需加強立法保護

記者發現,商家推出的各種活動、發放的購物卡、參加培訓報名錶,都需要消費者提供資訊。但現今,相關部門對這麼龐大的資訊擴散,根本無法做到實時掌控。

對於日趨嚴重的資訊洩露問題,不少網友認為,需要通過立法來加以完善。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石佳友認為,個人資訊洩露問題比較複雜,牽涉到幾乎所有行業,需要多管齊下。在立法層面,針對個人資訊洩露問題,我國行政法、刑法、民法等都有規定,刑法修正案也增加了打擊資訊洩露犯罪方面的內容。但是,這些立法較為分散,“需要有一部專門的法律,來明確個人資訊保護的主體機構、協調機構、如何打擊等。”

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教授叢立先認為,目前,可以探討成立專門的行政監管機構,並賦予其協調公安、工商、工信等多部門的職能,對打擊非法販賣公民個人資訊等違法形成常態化機製。(採寫記者:張駿賀、陸華東、李力可、高一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