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新華社記者直擊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劫後空城 傷痕未愈】

原標題:新華社記者直擊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劫後空城 傷痕未愈

福島第一核電站已經近在咫尺,透過車窗望去,事故機組殘破不堪,高空作業人員全身嚴密防護。記者身邊的輻射監測儀顯示數值已突破每小時200微希沃特——為東京輻射值的四五千倍……

這是記者日前在福島第一核電站看到的景象。

事故發生距今已近6年,重整任務仍然艱巨。

23日一早,記者從距福島第一核電站約20公里的福島縣楢葉町,乘客車前往核電站。雖然楢葉町已於2015年解除避難指令,但是至今人煙稀少。東京電力公司管理人員岡村祐一介紹,目前這裡返鄉的居民僅有一成。

客車行駛在國道6號線上時,記者更是感到了“無人區”般的荒涼。

由於核電站周邊區域輻射值太高,國道6號線雖在事故後恢複通車,但是隻允許汽車通行。行人和摩托車等不得使用。國道周邊隨處可見廢棄的民房和商店,昔日五顏六色的巨大廣告牌已經暗淡無光,無人看管的田地裡野草瘋長。

距離目的地還有約10公里時,東京電力公司員工要求記者關嚴車窗。

不斷靠近核電站,輻射監測儀數值越來越高。

進入核電站,記者在東京電力公司員工辦公樓裡發現,這座建築有些與眾不同。一名員工說,樓房每層有兩個很小的特製窗戶,像潛水艇的觀察窗一樣,可以看到外面但無法開啟。

接受體內輻射值檢測並換上防護裝備後,記者登上另一輛客車進入核電站區域。

核電站佔地面積很大,裡面立著近千個巨型汙染水儲存罐——為了儲存不斷增加的汙染水,大型儲水罐還在不斷建設中。

客車在受事故波及的幾個機組旁的道路上行駛。1號機組損傷情況之嚴重令人很容易想到事故發生時的慘烈景象。

靠近事故機組,輻射監測儀的數值飆升,甚至突破每小時200微希沃特,是在東京一些地方測得數值的四五千倍,儀器發出強烈的報警震動。

據岡村祐一介紹,核電站1至3號機組全部發生了堆芯熔化,壓力容器內的核燃料棒熔化成了核殘渣,目前東京電力公司對如何取出這些殘渣毫無辦法。

核電站負責人內田俊誌告訴記者,目前1至3號機組處於持續注入淡水正常冷卻狀態。而取出核燃料殘渣的具體方案,還需東京電力公司和日本政府協商。

解決尚無時間表,但民眾付出的代價還在繼續。

一些在2號機組處工作的人員全身嚴密防護,他們的作業環境是每小時1000多微希沃特。據介紹,這些作業人員一年輻射上限是50毫希沃特(5萬微希沃特),5年輻射上限是100毫希沃特(10萬微希沃特)。

而全球平均年輻射值僅為2.4毫希沃特。

下午2時左右,記者離開核電站,前往楢葉町一處新建小學。4月,這所小學將正式開學,預計將有數十名學生回到故鄉上學。

在距核電站約50公里、民眾相對密集的磐城市,民眾生活看上去比較平靜,實測輻射值也和東京差不多。但是記者還是發現一些細小的不同:在磐城一家較大的超市,雖然瓜果蔬菜一應俱全,但產地多來自千葉、茨城,福島本地果蔬甚少。

家住磐城的福島華僑華人總會副會長王伶告訴記者,一些有孩子的家庭會盡量避免購買福島本地產的食品。住在這裡的華人康薇說,她的孩子在讀小學4年級,福島當地小學要求學校午餐採用本地食材,她雖然感到擔心,但也沒有辦法。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