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戲說晏殊:人生三境界,他看得通透!

在古代,人生贏家應該是什麼樣子?

很多人可能會說,人生贏家莫不是權傾天下的一國之君,九五之尊至高無上,何等威風。

可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在很多史書或者是影視劇中可以看到,雖然皇帝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卻同時也處在各種各樣的約束中,固定的時間做固定的事情,自由對於一個君王來說,恐怕是雲霓之望。

我們如今說起人生贏家,除了一生平安順暢,最重要的便是自由二字,人身自由,財務自由,思想自由,一切的一切都基於合理的自由度之上。通俗來講,既要有錢,又要有閒。

在古代,能稱得上是人生贏家的人顯然不多,初唐賀知章算一位,今天要說的北宋晏殊,也是一位,相比之下,竟比賀知章更讓人羨慕。

晏殊,又稱同叔,工詩善文,以詞聞名,宦海沉浮,官拜宰相,文政均佔首席,一生六十餘載,身上有不少標籤,有人說他是“太平宰相”,有人說他是“富貴閒人”,當然,在世人眼中,他還是個名副其實的“宋詞先鋒”。

晏殊似乎在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很順利,少年得志,中年富貴,晚年安寧,歐陽修曾形容晏殊:富貴優遊五十年,始終明哲保身全。

在一千多年前的大宋文娛圈此,尤其是在真宗、仁宗時期,朝廷可謂人才濟濟。在街道上隨便一抓,五個人裡面就能抓到一個大才子。

有才的人那麼多,晏殊卻能成為一抹不一樣的煙火,活成了無數人羨慕的樣子,箇中緣由,值得探討一番。

少年得志,出名要趁早

晏殊可以說是一個神童,自小就聰明好學,勤奮上進,5歲便能創作詩文,十歲出頭就被舉薦參加宋代特有的童子科,據說考試時晏殊因為看到原題,主動要求換了一套試卷,耿直少年,總是容易得到大人的讚賞,受到真宗的嘉賞,賜同進士出身,授其祕書省正事,留祕閣讀書深造。

世上從來不缺少神童,不管是初唐的王勃、盧照鄰等人,還是同時代的仲永,皆天賦過人,名噪一時。

可歷數幾位就不難發現,這些人中善終者卻很鮮見,英年早逝或者泯然眾人,而晏殊卻能順暢一生,善始善終。除了時代給予的一些客觀因素之外,或許更多的原因源自於主觀,千人千面,性格決定命運,此話可謂是真理。

晏殊少年成名之後,似乎沒有流露出過多的喜悅,反而一頭扎進書堆繼續學習,正是青春年少,自然也有一顆行樂的玩心,可晏殊沒有殷實的家底,剛剛上班也沒多少積蓄,便也就斷了念頭,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

正因為此,小晏殊在皇帝面前掙了一波表現分,這為他之後的仕途路埋下了堅定的基石。

交友持重,遍佈關係網

晏殊在深造的三年裡,學習勤奮,交友持重,深得器重,不久便被委任為太常寺奉禮郎,跨過基層直升幾級。

憑著積累下來的工作經驗和人脈圈,漸漸的有了一定的影響力,隨之,生活也慢慢富足起來。

他喜歡宴請賓客,“未嘗一日不宴飲,每有嘉客必留,留亦必以歌樂相佐”。

他豁達大度,待人以誠,因此朋友圈裡多是一些有志之士,以至於後來,升職之後,手下皆是可用的賢才,歐陽修在《晏公神道碑銘》中說:

公為人剛簡,遇人必以誠,雖處富貴如寒士,樽酒相對,歡如也。得一善,稱之如己出,當世知名之士如范仲淹、孔道輔等,皆出其門,及為相,益務進賢材。當公居相府時,范仲淹、韓琦、富弼皆進用,至於臺閣,多一時之賢。

填詞作賦,成文壇先鋒

晏殊生活富足,又喜歡飲酒作樂,但是在他的作品中,卻極少描繪這種觥籌交錯、歌臺舞榭的華麗場面。當時詞人李慶孫填了闕《富貴曲》,裡面盡是諸如“軸裝曲譜金書字,樹記花名玉篆牌”之類的描述。晏殊對於晒朋友圈,有著自己獨特的風格,不說言語,惟說氣象: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浣溪沙》

一邊填詞一邊喝酒,去年是這樣的天氣,這樣的亭臺,今年還是。燕來花落,在自家花園裡散散步,又是何等的愜意。

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後清明。

池上碧苔三四點,葉底黃鸝一兩聲。

日長飛絮輕。

巧笑東鄰女伴,採桑徑裡逢迎。

疑怪昨宵春夢好,元是今朝鬥草贏。

笑從雙臉生。

——《破陣子》

在晏殊的作品裡,還經常有朱簾、爐香、亭臺、庭院等意象。晏殊自己吟詠富貴,從不誇耀金玉錦繡,而只是說氣象。比如“樓臺側畔楊花過,簾幙中間燕子飛”,還有“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養尊處優,閒適自得,可見一斑,這也是為什麼晏殊會被後世稱為“富貴閒人”。

不過,讀晏殊的作品,很多人都會讀出一種惆悵,時而傷時,時而念舊,時而相思,順遂如斯,卻也偶發悵然之詞,難免有矯情之嫌。

如果再細細品讀他的人生經歷,或許就能夠理解他的心境。

晏殊還有一個小自己三歲的弟弟叫晏穎,當年兄弟二人同作為神童被舉薦,同被召試翰林院賜進士。但在晏殊二十歲那年,這個弟弟去世了。緊接著,結髮妻子李氏病逝。二十三歲時,父親去世,二十四歲,母親又去世....

仕途上雖然大體順暢,可中年為官期間,也曾三度被貶。二十四歲因指責自己上司不該升職被貶一年;四十二歲因仁宗獲悉“換太子”內幕,遭受牽連被貶;晚年因和歐陽修的恩怨被彈劾,他重提當年換太子舊事而惹怒仁宗,再度被貶……

年少得志,晚來厚寵,縱然是富貴閒人,卻也有旁人不知的小惆悵: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

酒筵歌席莫辭頻。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

不如憐取眼前人。

——《浣溪沙》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

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蝶戀花》

晏殊一生筆耕不掇,如今記錄在冊的作品數以萬計,產量高,成就同樣也高,後世普遍認為,是晏殊把令詞的藝術品位推向了一個新的水平,掀開了宋初令詞創作的新篇章,後人評價他是“倚聲家之初祖”“導宋詞之先路者”。他的詞集《珠玉詞》更是被評價為“風流蘊藉,一時莫及,而溫潤秀潔,亦無其比”。

育兒有方,父子美名揚

晏殊四十七歲時,迎來了七胎兒子,這兒子便是晏幾道,父子二人俱是詞壇大家,亦可比肩“三曹”“三蘇”了。

晏幾道自幼聰穎過人,也是個神童級人物,7歲就能寫文章,14歲就參加科舉考試,也拿了個進士的名頭回來。

望子成龍是天下父母共同夙願,而育子有方可以說是為人父母最大的成就了。

晏幾道,最為人稱道的作品,便是那首《臨江仙》:

夢後樓臺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這首詞中最妙的就是“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卻似乎是借用之句,原出自於五代詩人翁巨集的《春殘》,可如今談到這千古名句,竟讓人不念來處,這便是高手。

晏幾道的其它名句,諸如:

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

天涯豈是無歸意, 真奈歸期未可期。

漸寫到別來,此情深處,紅箋為無色。

父子二人在大宋文壇風生水起,美名遍揚天下。

太平宰相,政績也斐然

​晏殊處於太平時代,無開疆拓土之功,也無撥亂反正之勞,雖流連舞榭,但他為官期間,還是留下了不少耀眼事蹟。

仁宗朝,西夏元昊叛亂時,時任宰相兼樞密使的晏殊,建議仁宗罷監軍,不要以陣圖授諸將,使得諸將對敵時能審時度勢、隨機應變,後加強軍備,分析軍情,使得宋軍屢退來犯之敵。

他重視文化教育,大力扶持書院,開興辦教育之先河。

他還建議整頓財賦制度,這些建議均被仁宗採納。

此外,為史學家稱道的“慶曆新政”,也是發生在晏殊當政時期。

可見前文提到歐陽修說晏殊“明哲保身”則略有偏頗,晏殊能執掌宰輔之位十餘年,頗受真宗、仁宗二帝的信任,這遠不是“保身”可以做到的。

而總體來看,晏殊一生喜多憂少,“富貴閒人”、“太平宰相”、“宋詞先鋒”每一個標籤都恰如其分。

他為人子,少年成名,品學兼優,光耀門楣。

他為人臣,忠心不二,實幹務實,政績突出。

他為人父,身正學高,才行並舉,育子有方。

如果說人生贏家是一種人生境界,那晏殊就是自己一步一步抵達的,每一步都自然而然。

王國維曾說: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

對於晏殊來說:

第一境界是“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人生茫茫,不為暫時的煙霧所迷惑,這一境界,是“立”。

第二境界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失去是常態,卻總有一些東西得以永恆,這一境界,是“守”。

第三境界是“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經歷世事無常,最終豁然,追憶來昔,能把握的卻只有當下,這一境界,是“得”。

人生三境界,晏殊看的通透。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