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此人是一名服役的貪汙犯,卻為何敢對工作人員吆五喝六、耀武揚威

說起明朝永樂時期的酷吏政治,人們可能會馬上想到朱棣時代的第一號大壞蛋陳瑛。陳瑛是滁(今安徽滁州)人,洪武年間進入太學,不久被擢升為御史,後出任山東按察使。建文元年(1399年),陳瑛因貪汙受賄被打入廣西大獄服刑。

正當陳瑛在廣西痛苦孤獨地勞改時,北方傳來了令他欣喜若狂的訊息:燕王朱棣攻佔南京並登基當皇帝了。喜訊傳來後沒幾天,又有新朝廷的諭旨到了:即刻解除陳瑛的囚犯身份,任命他為大明帝國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一個大貪汙犯頃刻之間搖身一變,居然成了全國最高檢察院的副檢察長,並主持最高檢察院的全面工作,這著實讓在場的廣西勞改所的工作人員大跌眼鏡。陳瑛看看一個個苦瓜臉的勞改犯同事們,頓時找不到北了,他撇著嘴,昂著頭,不時地吆喝著周邊的人,耀武揚威地乘上官車,直奔南京城。

新皇帝朱棣的這番用意到底是什麼?陳瑛反覆思慮著:新皇帝你暗藏造反之心那麼久,別人不知,難道我陳瑛還不清楚嗎?要不是那該死的建文君臣的話,我會跑到鳥不拉屎的廣西受罪?你會玩命於兵刃之間嗎?說到底都是那書生君臣害了我們兩個。

陳瑛與朱棣對建文君臣的痛恨,使得這對“難兄難弟”惺惺相惜,又開始沆瀣一氣。來到南京沒多久,陳瑛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將建文君臣及其家眷、親友統統打入十八層地獄,只有這樣才能解除自己的心頭之恨;更有,朱棣是篡位上臺的,人心不向他,而且時不時地會傳來建文帝流亡到了某地的訊息。若不將建文君臣及其親友滅絕的話,朱棣是不會安心的。”

正因為有著朱棣肚子裡的蛔蟲一般的心思,所以陳瑛到南京一上任,就摩拳擦掌地要好好大幹一場。首先他向朱棣獻媚道:“陛下順應天道人心,萬民誠服,可是那些頑固不化的‘建文奸黨’分子實在可惡,他們居心叵測,違背天命,效死於建文皇帝,實與黃子澄、齊泰及方孝孺等‘首惡’無異。雖說這些主犯都已死,但他們的好多親友還在,懇請陛下下令將這些‘奸惡’的親友全部抓起來給殺了,除惡務盡!”沒想到朱棣卻這樣回答他:“朕誅滅奸惡不過是針對齊泰、黃子澄等人,你現在所說的這些建文罪臣中有幾個不在朕欽定的29個奸惡分子的範圍,算了,不要再增加殺戮人員的名單了。”

陳瑛第一次想表現表現自己,沒想到卻拍馬屁拍在了馬蹄子上,與“一代偉君”想得不一致。但陳瑛還是聽懂了朱棣的弦外之音,朱棣的指示就是說,要重點追查“首惡”及其家眷和周邊親朋好友。想到這裡,陳瑛又有了主意。

此後,他便採用各種誣陷牽連的方法,將殺人的範圍擴大到“九族”之外的學生一族。永樂元年(1403年),陳瑛被提升為都察院左都御史,相當於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但是,朱棣等到統治基本穩定了以後,就逐漸疏遠了陳瑛。永樂九年春,陳瑛因罪被殺,大快人心。

陳瑛由一個貪汙犯,轉眼間官高位顯,成為明朝頭號酷吏,最後被主子拋棄入獄,不得好死,真應了那句老話“善惡到頭終有報”。

有趣,有料,有深度

作者|杜文子

來源|《百家講壇》雜誌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