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文徵明:先胖不算胖,後胖壓倒炕

上一期我們提到了吳門畫派的開創人物——沈周,如果說沈周是吳門畫派的開創者,那麼文徵明則接過沈的衣缽,把吳門畫派發揚光大。

文徵明祖上是武夫出身,到了文徵明爺爺輩開始謀求文官道路。文徵明父親及叔叔都高中進士,選擇了古代讀書人理想的“學而優則仕”正統路線。

因為父親職務的調動,文徵明舉家跟隨父親職務調動而不斷搬家。文徵明小時候並不是天才少年,他7歲時連話都說不利索,到了11歲能夠流利地說話後,文徵明開始接受傳統的私塾教育。

18歲的時候,文徵明跟父親從任職的安徽返回蘇州並考中秀才,自此,文徵明開啟了他那漫長而曲折的科考之路。在蘇州期間,文徵明結識了另一位才子:唐伯虎,倆兩位有志青年約定一起攜手好好讀書考試,將來大展巨集圖。

《綠茵草堂圖》明代 文徵明 立軸紙本設色縱80.5釐米,橫29釐米現藏於臺北故宮博物

接下來的歲考裡,文徵明因為書法太差被列為“三等”,這讓文徵明感覺羞愧開始精研書法,稍後,文徵明偶然結實了蘇州的畫壇大佬沈周,當文徵明看到《長江萬里圖》時,被沈周的畫技徹底征服,他央求跟隨沈周開始學習繪畫。

一開始沈周並不情願把這位小朋友帶上畫畫這條“彎路”,他勸文徵明要專心讀書備考。要知道此時的文徵明不過是20出頭、未來有大好前程的有為青年,而沈周已經是年過六旬、看透世態的老翁了。但是沈周最終沒有拗過文徵明,答應把畢生所學傾囊相授。

與此同時,躊躇滿志的文徵明還積極拓展自己的朋友圈。他隨父調往南京,在南京拜太僕寺少卿李應禎為書法老師,隨後拜吳寬為詩歌文章老師。吳寬諸位應該不陌生,就是我們上文提到的官至吏部尚書的沈周的老鄉。同時他還是沈周“頭號粉絲”兼“經紀人”。沈周能有日後的名聲離不開吳寬在京城高官圈內的大力引薦。

《真賞齋圖》 明代 文徵明 紙本設色縱36釐米,橫107.8釐米上海博物館

三位老師都是日後鼎鼎有名的業內大咖,文徵明這師資力量可謂是得天獨厚。但是文徵明偏偏是那種訓練型考生,而非比賽型考生,猶如那些平日裡考得好好地,一遇關鍵考試就拉稀的同學一樣,發揮失常。

人比人氣死人,唐伯虎則是越到大賽越興奮的選手,輕鬆拿到了應天府(今南京)第一名的好成績。雖然考試成績不怎麼樣,但是文徵明憑藉自己的才學還是被業內認可,與唐伯虎、祝允明、徐禎卿並稱“吳中四大才子”。

不久之後,文徵明的父親死在溫州知府任上,溫州官吏為文家湊齊不菲的治喪費。文徵明卻分文不取,悉數歸還,巡撫本想勸文徵明留下,便指著文徵明說“有比你穿的還寒磣的嗎?”文徵明嘴硬地回答“只不過是下雨淋溼罷了”,巡撫只得作罷。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年輕的文徵明越挫越勇、屢敗屢戰,一心想在科舉考試中證明自己。期間文徵明為了解決生存問題,接了不少活,比如給人寫訴狀、寫墓誌銘,賣畫為生,甚至有時不得不借宿學生家裡,日子過得並不富裕。

《山莊客至圖》明代 文徵明 立軸 紙本設色87.5cmx27.3cm遼寧省博物館

可惜天不遂人意,文徵明從一個少年郎開始備考,一直到53歲也沒有考中,十次考試全部掛掉。文徵明在這期間也逐漸意識到自己或許一輩子沒有考中功名的機會。作為一個書香門第的官二代,他退而求其次,醉心於書法繪畫。

期間文徵明在詩歌、書法、繪畫方面都有大幅長進,唯獨考不中,這不得不說這是上天跟這位才子開的一個巨大玩笑。不過文徵明的朋友圈也足夠硬,你想他的詩文老師都官居吏部尚書了。考試既然不行,還可以有其他辦法補救。

文徵明54歲時,他被蘇州巡撫推薦赴京參加吏部的考試。如果說科舉考試是普通高校全國統一招生考試的話,那麼這個吏部考試更像是如今某些大學搞得“自主命題招生考試”。文徵明順利地通過了吏部考試,雖然沒有高考來的那麼滿足,好歹也是國家承認學歷。

《拙政園圖》其一 明代文徵明規格不詳此圖藏於美國大都會博物館

我不知道此刻的文徵明是何感受,是千衝萬趕終上末班車的欣喜,還是雖不能圓滿也要委曲求全的惆悵。文徵明跟他的繪畫老師沈周一樣,是一個命裡沒有官運的人。剛剛到京履職的文徵明趕上了新帝朱厚熜繼位。朱厚熜不是老皇帝的兒子,在如何稱呼老皇帝與生父名號時,內閣大臣因派系產生了分歧。

一場黨同伐異的政治鬥爭藉此事展開了,與文徵明私交甚好的吏部尚書、禮部尚書、禮部左侍郎受到不同程度的排擠打壓甚至流放,文徵明近距離體會了政治的殘酷與黑暗。與此同時,走後門“自主招生”的身份讓人不斷戳脊梁骨,古代讀書人是要斯文的,文徵明感覺沒有必要繼續呆下去了。

文徵明請辭,但是第一次沒有批准;隔了一年,雖然有內閣大臣極力拉攏文徵明,但是文徵明依然請辭,這次終於獲准南下回家。當籠中鳥歡快地飛回南郡時,可惜途中寒冬大雪,河道冰封,簡直是《人在囧途》,直到次年解凍後,文徵明才順利回家。

《鬆壑飛泉圖》明代 文徵明規格不詳臺北故宮博物院

作為讀書人,如果以前還有什麼人生遺憾的話,經歷這三年的在京為官後,文徵明可以放下所有的心結。此後三十年文徵明在家焚著香、煮著茶,呼喚老友來談古論今,切磋詩歌畫藝,偶爾還能去蘇州周邊搞一個短途自助遊,這完全是現代人眼中的“詩和遠方”的生活。

文徵明詩、文、書、畫無不精通,尤其是書法跟山水畫更是一絕。沈周有“細沈”與“粗沈”之分,文徵明也有“細文”與“粗文”之分,不過沈周以“粗”為最,文徵明是以“細”為最。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綠蔭長話圖》是文徵明細筆的代表作,他的細筆作品取法趙孟頫、王蒙卻更加工整嚴謹。

《綠蔭長話圖》 明代 文徵明 紙本水墨縱131.8釐米,橫32釐米北京故宮博物院

文徵明跟沈周一樣,沒有太多遊歷名山大川的機會,所以他的山水畫更多是在古代大師基礎上的變種,但是蘇州當時商品經濟發達,園林小景成為拿手好戲,文徵明畫過《拙政園圖》。

明末對文人畫的要求是文秀與沉靜,沉浸在城市生活與商品經濟的薰陶下,文徵明的園林小景多透出一股江南特有的清雅。但是這種畫稍有不慎便滑落“筆力不逮”與“軟媚無力”的審美高危區,不少模仿文徵明不到位的不幸踩雷。

不過身處蘇州,加上文徵明名氣太多,索畫者眾多,而且文徵明是一個以賣畫為生的文人,流傳後世的作品水平參差不齊,並非所有作品都是精品,好多畫有應酬的跡象。文徵明比他的老師沈周更加高壽,活到90歲,執筆而終。

《東園圖》明代 文徵明 絹本設色縱30.2cm,橫126.4cm北京故宮博物院

文徵明的子孫及弟子遍佈吳中,吳門大興,吳派至此真正形成。沈周在世時,浙派如日中天,沈周也不得不臨摹戴進的作品,等待文徵明接過吳門大旗後,吳門影響力日漸壯大,一直延續到清初,吳門畫派是毫無爭議的畫壇主流與正統。

下一期我們要講文徵明的好友:風流才子唐伯虎。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