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全唐詩抄15:楊師道《還山宅》,唐初最出色的一首山水詩

出自全唐詩卷34第15

【背景大略】

山水田園詩派勃興於盛唐,但絕不是至盛唐方才誕生山水詩。這首描寫暮春山景的《還山宅》就是唐初極為出色的一首。作者楊師道(?-647年),弘農華陰人,隋朝王室、大唐駙馬,貞觀年間官至宰相,性好風雅,擅長詩文,是唐太宗時期知名的宮廷詩人。

【不求甚解】

還山宅

題意為回到山中的居所。于山間野郊購置別墅修建閒居,是唐代達官貴人的雅好。楊師道也不例外,很可能借著一次難得的休假,詩人脫身公務暫離官場,得以迴歸闊別已久的山中居所。

暮春還舊嶺,徙倚玩年華暮春時節回到舊日的山嶺,流連其間賞玩美好時光。

起筆破題,交代了迴歸山嶺的時間。暮春,正所謂陽春三月,春天之尾聲。

徙倚,意即徘徊、流連;年華,美好的時光,“玩年華”即賞玩美景。第二句總起下文,奠定全詩輕鬆恬適的基調。

芳草無行徑,空山正落花無,通“沒”。芳草埋沒了供人行走的小路,空無一人的山中正落花飄零。

芳草、落花,又扣應首句的“暮春”,既然是春天的末尾,植被長勢旺盛,鮮花已逝而落花正當時。“空山正落花”是以動寫靜,以落花反襯山之空寂。山中顯得人跡罕至、空無一人,實則也暗示詩人自身,已是久未涉足山嶺,終難得踏上曾經的歸路。

垂藤掃幽石,臥柳礙浮槎垂下的藤條拂掃幽寂的岩石,橫臥生長的柳樹阻礙了前行的小舟。

很可能正因為行徑被芳草埋沒,詩人換乘小舟改走水路,垂藤、幽石皆為岸邊所見,行進間,沒想到野蠻生長的柳樹橫臥水濱,一度對小舟的通行造成障礙。行徑被芳草埋沒、木筏被臥柳阻擋,構成了旅程中有意思的小波折。這些意外再一次暗示詩人是久別之後的迴歸,詩題中的“還”字得到照應。

鳥散茅簷靜,雲披澗戶斜鳥兒散去,茅簷霎時間安靜下來;雲朵斜斜地披蓋在山澗中的屋戶之上。

寫到這裡,詩人的腳步已趨近歸程目的地。茅簷、澗戶,均指詩人舊宅,人去已久,不意竟成了鳥兒的樂園。現在,主人歸來,鳥群受到驚擾一鬨而散,留下雲彩披繞的山澗小屋。“還”這一主題終得兌現。

依然此泉路,猶是昔煙霞煙霞暗示時間已是傍晚,歸家之旅劃上了圓滿的句號。望著眼前的煙霞,詩人彷彿仍在回味這一路泉水相伴的歸程。依然是熟悉的泉路,依然是熟悉的煙霞,迴歸山宅,有一種“復得返自然”的親切。全詩以景語作結,劇終而意猶未盡,顯得特別有餘味。

全詩五聯十二句,為初唐盛行的排律。若盲目對偶、技法不當,通篇易肢解成零散的靜態鏡頭,不成一體。然詩人筆力嚴密,緊緊圍繞“還”這一主題,處處照應,上下聯之間筋肉相連,寫景含情,可謂一環扣一環,一象生一象。我們甚至能夠從中讀出詩人移步換景的行進路線,身臨其境地體驗暮春山景,同享迴歸山宅的欣悅。

明代著名的詩論《唐詩歸》將此詩與王孟並提。此詩對偶之工麗,意象之密集,確似王維特色;通篇揮灑寫意,實則環環暗釦,又是孟浩然筆法。《唐詩歸》評價此詩“聲諧、氣暢、法嚴,全是盛唐矣”。

【碎碎念】

《還山宅》奉為唐初最出色的山水詩,並不過分,不過需將“唐初”限定在武德、貞觀年間,即大唐的第一個三十年。畢竟往後恐有初唐四傑、陳子昂、沈宋等名家叫板不服。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