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欲稱英主卻又休7——南坡之變,一個時代的終結!

元朝奸相鐵木迭兒的乾兒子鐵失欲要弒君另立,也許有人會說,拜住既然有了剷除鐵失的想法,為何動手那麼遲緩?這不能怪拜住,他對付鐵失的走得是正常程式,揭露鐵木迭兒的惡行,最後揪出鐵失,讓英宗施以懲罰。畢竟鐵失是英宗的大舅哥,是信任不疑的心腹,扳倒他不能一蹴而就。但只要佈置得法,一步步來,鐵失難逃一死。拜住不是神仙,他不可能預料到鐵失敢於鋌而走險,弒君謀逆。

八月二十七日,英宗的車駕離開上都,向大都前進。當晚,皇帝一行駐蹕南坡驛。夜深人靜之時,鐵失開始了行動。他先祕密命阿速衛兵守住行幄,然後率領奸黨手持利刃衝進拜住的帳房。拜住正要就寢,忽然聽到外面有喧嚷聲,手秉燭臺站起來欲要檢視,只見鐵失的弟弟索諾木手裡拿著明晃晃的刺刀已經衝了進來,拜住厲色喝道:“你等意欲何為?”言未已,索諾木已搶上一步,手起刀落,將拜住端燭臺的右臂,剁落地上,拜住大叫一聲,隨僕於地。逆黨趁勢亂砍,眼見得不能活了。

拜住已死,鐵失復帶著逆黨闖入帝寢。英宗時已就臥,聞聲方起,正在披衣下床,逆黨已經劈門而入。英宗忙叫宿衛護駕,誰知衛士統不知去向,那罪大惡極的鐵失,居然走至榻前,親自動手,把刀一揮,將英宗殺死。

這個血腥之夜,便是著名的“南坡之變”。年僅二十歲的英宗和年僅二十五歲的拜住,在毫無防範的情況下被逆臣所殺。《元史》記述極為簡略,僅是“以鐵失所領阿速衛兵為外應,鐵失、赤斤鐵木兒殺丞相拜住,遂弒帝於行幄”這麼簡單的一句。

以上的描述,則是借用蔡東藩《元史通俗演義》的橋段。雖說不上身臨其境,但鐵失一黨的凶殘,英宗、拜住的無助,也已力透紙背。英宗和拜住這對君臣,就這樣慘烈地結束了人生,也結束了剛開始一年的“至治新政”。

史書稱英宗“果於刑戮”,才會導致“奸黨畏誅,遂構大變雲”。其實,英宗之死,癥結在於用人不當。他所卓拔啟用的臣子,如拜住、張珪以及吳元珪、王約、韓從益、趙居信、吳澄、王結、虞集、馬祖常等人,均是用其能,用其德,而對鐵失,則是用其親,僅僅是因為其人為皇后的哥哥,便授以高位,掌握兵權。非常之變生於肘腋,可說是必然。

在英宗遇害前二十八年,元王朝最忠實的屬國伊兒汗國也有一位致力於改革的汗王登上寶座,這便是伊兒汗國第七任可汗合贊汗。他所推行的的伊斯蘭化大改革,將衰亂的伊兒汗國帶向了繁榮富強。而在推行改革之初,合贊汗用了兩年時間大肆殺戮反對改革和妨礙君主權力的宗王,大臣,甚至在“一月間凡殺宗王五人,叛將三十八人。” 手段要比英宗狠辣,樹立的敵人也不比英宗少,但因為用人得當,身邊掌握軍權的將軍們都是忠心耿耿、贊同改革之人,使得改革順利推行,他所統治的伊兒汗國也成為了“蒙古統治的最優秀的典範” 。一枚鐵釘尚且能毀掉一個王朝,何況是心懷二志,手握重兵的人呢?

英宗和拜住及其新政的夭亡,儒臣們無不有極大的痛惜,曾無奈而悲憤的慨嘆:“嗚呼,以先帝之剛明英斷,丞相之公平秉直,使天假以年……則其規舉施設將大有可觀者。自古忠臣義士,欲除奸邪,率為小人所構,寧非天耶?!寧非天耶?!”

然而筆者在即將結束英宗這一章時,雖然也惋惜少年天子的壯志未酬,青年宰相的齎志以歿,但也隱隱的為他們感到一絲慶幸。所謂壽則多辱,活得長,做錯事的機會多,後世的評價便會每況愈下。魏惠王本是戰國初期的霸主,但因為活得長,昏招跌出。最後到晚年喪城失地,無限淒涼,前半生的輝煌也沒人提了。唐玄宗一手開創開元盛世,但因為活得長,怠於政事,寵信奸佞,釀成安史之亂,前半生的功業反而不如與楊貴妃的風流韻事被人稱道。

難道元英宗若活得長,也會幹出什麼大錯事麼?應該會,甚至可說是一定。在他生命結束前五個月,他親手結束了另一個皇帝的生命——宋恭帝趙顯。趙顯投降後,被北遷大都。世祖忽必烈封他為“瀛國公”,安置於大都居住。但在至元十九年(1282年),大都發生了中山人薛保住聚眾數千人起事欲救出文天祥的事件。為了避免小皇帝被人利用,世祖忽必烈於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十月將趙顯送到吐蕃薩迦寺學習佛法。

趙顯繼承了趙宋皇族善於學習的基因,在高原苦寒之地竟然很快掌握了藏語、藏文,並對佛法有了精深的研究,翻譯了《四明入證論》、《百法明門論》等經典,還成為薩迦寺的“本波講師”,也就是主持講經的老師。藏人對這位皇族高僧很尊重,稱之為“蠻子合尊”。合尊是對於出家為僧的皇室子孫的尊稱。

到至治三年時,趙顯已經五十二歲了,他原本可以在雪域高原得享天年。可就在這年四月,英宗下詔將他處死。趙顯被殺的原因,一般都是因為“文字獄”,他曾經寫過一首詩:“寄語林和靖,梅花幾度開?黃金臺下客,應是不歸來!”這首詩表達了他還念故國家鄉的情懷,被英宗看到,認為有不臣之心,於是痛下殺手。

宋朝初年,南唐後主李煜寫了一首《虞美人》,其中的“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被看做不臣之語,於是被宋太宗賜死。宋朝末代皇帝也死於一首詩,可謂因緣巧合。但是,“黃金臺”是大都八景之一,陶宗儀的《南村輟耕錄》也說“此宋幼主在京師所作也” 。此時趙顯已經離開大都數十年,一篇舊作會讓英宗起殺心嗎?

還有種說法,是有占卜師向英宗提出西方有僧人反叛,英宗派人調查,發現在吐蕃有很多人跟隨了蠻子合尊趙顯,於是將他處死 。在至治三年三月,確實有西番參卜郎(今四川理塘北)諸族叛亂,英宗敕鎮西武靖王搠思班等發兵討伐,正好可以印證這一說法。不過,流傳最為廣泛的,還是英宗進行了元朝第一起,也是唯一的一起文字獄,並用趙顯祭了刀。

文字獄對於文化以及世道人心的損害無需筆者多言。英宗如果能夠活下去,並最終完成改革,雖然會讓元朝穩定富強,但會不會如清朝的皇帝一樣,大興文字獄,殘害文人,摧毀文化?從他殺趙顯一事來看,答案並不樂觀。

思大有為的英宗,如果成為喜歡尋章摘句,羅織罪名的皇帝,即使他能夠開創如“康乾盛世”那樣的時代,筆者也難以感到欣喜。因為那樣的話,也許包羅永珍,胸懷寬廣的元朝將不復存在,張養浩、馬致遠、薩都剌、貫雲石、王實甫等等璀璨的名字,也許僅僅是罹難於文字之禍的犧牲者。

史冊之中的英宗是一位中道崩殂的英主,但縱觀他三年的帝王生涯,優點和缺點一樣醒目,天若假年,他會開創一個什麼樣的時代,委實難以定論。如要筆者對他有所評價,也只能抱歉的說一句:“欲稱英主卻又休”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