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副處級以上幹部禁打麻將,你怎麼看?

法製網

近日,江西寧都縣委日前下發《關於重申嚴禁縣副處級以上領導幹部打麻將的通知》:為狠剎麻將賭博風,縣委決定先從縣四套班子領導抓起,嚴禁在職縣副處級以上領導幹部在任何時間(不管是工作上班時間還是休息放假時間)、任何場合(不管是在娛樂休閑場所還是在自己家裡)以任何形式(不管是娛樂還是賭博)參與打麻將,一經發現查實,先免職後處理。對此,網友議論紛紛,有的認為是矯枉過正、管的過寬,有的認為江西省委處理的好,及時、有力度。應不應該禁止,你怎麼看?

正方:【只要效果好,就該鼓勵】

@魔術牙醫徐勇剛:舉雙手讚同這樣的規定。亂世用重典,糾風需鐵拳,隔靴搔癢的小整小治沒任何功效。不良風氣還有很多,宴請風、婚喪風、學術造假風……

@周暉四方緣:不光是江西,到處都是一個鳥樣,沒有嚴厲措施是很難改變的了的

@有態度網友:賭博本身就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做到從嚴要求自己,才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

@網易中國手機網友:禁完酒、煙、飯局……麻將,禁不了現金和轉賬照樣貪

@獨立紀委:點讚寧都作風整治。改作風、提效率、塑形象、促發展成為新形勢下的幹部作風新常態,“等不起、慢不得、坐不住”的是幹部作風新時尚。全體幹部向縣委學習,要進一步發揚好、堅持好。

@進擊的BIGMOUTH:支援,要花大力氣治理賭博,就怕有些人借麻將之名變相斂財。

@liuyiqun617:領導幹部帶頭抵製世俗不正之風,遏製賭博成風現象,把決心和態度擺在明面上,支援!

【“禁麻”應成領導幹部行為紅線】

南方網評論:領導幹部工作之餘能否打麻將?立足於黨紀與國法的視角,這個問題其實並不難以解答。眾所周知,對於領導幹部而言,由於身份具有特殊性,其不同於普通人。對於普通人來說,只要其行為不違反法律規定,就可以“法無禁止即可為”。然而,領導幹部在遵守法律的同時,還應該遵守黨的紀律和規矩,不能觸碰行為的紅線。表面上來看,領導幹部閑暇時間打麻將並無不妥,但由於麻將具有“引誘性”,很可能會讓領導幹部沉湎其中,甚至滑入違法犯罪的深淵。總體上說,江西寧都縣的這一禁令看上去有點嚴厲,其實是應該的、必要的。通過嚴厲的監管,必然會倒逼領導幹部自律和警醒,這不僅是一種嚴厲的監管手段,更是對領導幹部的一種保護

反方:【矯枉過正,搞形式主義】

@梵蒂岡:上綱上線,形式主義

@佰斯納特:這個有點過分了 為人民服務那麼辛苦偶爾打麻將娛樂一下怎麼了

@安和靜:大搞形式主義,變本加厲,侵犯人權!!!

@蟲蟲:嗬嗬,現在都是網上約打麻將!

@網易廣東省廣州市手機網友:只要不是工作時間不賭博,為什麼不能打?

@liyinwr:左的沒邊了,應該出臺政策不準使用手機,因為手機不僅可以打電話,還能打麻將打撲克甚至遠端博彩,當然搞點封建迷信瀏覽色情資訊更不在話下.

@warboot:各地方現在出臺的各種規定都有違憲法和法律,起碼的人權都不尊重!下班後的安排由自己決定。而在家幹什麼更是完全是個人隱私!只要不違法你管得著嗎?管的太寬了吧!

【”打麻將免職“明顯不夠實事求是】

紅網評論:“縣副處級以上領導幹部,只要參與打麻將,就免職處理。”這條規定的目的,在於強化領導幹部的帶頭作用和促進整風舉措的剛性落實。與此同時,需要思考的是,規定也構成了一個“下限”,打麻將就得免職,那比打麻將更嚴重的問題,是不是都該免職呢?與打麻將類似的打撲克又該怎麼處理?一直以來,各級機關反複強調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如果有一點違反,免職是不是也逃不了?我們知道,對黨員幹部的處罰,除了免職,還有降職、處分等,那這些處罰還能適用在什麼地方?對反複強調又不肯落實的頑固分子,自當從嚴處罰,但對思想還能改造、表現良好的個人該怎麼處理?若不免職,則破壞規定的嚴肅性,若是免職又是不是太嚴厲了?一系列的經驗告訴我們,監督執紀問責,還是需要堅持“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方針,“一刀切”終究需慎用。“打麻將即免職”若操作不當,則易留下後患。

【麻將禁令裡暗藏權利濫用苗頭】

紅網評論:這則通知還暗含了兩個更加荒唐問題,其一是將部分公職人員都當賊來防,這種防範是建立在公職人員打麻將都有可能涉賭的假設之上的;其二是既然是公職人員尤其是一定級別以上的公職人員,你的一切行為甚至是在家裡關起門來的行為,都必須處於上級的控製之下。問題是,任何公職人員都是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都有在工作之餘放鬆休閑的權利,如果他們關起門來的休閑放鬆沒有觸犯任何法律、法規和紀律,憑什麼也要被禁止?實際上,這種充滿了“任何時間”“任何場合”“任何形式”等絕對性語言的檔案,尤其是其所針對的還是某個單一的事項,往往是長官意誌的表現。這裡邊恰恰暗藏著“一言堂”和權力被濫用的風險。

【全面禁絕官員“打麻將”太簡單粗暴】

光明網評論:公眾反感的是那種不分時間、不分場合,影響工作,甚至涉嫌利益輸送的官場麻將。至於說,有人願意在業餘時間與家人玩幾把,那也是人情之常,並非完全不能理解。寧都縣一紙禁令就將官員的私生活全部覆蓋,管起來並一下子管死,並不明智。公權力的這一強製性,已經逾越了個體權利的邊界,侵犯了公民日常生活的自由,於法無據,於情不合。

(編輯 李小鳳)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