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忽悠式”重組被問詢,英雄互娛借殼赫美集團為何泡湯?_電競

  搖擺的赫美,半年兩次終止收購

本次借殼計劃的擱淺早在一個月前便有端倪。3月11日,赫美集團收到深圳證券交易所下發的問詢函,要求其在3月15日前將重組的有關說明材料報送深交所並對外披露。

4月2日重組終止公告發布後,深交所再次發出問詢函,要求赫美集團自查是是否涉嫌“忽悠式”重組等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這也是赫美集團半年來第二次終止收購。2018年8月,赫美集團曾釋出公告稱,將收購易到用車運營主體北京東方車雲資訊科技有限公司53.82%的股份。不過,同年11月,又釋出公告終止了該收購。

圖片自網路

相關資料顯示,赫美集團前身是深圳浩寧達儀表股份有限公司,於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

2014年,赫美集團以5.1億元的價格對鑽石銷售商每克拉美進行併購重組,隨後開始對原有主營業務“動刀”,相繼出售了南京甯浩達儀表、北京浩寧達、深圳先施科技等3家儀器儀表子公司。

2015年,赫美集團以2.55億元現金收購了擁有P2P平臺的深圳聯金所(後改名為“赫美智科”)、深圳聯合金融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後改名為“赫美微貸”)51%股權,進軍網際網路金融行業。

2017年,赫美集團又將高階奢侈品領域作為轉型目標。在1500萬元收購併以2.63億元增資上海歐藍後,又以4.8億元收購臻喬時裝、彩虹深圳、盈彩拓展等,獲得了以上國際品牌運營商的股權,並取得了包括如阿瑪尼在內的大批奢侈時裝品牌的運營權。

不過,一系列的併購轉型中,僅有對每克拉美的投資獲得了較高的回報。相關資料顯示,2014年至2016年,赫美集團的淨利潤共計3.12億元,其中來自每克拉美的超2億元、佔比超六成。

2017年12月,赫美集團將每克拉美100%股權以8億元的交易價格出售。在少了“每克拉美”這棵搖錢樹後,赫美集團在網際網路金融與高階零售業務上還不斷“踩雷”。

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赫美集團當年營收僅4.4億元,同比降幅17.09%。同時,赫美集團短期和長期借款累計達16.63億元,為同期營收的近4倍。

“想借助英雄互娛"中國移動電競第一股"的光環,把殼借出去,拉昇赫美集團股價,化解自身的"爆倉"風險,確實是其為數不多的翻盤機會。”一名證券行業從業者告訴南都記者。

自帶光環的英雄互娛

與赫美集團相比,自帶光環的英雄互娛從誕生之初在話題性或許上更勝一籌。

據官方網站顯示,2015年6月,英雄互娛成立並掛牌新三板,並確定“移動電競”為公司戰略。不到半年估值上百億元,其管理層更是“星光熠熠”,包括了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沈南鵬、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三大國內VC創始人外,還獲得了華誼兄弟的C輪19億元的融資和王思聰B輪8000萬元的融資。

在獲得大量資本垂青後,英雄互娛便快速擴張。其中,用16億元人民幣收購了5家遊戲研發公司。最大一單的為9.68億元併購暢遊雲端,後者為英雄互娛帶來了兩款拳頭產品——《全民槍戰》、《一起來跳舞》。此外,英雄互娛在遊戲發行與遊戲研發的主營業務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期間發行或代理了《巔峰戰艦》、《影之刃2》等遊戲產品。

此外,2016年6月,英雄互娛還與NiceTV、PLU合作,成立了電競賽事運營商量子體育VSPN,業務涉及電競商業化、藝人經紀、電競電視、電競場館等。目前,量子體育已經與國內70%的頂級電競運動賽事進行了深度合作,僅在2017年便運營頂級賽事高達50多項,比賽場次合計超過4000場。在外界看來,這也是英雄互娛旗下目前最成功和最有潛力的專案。

根據財務資料顯示,英雄互娛在2015年總營收約為1.07億元,而2016年和2017年分別實現營收9.36億和10.36億元,實現淨利潤5.32億元和9.15億元;2018年前三季度,英雄互娛實現了8.59億元的營收和4.25億元的淨利潤,同比增速分別為7.36%和8.77%。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2月,英雄互娛曾向延安英雄網際網路文娛基金轉讓了14.35%天津量子體育股份,轉讓對價5.27億元,而延安英雄網際網路文娛基金為英雄互娛的關聯公司,英雄互娛擁有其20%股份。對此,有財務人士指出,“這明顯是英雄互娛玩的資本遊戲,並非主營業務收入增長。”

風光但不成功

自英雄互娛誕生以來,在手遊領域一直是圍繞“移動電競”的概念來進行產品打造,提出了“遊戲研發運營——賽事承辦——遊戲直播”的移動電競生態圈,旗下“全民槍戰”、“一起來飛車”等系列遊戲都帶有鮮明的競技性。

英雄互娛創始人、CEO應書嶺曾對媒體表示,英雄互娛做移動電競比騰訊做得更早,而在圈內還流傳著他一句話:“我在知乎上舌戰群儒,一堆人和我講,移動電競完全沒有機會,後來出現了《王者榮耀》。”

然而,看似風光和領先的背後,英雄互娛存在明顯的瓶頸。

英雄互娛目前主打的產品之一是賽車類遊戲《一起來飛車》。根據研究機構易觀千帆Analysys釋出的報告顯示,在2018年使用者規模前十的手遊種類中,僅有MOBA(“多人線上戰術競技類遊戲”)和賽車這兩類為負增長。這從側面反映出,競技類手遊相比2017年正在降溫。

更重要的是,雖然英雄互娛不缺熱門遊戲,但缺乏真正的“殺手級產品”。Questmobile2019年1月移動遊戲統計資料顯示,《全民槍戰2》、《一起來飛車》均未進入日活躍使用者數量(DAU)排名前30名。

早在2015年,英雄互娛便開始推廣全球第一個移動電競職業聯賽HPL,並推廣到到越南、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然而,在王者榮耀職業聯賽(KPL)等更具人氣的聯賽圍攻下,HPL發展十分緩慢。資料顯示,HPL 2017年總決賽當天直播突破270萬人次,而KPL總決賽僅在虎牙直播的同時線上觀看人數便超700萬。

電競從業人士向南都記者表示:“在早期行業紅利消失與遊戲巨頭紛紛入局的情形下,如何克服自身遊戲產品不拔尖與調整預期路線,是其能否講好遊戲電競故事的關鍵。”

強強合作還是抱團取暖?

有業內人士表示,應書嶺曾擔任中手遊CMGE的COO,大批知名VC便是看上他豐富的發行經驗與資本運轉能力,而英雄互娛也一直在謀求A股上市。

有報道稱,早在2016年,英雄互娛嘗試以注入華誼兄弟股份的途徑登陸A股,不過最後未能成功。

隨後,英雄互娛嘗試獨立IPO。為此,2017年1月,英雄互娛將註冊地從北京遷址到延安市,試圖走貧困地區IPO的“綠色通道”,但此次註冊地變更並未使其順利登陸A股。

2018年2月,英雄互娛正式開始了第二次IPO之旅,並聘請國泰君安作為公司首發A股上市的財務顧問、輔導機構、保薦機構、主承銷商等,但因頻繁的併購以及業績的不穩定,此次IPO衝刺便不了了之。

2019年初,滿足門檻要求的英雄互娛,試圖借赫美集團的殼上市。有業內人士評論,這是兩家擅長資本運作、自身業務存在問題的企業之間的聯合自救。

然而,隨著4月2日與赫美集團終止重組後,英雄互娛衝擊A股主機板的計劃也再次擱淺。

目前,英雄互娛方面仍表示,會繼續尋找優質殼方尋求上市,而股民劉麗對此事並不關心,她還在糾結是否要把赫美集團的股票割肉清倉。

南都泛娛樂指數課題組出品

統籌:甄芹 石力

採寫:南都實習生 陳培均 南都記者 孔學劭

責任編輯: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