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從幼兒園老師到“格鬥女王”,她的開掛人生是怎樣“打”出來的?

本月初,UFC235期賽事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如期舉行,中國綜合格鬥(MMA,Mixed Martial Arts)草量級名將張偉麗對陣世界排名第七的美國選手特西亞-託雷斯,最終以3:0的成績戰勝對手。

這場比賽的勝利,也使得張偉麗成為首位登上MMA世界官方排名前十的中國選手,同時,也再次落實了她“中國最能打的女人”這個頭銜。

但當張偉麗出現在記者面前時,實在很難讓人將她與“能打”兩個字聯絡起來。她自報身高163釐米,體重58公斤,這對同齡女性來說差不多屬於“微胖”級別,但她穿著一身黑色運動裝,整個人看起來瘦瘦小小。

她說這是常年鍛鍊加控食的結果:“我的體脂比大概只有10%。”(普通女性體脂比為20%~25%,男性15%~18%)

這只是張偉麗平時的體重。若參加比賽,還需要在賽前根據參賽級別的要求降重。2月18日她離開北京前往美國備戰UFC,就在之後的12天時間裡,減了足足12斤。

要減重,又不能削減體力,這就需要高強度的運動和無糖無油無鹽的飲食。之前有一次張偉麗要在賽前減去1公斤,沒辦法,就頂著大太陽出去跑步,跑到幾乎暈厥。

按照教練蔡學軍的說法:要成為頂級運動員,在很多方面是一定超乎常人的,“在日常生活中,你幾乎不太可能看到一個人把自己逼到運動員那個份兒上。”

張偉麗一再一再地“逼”著自己。原因?最終逃不過兩個字:喜歡。

從散打運動員退役,做過很多工作,最終還是回到“打女”身份,29歲的張偉麗說:

“有些事情,像找個工作安定下來,過普通女生的生活,我今年可以做,明年可以做,十年之後再做我覺得也沒問題。但如果現在不打,以後我就再也沒機會打了,那我就跟我最喜歡的東西錯過了。所以我的想法非常簡單:我要先做如果現在不做以後一定會後悔的事情。

被“令狐沖”牽引的武打夢

對中國普通老百姓來說,MMA還是一個新鮮名詞,目前也只有北上廣等幾座一線城市擁有MMA俱樂部。

但放眼世界,MMA卻被認為是最酷炫的競技格鬥運動,因為比賽允許選手使用拳擊、巴西柔術、泰拳、摔跤、空手道、柔道、散打、截拳道等多種技術,因此MMA被譽為搏擊運動中的“十項全能”,尤其受到青少年的追捧。

而UFC(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則是世界最大、最有影響力的MMA賽事,其地位相當於NBA之於籃球。

張偉麗說,當自己戴著印有UFC字樣的帽子走在美國大街上時,會被一波一波的美國孩子豎起大拇指稱讚,要求合影,“一個UFC選手,在青少年當中受崇拜的程度可能比明星還要高,因為他們會覺得你是‘英雄’。”

但在國內,即便載譽歸來,張偉麗的名字,還只是小圈子裡流傳。

事實上,MMA的發展,離不開一位華人巨星的名字——李小龍

1960-1970年代美國流行李小龍熱,李小龍本人曾接受過包括摔跤、拳擊、跆拳道、空手道等各路高手的挑戰,他提出武術要博採眾長,不能只侷限於一門一派,才能提高實戰能力——這正是MMA的魅力和可觀賞性所在。

跟很多人一樣,張偉麗的武術啟蒙,最早是從武俠影視劇開始的。

張偉麗的少女時代,正值《小李飛刀》《笑傲江湖》等武俠劇熱播,張偉麗最愛的大俠是令狐沖。“他是那種高手中的高手,長得還帥,所以後來我的出場音樂就是‘滄海一聲笑’。”

慶幸的是,張偉麗從小的生活環境,也為她實現武俠夢提供了不少便利。

1990年,張偉麗出生在中國著名的武術之鄉——河北省邯鄲市。當時的邯鄲武校林立,街頭巷尾“會兩手”的能人不少,大家也都習以為常。

從6歲起,張偉麗跟當地的武術老師學了3年傳統武術。13歲時,在張偉麗的堅持下,父母終於同意把這個“比兩個男孩還難帶、還調皮”的小女兒送進當地武校,開始學習散打。第二年,張偉麗就拿了本省的散打冠軍,16歲進入省散打隊。

“一個女孩始終得像個女孩”……嗎?

正值上升期,跟很多運動員一樣,張偉麗很快也遭遇到了職業生涯最大的障礙:傷病。“主要是不科學的訓練導致。其實很多運動員身體條件都特別好,但因為不科學的訓練,就練廢了。膝蓋、腰、關節,都受傷。”

18歲,張偉麗第一次面臨人生的重要選擇:是帶傷繼續練下去,還是過回到普通女孩的生活?

家人希望她回來。“一個是因為受傷,另一個因為是女孩嘛。(家人總覺得)女孩你始終得像個女孩一樣,要上學、學點技術什麼的,做點跟平常人一樣的職業。但是學啥呢,我也不知道學啥。我哥還說要不你去學個美容美髮吧。”

之後的幾年,張偉麗做過的工作可以列出長長的一串:幼兒園老師、酒店前臺、收銀員、健身房前臺、銷售、教練,等等,但沒有一樣能做長。

最短的一次可能就是當幼兒園老師。“都是這是很適合女孩做的工作,我去做了一個月。小時候我還特別喜歡小孩,但(去上班)哄小孩,天啊太需要耐心了。”

回想起那幾年的摸索,張偉麗總結說,當時並不清楚自己到底能做什麼,但因為年輕,起碼可以做到先拋開那些自己不喜歡做的。

這種“排除法”,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幫助一個人認清方向。比如,在不停更換工作的過程中,張偉麗從來沒停止鍛鍊。“那時候說是不練了,但心裡好像一直沒放下過。也從來不跟任何人說,就下班以後就自己練,沒事就跑步,做力量。”

2010年,在做健身教練時,張偉麗被健身房的擂臺搏擊區所吸引。當時很多MMA運動員到這裡訓練,而他們基本上都是從武術、散打、拳擊、柔術等專案,轉向MMA的。

張偉麗心中“打”的熱情重新被激發出來。2012年開始,張偉麗開始練習柔術。之後有兩年時間,她的生活常態就是上午訓練,下午上班賺錢。“MMA沒有團隊或者院校,都是靠俱樂部的形式維持,很多教練都是從國外請來的。如果沒有收入的話,我就無法維持訓練。”

“我跟這個東西是不是就真的沒有緣分?”

在今年3月3日參加UFC賽事之前,張偉麗在MMA賽場上的成績,是18勝1負。這唯一一次失敗,就是她的MMA首秀。

2013年,還只是MMA愛好者的張偉麗,臨時頂替別人去打了一場比賽,卻因為比賽設定不規範,莫名其妙地輸了。“那時國內MMA比賽不多,也都不太正規。他們提前兩天才告訴我說要去打比賽,我說那行,去就去吧,反正有機會就打打試試。說是打56公斤,賽前我還使勁減體重。到了那裡,又變成打60公斤的……”

2014年初,張偉麗贏得MMA比賽的第一場勝利。這也讓她下定決心辭去工作,全心投入訓練。

“那時候根本沒想到一定能怎樣,就是喜歡,就是想打比賽,就覺得站在擂臺上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我覺得我還年輕,應該做年輕人才能做的事。其他工作,如果以後我打不動了,照樣可以去做。但以後我再要想去打,就打不動了,晚了。年輕時辛苦點、吃點苦、折騰一下沒問題,總比老了辛苦強吧。我不想讓自己以後後悔。”"人生無悔”並不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所以張偉麗,選擇奔著“不要以後才後悔”的方向而去。

辭去工作之後不久,張偉麗簽約了一項重要賽事。但就在備戰期間,她腰部嚴重受傷,不得不中止訓練。這一歇,就是9個月。

那是張偉麗人生中的“至暗時刻”。

“因為腰受傷,不像胳膊、腿(受傷那麼好恢復),你連走路都費勁,咳嗽一下都疼。剛受傷那幾天,我看著他們訓練就流眼淚,心想我跟這個東西是不是就真的沒有緣分?我剛辭職,為這個夢想辭職了,怎麼練一週就受傷了。那9個月時間,沒工作,沒訓練,沒比賽,啥也沒有,挺難受的。”

被張偉麗稱為“生命中的貴人”的蔡學軍,此時正好組建黑虎搏擊俱樂部,將張偉麗招致麾下。

蔡學軍是國內最早的MMA俱樂部建立者之一,見證了很多MMA運動員的興衰起落。

“偉麗的基礎和自身條件都是很好的,最重要的的是她特別自律,你管她,她也讓你管。要是不自律,那肯定沒戲。中國第一批、第二批MMA運動員,都是從我們之前的俱樂部走的,有的當保鏢了,有的轉行了,因為外面世界對他們的吸引力很大。偉麗不一樣,她就是這麼一個簡單願望,喜歡打,離不開這個舞臺。她說過,她從來沒覺得UFC金腰帶離她遠過。

“要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幹什麼呀”

與18歲時因傷退出省散打隊相比,張偉類這次是幸運的。在黑虎,她遇到專業的教練和體能老師、康復老師。9個月後,張偉麗以“新人”姿態,重新進軍MMA賽場。

2015年12月19日,張偉麗迎來崑崙決(中國原創的MMA賽事)首秀並完勝對手,從此在MMA賽圈一戰成名。

之後四年當中,張偉麗征戰崑崙決未輸一場,並保持著極高的終結率。她先後獲得崑崙決MMA女子草量級與女子蠅量級兩條世界冠軍金腰帶,成為當之無愧的“格鬥女王”。

2018年5月份,UFC向張偉麗伸出了橄欖枝。

蔡學軍特別提及,早在2016年,UFC就已經注意到了張偉麗。

“這是我經常跟偉麗說的,不管你參加什麼比賽,大的還是小的,你放心,不只是這個場內的人在看你,是全世界所有從事這個行業的人都在看你,看這個人到底行不行。其實她打了幾場比賽之後,UFC對她非常感興趣,我們就說還沒準備好。又過了一年,我們還是說沒有準備好。”這個過程中,不乏有人遊說:去打呀,弄個“中國UFC女子第一人”回來。“我就說你要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幹什麼呀。咱們如果要去,那就是立住了,別打幾場就被打回來。以偉麗的能力,是可以打到UFC金腰帶的,那才是目標,不是去曇花一現的。”

整個2017年,張偉麗每月都有一場比賽,但簽約UFC之後,她停了其他比賽,長時間用來備戰。

“以前賽前訓練,都是針對具體對手來練;備戰UFC,主要是針對自己身上的問題。在比賽中,高明的對手會很快發現你的短板,然後抓住這一點使勁打你。在UFC這種級別的擂臺上,只要能上去打,就沒有弱的,這就要求你絕對不能出現被人抓住的短板。比如說你很有力量,以前力量就是練得越狠越好,我一拳把你打飛了。但打UFC比賽不行,如果你力量很大,那可能同時出現的問題就是你會很僵硬,速度和靈活度不夠。如果你速度很快,輕飄飄地打出去,沒有力度,那也不行。其實越往上,進步的空間感覺就越少。但每隔一段時間,兩三個月吧,我能明顯感覺到自己有一點進步,發現,哎,原來打拳可以這樣的。”2018年8月和11月,張偉麗以令人驚豔的表現,先後取得兩場UFC賽事的勝利,並進入“UFC2018年最佳新秀排行榜”。

今年3月3日,張偉麗迎來第三場UFC比賽的勝利,並極有可能獲得挑戰該級別排名前五選手的機會,在衝擊UFC冠軍金腰帶的道路上,更進了一步。

“普通女孩有啥生活樂趣?我都不喜歡”

蔡學軍說,張偉麗正好趕上了MMA在中國快速發展的這幾年。“她的點趕得特別好,基本上缺什麼的時候就來什麼。她受傷之後沉澱了一段時間,但我們現在回過頭去看,那段時間國內基本也沒什麼好的賽事。等到她能打了,崑崙決就來了。打了幾年崑崙決,UFC找上門來了。還有她受傷之後遇到韓國的康復老師,泰國的拳擊教練,都很巧合。”

但這種種機緣巧合,前提都是,張偉麗自己沒有選擇放棄。她的被教練所稱道的“自律”精神,使得她始終保持向上的動力和清醒的頭腦。

她之前武校和散打隊的同學們,有的結婚生子,還有的做起了生意。“幹啥的都有,就是沒有我這種執念。他們都挺佩服我:哇,沒想到是你堅持到了最後,沒想到你能堅持這麼長時間,我覺得也是我比較幸運。”

回到國內的張偉麗,生活與之前並沒有什麼不同:上、下午各3-4個小時的鍛鍊,每天注意控制飲食和體重,等待下一次比賽到來。

“累的時候,不想動的時候,一想到這些教練,想到身邊有那麼多人圍著我,我就沒有理由偷懶,沒有理由不好好做這些事。我這個人很會把壓力變成動力。再累,能不能再頂一頂,再堅持一下,再咬咬牙。”

問張偉麗是否覺得缺少普通女孩的生活樂趣,她笑:“普通女孩有啥生活樂趣?我都不知道。(比如泡酒吧、看電影、逛街這些?)不喜歡,我都不喜歡。我就覺得吧,我現在應該好好把眼前的事情做好,以後我退役了,啥事不能幹啊,我以後想去哪玩去哪玩。你得分清楚哪個重,哪個輕。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訓練搞上去,把實戰技術搞上去,把比賽打好。”

至於家人和外界所擔心的“能打到多少歲”的問題,蔡學軍給出的答案是如果調整得好,女性完全可以打到三十五六歲。

但張偉麗自己,並沒有這種年齡上的緊迫感。

“確實有很多人說這是吃青春飯啊,退役了以後怎麼辦之類。但我這個人,就是把眼前做好就行了,不去想那麼遠,想那麼遠太累了。我覺得我現在每天都這麼努力,明天肯定也不會差到哪兒去吧。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