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銳步曾為詹姆斯報價1.15億,隨後宣告耐克出價更高

虎撲4月3日訊 NBA記者Brian Windhorst在自己的新書中再次回顧了湖人前鋒勒布朗-詹姆斯作為提前鎖定2003年狀元秀的18歲天才高中生是如何在NBA選秀抽籤前夕被銳步、阿迪達斯和耐克三大運動品牌競相追逐的故事。以下為部分內容節選:

2003年早些時候,銳步向離開阿迪達斯的科比-布萊恩特開出每賽季1500萬美元的代言合同報價,卻在最終談判中出局,科比選擇了耐克。此時,詹姆斯的經紀人Aaron Goodwin希望能夠就詹姆斯的代言合同開啟一場競價戰爭。選擇剛剛錯失科比的銳步作為第一家會面公司,他也是希望銳步能夠為市場定下底價。Goodwin向銳步高管明確表達:勒布朗希望他們提出鉅額的報價才會嚴肅考慮銳步。他們做到了。在與勒布朗及其母親Gloria的會面中,銳步提出了總價值達1億美元的突破性報價,包括1000萬美元的簽字費。

阿迪達斯的高管Sonny Vaccaro曾向勒布朗暗示過,他的公司打算提出總保障金額價值1億美金,長達10年年均1000萬美元的合同報價Vaccaro已經為這次追逐準備了數月,並與公司最高層領導討論過,確保一切資源為這次招募準備就緒。阿迪達斯已經為這次週末的會面投入巨資。當勒布朗和他的朋友從銳步返回家鄉兩天後的週五,阿迪達斯就派了一架私人飛機把他們接走參與會面。當晚,他們為勒布朗一行人安排了湖人季後賽比賽的場邊座位進行觀賽。那一晚湖人擊敗了馬刺,科比穿著喬丹品牌戰靴砍下39分。第二天,在馬里布一處可以俯瞰太平洋的豪宅內將舉行招募展示,這是阿迪達斯公司租借的房屋。

所有部分準備就緒,但當攤牌時刻來臨,問題出現了。那份1億美元的報價不見了。從德國阿迪達斯總部傳回的最終檔案顯示,這家公司退縮了,他們提供的保障贊助金額大幅減少。一些激勵條款和忠誠獎勵可以在某些條件下讓這份合同的回報最終超過1億美元,但保障金額部分只有不足6000萬美元。在銳步提出報價之前,這份合同本可以算得上優厚。在那之後,它差之甚遠。大家都知道這一點,房間裡的空氣凝固了。

Vaccaro親自向勒布朗及其母親道歉。他垂頭喪氣的原因不僅在於他知道自己無法得到勒布朗了,還在於他會回顧往事,明白他的老闆並沒有全力支援他。那一天他就決定了離開阿迪達斯。此後不到兩個月他就辭職了。

下一個週五,又有一架私人飛機飛到阿克倫接送勒布朗及其家人,這次的飛機屬於耐克。耐克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做展示的,這樣他們就能對談判做更好的控制。但這也存在缺點,特別是耐克有一套自己做事的風格。他們不喜歡參與競價戰爭。勒布朗和他的母親再次準備出席一場招募展示,這次他的好友Maverick Carter也一同前往耐克總部。耐克為這次會面做足了準備,除了展示會在一間由各種最新科技武裝的房間內舉行外,他們還僱傭了一位詩人向勒布朗朗誦為他創作的詩作。耐克還向勒布朗展示了為他設計的個人品牌短袖、短褲和襪子樣品。宣傳主題之一將勒布朗比作一頭雄獅,與他喜歡的外號‘國王詹姆斯’相得益彰。

接下來到了談判時間。耐克提出的報價並沒有像一週前的銳步那般讓詹姆斯一家人喜出望外,合同中的保障部分接近7000萬美元。至於簽字費,耐克得到了銳步1000萬簽字費的訊息,他們也準備加以匹配。他們並不打算直接告訴勒布朗這件事,但這份報價是當他簽字時獎勵500萬美元,另有500萬美元將在合同的長期形式確定之後額外為他支付。

當時,泰格-伍茲與耐克簽署的第一份合同總價為3500萬美元;那一年,科比與耐克達成了4000萬美元的合同。耐克放出的報價非常誘人,只是不如銳步的那般誘人。雙方的進一步談判進展不佳。

那一晚,勒布朗去了耐克高管Lynn Merritt's的家中。所有人都知道形勢不佳。Merritt懷有一種悲觀的感覺,這將是他與勒布朗最後一次有意義的共處時光。他們經歷一次小小的建立交情的環節。勒布朗與Merritt年少的兒子成為了朋友,他們一起打了電子遊戲。然而,當週日Merritt在機場送別勒布朗時,他對耐克的前景感覺並不好。

經紀人Goodwin希望在下一個週三達成合同。那一年的NBA選秀抽籤將在週四於新澤西舉行,那一晚勒布朗將會得知他將在下賽季為哪支球隊效力。勒布朗可能前往大市場的紐約尼克斯隊,也可能前往最小的市場之一孟菲斯灰熊隊。Goodwin不希望市場大小影響贊助合同競價,通過設定這一最後期限,各大公司將被促使提出各自的最佳報價。

週一早上,耐克的員工上班時都預計著得到勒布朗已經在過去的週末同意簽約耐克的訊息。超過100名員工都參與過招募展示籌備工作,一些人很渴望聽到他們可以慶祝勝利的訊息。與之相反,當他們來到總部的市場部高管通常辦公的大樓前,他們得知了真相。財務部的傢伙們在說,“我們與銳步之間的差額巨大。”

換句話說,耐克被對手的出價蓋過了,形勢越來越糟。大門並沒有關閉,但雙方陷入了停滯。耐克準備提升報價,但他們希望Goodwin首先提出還價。Goodwin並不願還價,這樣小小的遊戲僵持了24小時,最終Merritt讓Goodwin放棄立場,提出了一份還價,但雙方距離達成協議還很遠。

與此同時,Goodwin仍然與銳步保持著聯絡,他們嗅到了完成簽約的機會。他們提升了報價,最終使得這份合同價值超過了1億美元。據一些熟悉最終報價數字的訊息人士透露,當最終算上簽字費和其他一些條款,銳步向勒布朗提出的報價總額約為1.15億美元。那個週二,銳步與Goodwin的溝通足夠親密,他們已經做好了計劃安排各方人員飛往勒布朗的家鄉阿克倫努力完成簽約。銳步打算搞定這一切。如果他們不這麼想,也不會讓高管和律師們帶著正式檔案前往阿克倫了。

但勒布朗另有心思。他知道合同數字。他已經就自己可能將與銳步簽約的現實考慮了一兩週。但他不想那麼做。他不太喜歡他們的鞋子。一兩年前,銳步的簽約人之一Shawn Kemp曾在一次採訪中表示銳步球鞋在比賽中出現了損壞,稱之為“可以丟棄的玩意兒”。銳步就Kemp的言論進行了起訴,但他堅持立場。勒布朗一直以來都想象著自己會穿著耐克球鞋,他希望成為耐克傑出廣告宣傳中的一員,渴望與他們的設計師合作。然而銳步的報價超出數千萬美元,目的就是讓勒布朗放下猶豫。耐克當然有能力匹配銳步的報價;他們的心理底線本會與那份報價相差無幾。但他們不得不與其他許多運動員簽署贊助合同。他們必須在那道底線上保持一定的立場。

然而當勒布朗想象他的未來時,他他總是看到自己穿著耐克。他一直夢想著進入耐克的廣告。他想要和喬丹一樣。他想要與耐克做生意。以他的話而言,他想加入耐克大家庭。一些源於喬丹的影響。一些由於更大的品牌效應。一些在於自尊:他想穿上耐克鞋。一些原因在於Merritt,他已經贏得了勒布朗的信任。

現在是週三。銳步來到了阿克倫城中,租下了酒店的一間房間準備完成簽約。在那家酒店的另一間房間內,Goodwin向耐克回電,差不多表明瞭勒布朗想要與他們簽約的意思。如果他們提升報價並同意幾個要求,他們就能得到他。耐克的高管們陷入了狂喜,意識到他們重新回到了遊戲之中。耐克總裁Phil Knight當時在紐約出席一位傳奇體育經紀人的葬禮,他接到了電話,並授權了一份提價的合同。在銳步高管等待期間,他們的對手耐克已經在晚上到來之前起草了一份投資條款協議。當他們努力完成簽約時,Knight正在紐約準備登機回家,他將有6個小時的時間無法被聯絡到。

總而言之,勒布朗與耐克達成了一份7年保障金額7700萬美元的贊助合同,外加1000萬美元的簽字費,將合同總額推至8700萬美元。耐克高管們將投資條款協議傳真過去,表示勒布朗必須儘快作出回覆。他們心跳加速地等待著傳真機旁,等待著附有勒布朗簽名的檔案被傳回來。勒布朗來到了這家酒店,沒有去面見銳步的人;相反,他前往Goodwin的房間,簽署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合同之一。

Goodwin走過走廊,向銳步的高官們傳達這一訊息。他們對這件事非常憤怒:被作為抬價槓桿而利用。特意飛來一趟卻被冷落在一旁。沒被給予最後一次機會修正合同。他們的感覺很不好。

長遠來看,當忠誠獎勵被計入後,勒布朗在那份耐克合同上賺得的金額大大提升了,最終他在合同期限內從耐克得到的收入超過了1億美元。當簽約新聞出爐後——多家媒體當時報道合同金額為9000萬美元——不僅引發了籃球媒體的熱議,24小時新聞節目和全國性的報紙都在競相報道。這一數額過於驚人,從而演變成了一場文化事件。新聞節目中有專家對此進行評論,報紙雜誌上有主編對此撰寫社論。NBA球員內也對此事進行了熱議。勒布朗剛剛成為了僅次於邁克爾-喬丹的簽下第二高額球鞋贊助合同的人。他的合同金額是科比的二倍以上,而科比是聯盟的門面之一。

第二天,銳步的股價下跌。那周有訊息洩露,稱他們提供了最高的報價,一度有望獲勝。銳步公司覺得他們有必要就此事發布一份宣告。宣告如下:

“雖然我們相信勒布朗-詹姆斯本可以成為銳步的傑出資產,與他達成長期合作關係所需的代價過於巨大,遠遠超出了我們願意投入的數額。銳步的最大競爭者僅僅是提出了更高的報價,在最後一小時內——當仔細權衡過對我們生意和股東的最佳利益後——銳步選擇不去匹配這份報價。我們對於銳步已經取得的成就感覺很好,我們最近取得的一系列無比的成功為我們的最大競爭對手帶來壓力,迫使他們承受了這一巨大的代價。”

這是很不同尋常的。一家跨國公司不得不就沒能讓一位少年簽下贊助合同而發表宣告。它同時也不是真實的:銳步已經提供過更高的報價。當他們看到新聞中合同價值9000萬美元的報道時,即便這個資料並不完全精確,銳步的官員們已經心知肚明。他們仍然選擇了扭曲耐克。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