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醫生,你為什麼不給我老婆做手術?

午飯後,辦公室沒人,淼哥坐在辦公桌前看殷健靈寫的《野芒坡》。

娟妹一陣風似的跑過來坐下:“淼哥、淼哥,那個86床病人,莫名其妙生氣了,堅決要求出院。

她得的可是宮外孕,誰敢答應她走呀?”

淼哥頭也不抬,繼續看書:“淡定淡定,去把她和家屬請過來,我問問是咋回事。”

二人進門,病人神態焦急,老公一臉不爽:“我們昨天就來醫院了,你們讓我們幹嘛就幹嘛,什麼都聽你們的,怎麼還拖著不給手術?”

淼哥沒有接話茬,先招呼她倆兒坐下:“彆著急,我們一直在積極準備給您太太做手術呀?怎麼會說我們拖著不給做呢?”

老公是個直性子:“昨天做過B超了,今天又讓我老婆做,做一堆檢查,這不是浪費錢嗎?”

淼哥笑了笑:“您太太的疾病,我們初步考慮是宮外孕,宮外孕的經典表現就是:停經、腹痛、陰道流血、附件包塊。

她末次月經是46天前,最近12天下面滴滴答答一直在流血,這可不是什麼月經。

昨天下午,她肚子疼後來的醫院,驗血發現是懷孕了,做了個經陰道超聲,宮腔裡沒有孕囊,附件區沒有包塊,盆腔有積液。

一來病房就給您太太做了個後穹窿穿刺,就是讓她很疼很疼的紮上一針的那個操作,我們是想看看盆腔的積液到底是什麼。

一注射器暗紅色的血,這就更符合宮外孕的診斷了,你們可千萬不要以為宮外孕的出血,就是下面像月經似的流那麼點兒血。

生過孩子的都知道,子宮能撐得很大,讓一個寶寶躺在裡面。沒懷孕的子宮,就像您太太拳頭那麼大,懷孕晚期的子宮,能撐到西瓜那麼大。

宮外孕,就是懷孕的寶寶長在了子宮外面,大部分就懷在輸卵管裡面,輸卵管哪能像子宮那麼有彈性呀,撐著撐著,它就破了,破了就會出血,像手上劃個口子。

一般這個出血,倒也能自己止住,但萬一碰到個粗的血管或者動脈,這個血就會嘩啦嘩啦的流個不停。

涓涓細流,一直流到人休克為止,但都是往肚子裡流的,外面一點兒問題看不出來。

少量的血刺激腹膜,人會覺得肚子疼,血積在肚子最低處,就會有想拉大便拉不出來的感覺;

血再多了,人就會口渴心跳快,漸漸的意識模糊,等送到醫院來,開啟肚子全是血。

所以,我們對宮外孕的病人都是很謹慎的,發現了立即收入院,那可是一枚隨時會引爆的定時炸彈,你並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要了人的半條命。

後穹窿抽出血了,其實就有手術指症,因為正常人的肚子裡是不會有血的,我們昨晚沒有給您太太急診手術,是因為三點考慮:

1、您太太的一般情況還好,生命體徵平穩,急診有比她更重的病人。

我們婦產科醫生晚上值班都是要熬通宵的,難產、剖宮產、卵巢囊腫蒂扭轉、會陰撕裂、宮外孕大出血……

越大的醫院,婦產科越忙,我們必須把精力用在真正的搶救病人身上。先做急的,再做不急的,先做救命的,再做治病的。

我們對您太太這類病人,都會重點監護的,真要是情況發生了變化,肚子疼的厲害,或者有內出血的表現,我們會第一時間手術。

2、您太太曾經做過2次剖宮產。我們反覆勸產婦順產,其實也是為了我們醫生日後方便。

人這一輩子不能保證肯定不病,萬一需要做手術,既往有過手術史的病人,我們要充分考慮粘連的問題。

手術次數越多,粘連的可能性越大,粘連會改變正常的解剖結構,增加手術風險。

晚上手術,醫生的精力不如白天,萬一手術困難,我們還要從家裡把最上級的醫生叫回醫院。

真要是搶救,時間可是分秒必爭,人家就是穿著睡衣往醫院趕,那也不如白天直接從辦公室過來快呀。

3、昨天那個經陰道超聲,已經是非常好的檢查了,沒有發現附件區有明顯的包塊。超聲是我們婦產科醫生的第二隻眼睛,對我們的診斷治療有非常重要的幫助。

沒有發現包塊,可能就是宮外孕還沒有長起來,這就提示我們做手術的時候可能看不出兩邊的輸卵管有什麼異常。

當然,也有可能是多次剖宮產後,子宮因為粘連窩成一團,宮外孕包在裡面看不到,也可能是因為懷孕的寶寶掉到肚子裡去了,甚至長到大網膜、肝臟、脾臟上。

我們今天給您太太申請的是經陰道三維超聲,通過立體成像,我們能再找找這個宮外孕長在哪裡。

您想想,要麼是這種無創的在身體外面找,要麼是我們手術檯上撬子宮、翻腸子在身體裡面找,哪種對您太太的損傷小?

不是我們不給您太太做手術,我們比您更瞭解這種病的危險性。您想想,真要是住院還出了事,我們不用承擔責任嗎?

我們這兒是醫院,又不是療養院,您躺這兒又不是度假,我們還巴不得早點兒給您太太做手術呢。

我們醫院手術間是很多,但手術分擇期手術和急診手術。

擇期手術的病人都是提前好幾天入院,按部就班定好計劃;急診手術間就那麼一兩間,隨時來隨時做。

全院各個科需要急診手術的病人,都會在手術室預約,由他們根據病情的輕重緩急,安排先來後到的順序。

我們肯定是想第一時間給您太太做手術的,你們不急我們都急。

手術不做,就是一個定時炸彈,出了事我們是要負責的;再者,不做完手術,我們下不了班,我們不想著上班時間做完了事嗎?”

老公和病人的臉色輕鬆了很多:“醫生,我們也不想著急,可這病在自己身上,你們又說的那麼嚇人,我們真的是很擔心呀!”

淼哥拍了拍病人老公的腿:“您是個好老公,我看的出來,自己的老婆不疼誰疼?她可是陪您一輩子的人。

沒有第一時間和你們溝通治療的進展,是我們工作上存在欠缺,不好意思!

你們不瞭解情況,不知道我們的安排,躺在病床上大眼瞪小眼,小眼瞪著天花板,心裡七上八下的,換誰都會不高興。

其實看病有個訣竅,當醫生護士對你好像不理不睬,沒人管的模樣,那麼應該恭喜你,估計身體沒啥大毛病;

真要是一群醫生護士圍的你裡三層外三層,經常有人過來噓寒問暖,量個血壓全院會診什麼的,那麼應該祝福你,估計是有什麼大問題了。

醫生比病人專業,知道孰輕孰重,他們沒有理由拖著不做手術,因為床位週轉和使用率是納入科室考核的;

他們不傻,真要是會出事,他們跑的比兔子還快。

搶救的那一刻,您會感覺到自己像個大人物,眾星捧月。

千萬不要有這種經歷,那可是在鬼門關走一遭。”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