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重症男子每日吃千元“特殊早餐” 簽下遺體捐獻書後盼母親先去世

“每天早上都會花費1000多元,這大概是最貴的‘早餐’了吧。”12月5日,熊海波拿著手中的5粒藥心酸的說道。9年前熊海波被確診為惡性纖維肉瘤,每天只能靠著價值千元的藥物維持生命。這份“特殊的早餐”花光了家中積蓄還欠了外債。禍不單行,2015年,母親又癱瘓在床。熊海波怕自己不經意就離開了人世,所以提前簽署了遺體捐獻書。熊海波還希望自己可以死在母親後面,這樣他就可以為母親送終了。 熊海波今年39歲,來自湖南長沙一農村,他是一個非常努力上進的人,一直在外打工掙錢。直到2009年,熊海波準備和妻子創業做生意,他帶著多年積攢下的40萬元回到了老家開始了對未來的規劃。一切的美夢在一夜之間就被打破了,身體一向健康的熊海波背上突然起了紅色小肉球,到醫院檢查後被診斷為惡性腫瘤。 來不及悲傷,馬上辦理了住院手續。“兩個月做了3次腫瘤切除手術,可效果還是不好。”熊海波無奈地說。醫生又嘗試著做了30次放療和8次化療,用盡了各種辦法,病情還是沒有得到緩解。做再多的化療和手術都沒有效果了,只能靠服用靶向藥(腫瘤細胞中分子的生物學特徵與正常細胞中分子生物學特徵的區別而研發的藥物統稱為分子靶向藥物,)控制病情。一盒靶向藥的費用高達一萬二,裡面裝有60片藥,而熊海波每天早上都必須吃5片。 因為治病,原本用於創業的40萬元花的一乾二淨,看著日漸蕭條的家,熊海波的妻子絕望透頂,她不想再堅持了便提出了離婚。熊海波雖然心裡明白妻子在這個時候選擇離開也屬於正常,可是看著空落落的家還是免不了心寒。熊海波還沒有從妻子離開的悲傷中走出來,母親的癱瘓又讓他陷入了苦惱中。母親患有肺性腦病和冠心病,如今癱瘓在床生活無法自理,只能靠吸氧機維持生命。 “如果要想康復,最好做腫瘤整體切除手術。”熊海波一遍遍回憶著醫生的話。到目前為止光醫藥費已經花了上百萬,借遍了親戚朋友。他知道自己沒有能力還錢,家中也沒有值錢的東西便想通過簽署遺體捐贈書的方式來表達對好心人的感激之情。熊海波一邊照顧癱瘓的父母一邊擔憂未來,他希望母親可以“走”在自己前面,這樣他還有機會為母親送終,不想自己去世後拖累辛苦了一輩子的母親。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