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官媒點名批評,德雲社火了16年要涼涼,相聲到底該不該有底線?

近日德雲社相聲演員張雲雷調侃國難被官媒點名批評的事件不斷髮酵,也開始有人將矛頭指向德雲社班主郭德綱。老郭及其手下弟子多年前的各種言論慘遭“扒皮起底”,有人說因為德雲社太火了,擋了某些人的路,如今發生的一切不過借題發揮而已。

但也有人說,郭德綱帶來了相聲藝術的中興不假,但同時被前幾代相聲演員所摒棄的倫理哏,因為德雲社的興起而再度現身江湖。德雲社在帶來相聲藝術中興的同時,也把曾經相聲行當中一些糟粕部分再度帶回到舞臺中來。

相聲藝術到底該不該有底線的討論,再度在網上興起。記得在當年德雲社初露鋒芒的時候,業內外便有過一場論戰。但論戰過後,德雲社蒸蒸日上,“高雅相聲”卻是如遲暮老人一般無人問津,表面上看似德雲社一派大獲全勝,但勝利的背後卻埋下了隱患。

相聲作為昔日天橋撂地的把式之一,是最不入流的下九流。為了吸引更多人來觀看,並且以此獲得賞錢。撂地說相聲的藝人們往往拿出十八般武藝,說學逗唱樣樣精通不過是入門基本功,同時還得有自己的獨門絕活兒看家本領。

既然是下九流,那當然不必拘束著什麼底線,能夠養家餬口才是最重要的。老一輩的撂地藝人們,自己也曾坦言在那個年月,說相聲的不過是個玩意兒而已。拿自己和搭檔的家人朋友砸現掛,說說有些帶葷的倫理哏,哄得看客們鬨堂大笑。既然笑了就是聽得高興了,也就能多給幾個賞錢。可以說,倫理哏的誕生是撂地的藝人們迫於生計不得不為之的謀生之道。

在新中國成立後,馬三立、侯寶林等真正在天橋經歷過打把式賣藝的老先生,開始捉摸著如何將昔日難登大雅之堂的相聲,改良為一種可以比肩於京劇等傳統藝術的藝術表演形式。倫理梗以及相聲表演中一些打擦邊球的小曲兒一概棄而不用,諷刺不良現象、謳歌真善美,是“高雅相聲”一貫的追求。

這裡不妨多說幾句,京劇藝術也如相聲一樣,經歷了一段去糟粕取精華的過往。在民國年間,京劇中保留著不少“粉活兒”。所謂“粉”,就是賣弄風情、甚至穿著暴露上臺表演,原因無他,也不過是下九流的藝人們要謀生而已。

但京劇的改良時間較早,當年的京劇大家們在改良這件事上的態度又空前一致。因此如今的人們已經很少聽說過“粉活兒”這個詞,更不知道當年的京劇香豔程度不亞於如今某些小電影的水準。

說罷了京劇還是書歸正傳,老先生們要改良,改良的程序也確實頗見成效,至今幾大名家的相聲段子仍舊是全年齡段百聽不厭的經典作品。但是,在進入了千禧年以後,以姜昆為代表的“正統相聲”或者說“高雅”相聲代表們,有抱殘守缺的嫌疑,作品質量下降的同時又固步自封,不肯去了解人們究竟愛聽什麼。

於是給了德雲社崛起的機會,讓它從改名到現在,一下火了16年。郭德綱的橫空出世,讓許多人甚至發出感慨“原來相聲可以這麼有意思”,當年的德雲社以小園子演出為主,倫理哏雖然不算太上得了檯面的活兒,但在小院子裡說一說倒也無可厚非。畢竟是關起門來表演,造成的影響有限。

姜昆等人攻擊郭德綱相聲,說其相聲內容毫無教育意義,不過是低俗、庸俗、惡俗的結合。郭德綱則對此批評不屑一顧,回擊聽相聲要受教育才是有點病。郭德綱有群眾基礎,姜昆則有老先生的支援,兩人的論戰最終也沒有什麼結果,看似雙方平局收場。

但是“一罵成名”的郭德綱,在論戰之中收穫了不少死忠觀眾的支援,德雲社也因此一躍成為全國最知名的相聲演出團體。德雲社與“高雅相聲”之間漸行漸遠,再無握手言和的可能。郭德綱是個聰明人,在小園子裡表演,他可以盡情地用“于謙的父親”、“于謙的媳婦”砸現掛,但是在登上面對地方甚至全國性質的大舞臺,他的表演其實是很中規中矩的。

岳雲鵬孫越組合也深得班主之精髓,在某些舞臺上可以耍賤但是不能沒有底線。也正是因為他們的謹慎,前幾年的德雲社雖然小園子裡的演出,有許多並不太妥當的言論,但在大型舞臺上卻並未因此遭遇翻車。

張雲雷的走紅是個意外,飯圈文化入侵相聲圈則是另一個意外。張雲雷自己或許想不到,這些本來是關起門來插科打諢薄觀眾一笑的話,最終成為了他涼涼的原因。郭德綱或許也想不到,自己謹慎了那麼多年,最後還是被抓住了小辮子。

作為一門撂地謀生的手段,相聲其實不需要底線;但是當相聲後面帶上了“藝術”二字,那就必須要有底線有分寸。藝術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不假,但是多種多樣的前提是在符合核心價值觀的基礎之上。

​經此一役,德雲社是否會就此服軟,迴歸主流並不好說。郭德綱也是經歷過幾次大風浪的人,應該不會因為此事而導致德雲社跟著一起涼涼。但還是希望這次他能夠好好約束手下的徒弟們,禍從口出,把柄可都是自己送給別人去抓的。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