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屬於50-80年代的記憶,你知道它去如今去哪兒了麼?

不知何時開始

長大的我們開始懷念起童年的味道

童年的各種經典畫面還歷歷在目

今天中六君要來一波回憶殺:

交友神器——紙牌

什麼動畫片最火

什麼圖案就會出現在小販中

大家可以為收集一套葫蘆娃而互相交換

也會聚齊在一起扇紙牌

每天蹲在角落塵土飛揚

小浣熊乾脆面

那時候,吃乾脆面不止是吃

還為了收集卡片

有多少人拆開一包包小浣熊

期待著全套卡片呢?

小霸王遊戲機

那時還沒有什麼吃雞槍戰和網遊LOL。

小霸王棒極啦,

來盤超級瑪麗和魂鬥羅

已經玩的樂翻天了!~

健力寶應該算是零食中的“勞斯萊斯”了吧 ,

逢年過節,一瓶健力寶,

就可以讓我們高興很久

以及這些......

接下來,

也就是今天的重點介紹物件

知道這個是什麼嗎?

可能作為90後00後的你們

會以為是零食餅乾~

但其實它是一種“驅蟲藥”,

名叫寶塔糖

是專屬於50後至80後人群的“甜蜜回憶”

有著和零食糖果極為相像的外形,

也稱作“尖尖糖”、“花塔糖”。

只是,這個曾經家喻戶曉的驅蟲明星,

卻漸漸地退出了我們的視線,

這是為什麼呢?

曾全民推廣,

何等重用

“寶塔糖”的故事,得從數十年前講起。

話說在解放初期,百業待興,整體環境衛生條件比較落後。蛔蟲這種寄生於人體的大型寄生蟲,便趁機肆虐,成為很多人的童年夢魘。

小百科:蛔蟲病

該病在兒童群體中發病較高,感染蛔蟲的兒童可出現營養不良、智力遲鈍和發育落後等症狀,對身體健康和生長髮育影響十分嚴重。這還不止,蛔蟲的幼蟲在體內移行,所及之處均可引起組織損傷、炎症反應。

孕婦感染後,蛔蟲還可通過胎盤進入並寄生於胎兒體內,後患無窮。

然而,當時的藥物效力有限,而且,兒童往往不願意配合服藥,但他們又偏偏是發病高危人群。

一籌莫展之時,一種從菊科植物蛔蒿中提取的藥劑“山道年”,被發現對蛔蟲病的治療效果很好。

純淨的“山道年”,為無色結晶或白色結晶的粉末狀物質,經制劑改進增加了一定比例的食糖後,製成黃色或粉紅色等圓錐體的寶塔形狀,被俗稱為“寶塔糖”。從口感到外形,都對兒童群體有了更大吸引力。

1979年起,國家推廣全民服用寶塔糖驅蛔藥,寶塔糖從此擔起為全民尤其是兒童驅蟲的重任。

歷經天災人禍,

也算“功成身退”

好景不長。

寶塔糖的通用製作原料——蛔蒿,是一種北極圈內特有的藥用植物。我國生產寶塔糖的原料藥劑,一度依靠蘇聯進口。經引進後,反覆試種,最終全國只有濰坊一家農場成功,隨即展開大規模種植。

然而,接二連三的自然災害,使糧食極度短缺,為保糧食產量,不得不騰讓土地生產糧食。在濰坊農場,蛔蒿的種植面積原本有8000多畝,後來僅減剩500畝。

誰曾想,過猶而不及,後來製藥企業紛紛開始重新生產寶塔糖,致使市場一度飽和。

而就在這時,隨著新型驅蛔藥的研發,從蛔蒿提取山道年所製得的“寶塔糖”被淘汰。

明星退居後,

有了接班人

如今,藥店裡能買到的寶塔糖,全稱叫“鹽酸左旋咪唑寶塔糖”,只是借鑑了寶塔外形,其有效成分不再是山道年。

除了左旋咪唑,還有阿苯達唑(“腸蟲清”)、甲苯咪唑,這三類咪唑類驅蟲藥同屬廣譜驅蟲藥,適用於常見的寄生蟲感染。

其中,阿苯達唑驅蟲譜更廣、殺蟲作用更強,不僅能驅蛔,還能同時適用於鉤蟲、鞭蟲、圓線蟲、旋毛蟲等線蟲病,還可用於治療華支睪吸蟲病、豬囊尾蚴病和棘球蚴病。

因此,阿苯達唑被列入世界衛生組織基本藥物標準清單,接過了昔日“寶塔糖”的寶座。

加之,由於衛生條件的改善,如今寄生蟲不再像過去那樣肆虐,也不必推廣全民服用驅蟲藥,只在必要時才用藥。

由此,昔日“寶塔糖”淡出人們的視線,成為一段歲月的回憶。

兒科 張 寧 主任醫師

主任醫師,1980年畢業於中山醫學院。

從事兒科臨床工作近40年。在兒童反覆呼吸道感染、哮喘以及佝僂病的診治,對兒童保健和指導家長育兒方面有豐富的經驗。

在省、國家級刊物上發表論文近10篇。

出診時間: 週二上午、週四全天;週二下午兒童保健專科

本文來源於《中國家庭醫生》雜誌

記者:李連歡

部分圖片來源於originoo.com、網路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