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首冠60|徐寅生:親歷中國乒乓60年

文/孟雁鬆

如果說從中國乒乓60年的時光裡,找一位從頭到今的親歷者,徐寅生無疑是不二的人選。從運動員到教練,到國家體委副主任、中國乒協主席,再到國際乒聯主席、終身名譽主席,直到如今還活躍在乒乓球愛好者的圈子裡,一個甲子的時間,年過八旬的徐老以“全套”身份親歷了中國乒乓的跌宕起伏。那些深深烙印在徐老腦海裡的瞬間,無疑也是中國乒乓60年裡不曾磨滅的點點滴滴。

我的乒乓夢

今年是容國團獲第一個世界冠軍60週年,原以為徐老的故事會從這裡開始說起,不料他又往前追溯到第一代國手:“正是以王傳耀、姜永寧、孫梅英為代表的中國第一代國手為中國乒乓球攀登世界高峰打下了紮實的基礎,以後的世界冠軍們才得以踏著老將們的肩膀,成功登頂。”

中國乒乓球水平的提高,得益於很早就加入了國際乒聯。早在上個世紀50年代初,國家體委就選拔了一些地方上的好手進行強化訓練,參加世界錦標賽。雖然一開始成績平平,卻看到了什麼是世界最高水平,也看到了差距,明確了方向。國手們艱苦奮鬥,刻苦訓練,經過短短5年左右的時間,從一級隊上升到甲級隊前列,進入了世界先進行列。

“那個時代,帝國主義封鎖孤立新中國,中國運動員在比賽中屢勝當時的美國、南朝鮮、南越選手,確實長了中國人民的志氣。中國式的直拍快攻打法比起當年的乒壇霸主日本,要更先進,更積極主動。儘管在總體實力上還不足以動搖日本的霸主地位,但先進的打法已經開始被國際乒壇人士看好,這也預示著不久的將來,中國人將引領乒乓球技術的新潮流。”正是在第一代國手的影響下,還在學生時代的徐寅生開始做起了乒乓夢。

黨和國家領導人對乒乓球關心備至

容國團行,我為什麼不行?

談到對60年前容國團獲得第一個世界冠軍的感想,徐老表示這也是第一代國手為國拼搏對容國團的觸動和影響。1956年,容國團隨香港澳門聯隊來內地訪問比賽,親身感受到國家對乒乓球運動的關心重視以及廣大群眾對乒乓球的熱愛和支援,讓他最後下定決心從香港回到內地,報效祖國。徐老對當年容國團在廣東體育界集會上登高一呼,表示要兩年後奪取世界冠軍的一幕印象深刻。1959年德國世乒賽前,容國團在集訓中練得極為刻苦,為了提高身體素質,他堅持體能訓練,單薄的身體很快有了很大改觀。徐老還清楚記得那時候的容國團常常露出雙臂和腹部的肌肉與人PK,“至於我嘛,成了他調侃的物件。”

徐老回憶,容國團不僅訓練認真,對於任何規模的大小賽事也都是認真對待,“經常看到他在落後的情況下,絕不輕易認輸,而是改變戰術,最後轉敗為勝。”德國世乒賽開賽後,中國男隊在團體賽中意外負於匈牙利隊,失去了與日本隊爭奪冠軍的機會。容國團卻沒有因此氣餒,他在單打比賽中一個人單槍匹馬連續闖關,淘汰了歐洲、日本名將。在爭奪決賽權時,容國團遇到了美國隊的邁爾斯,這位美國老將此前淘汰了徐寅生和楊瑞華,士氣正勝。容國團在對手嚴密的防守面前進攻受阻,處於不利狀態,“此時只見容國團大膽改變戰術,用搓球與對方‘泡蘑菇’,最後把對方磨到精神崩潰,連球都顧不上去撿,中途向裁判表示認輸。”

進入冠亞軍決賽,容國團的對手是匈牙利老將西多。在幾天前的團體賽中,容國團剛剛敗在他手下。匈牙利人以為冠軍勢在必得,準備好了鮮花在賽後向西多表示祝賀。徐老還記得容國團賽前專門去理了個發,顯得更加精神自信,男隊教練和隊員也開了“諸葛亮會”,為容國團出謀劃策。經過一番激戰,容國團終於戰勝對手,登上了男子單打世界冠軍的領獎臺。

對於容國團的奪冠,徐老說這是打開了中國運動員通向世界冠軍的大門,破除了迷信,解放了思想。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中國運動員在以後的世錦賽中多次獲得冠軍,中國成了世界乒乓球強國。徐老還說:“如果說第一代國手讓我做起了‘乒乓夢’,容國團的成功則讓我看到了與他的差距,我一直在問自己,容國團行,我為什麼不行?這個質問激勵著我努力奮鬥,兩年後,我終於在北京世乒賽上圓了我的‘乒乓夢’。”

徐寅生率隊奪取 31 屆世錦賽男團冠軍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