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明珠射體、西施浣紗,西施在故里留下了哪些動人傳說?_范蠡一

未入吳王宮殿時,浣紗古石今猶在”。越女西施,在故鄉留下了什麼動人傳說?“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是沉落江底還是泛舟五湖,美人西施,身歸何處?浣紗溪邊歲月沖刷的古石,西施殿裡亭亭玉立的佳人,又讓哪些唐代詩人念念不忘,歌頌不已?守望文化家園,傳承歷史文脈。本期 文化浙江大講堂 帶您走進西施故里,尋覓這裡發生的西施故事與傳奇。

點選觀看視訊

西施的沉魚之美~~

豔色天下重,西施寧久微。朝為越溪女,暮作吳宮妃。賤日豈殊眾,貴來方悟稀。邀人傅脂粉,不自著羅衣。君寵益嬌態,君憐無是非。當時浣紗伴,莫得同車歸。持謝鄰家子,效顰安可希。”西施逝去後的一千多年後,唐代詩人王維發出了這樣的感慨。清晨的浣紗江上,雨霧濛濛,風光秀麗,兩岸矗立著苧蘿、金雞兩座山峰,穿越歲月的風煙回望,西施的故事從未走遠。

古代形容美人,稱作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其中的沉魚,說的就是西施。西施自幼生活於苧蘿村,諸暨浦陽江的一條支流浣紗溪。浣紗溪東面,有一個村子叫鸕鶿灣,當年這裡的勞動人民曾經養鸕鶿抓魚,浣紗江的西面,就是苧蘿村,苧蘿村又分為兩個村,其實西施原本的名稱叫夷光,但是因為她在苧蘿村的西邊,所以就稱她西施。相傳有一天,西施到了水潭邊,潭中的魚兒、蝦兒聽說西施長得非常漂亮,就想來一睹芳容。由於魚的眼睛長在兩側,想要看到岸上,只能側著身體,一隻眼睛看著岸上,當魚看到西施容貌的時候,水潭上面白花花的一片,因此,這個潭又叫白魚潭。看完了之後,忘記了遊動,就沉下去了,又叫沉魚潭。

明珠射體孕西施~~

青山秀水滋養的西施清新淳樸,一顰一笑,風情萬千,連皺眉撫胸的病態,都被人所模仿,留下“東施效顰”的典故。

這孔四眼井,上設四個圓筒形井欄,左右並列,傳說是西施、鄭旦在這裡比美所化。西施的美,無法言語,甚至在當地流傳著“明珠射體孕西施”的神話傳說。傳說西施是由月宮中的一顆珍珠附體所生。這顆珍珠是月宮中嫦娥的,金雞非常頑皮,把這顆珍珠用來玩耍,一不小心掉入了民間,剛好掉入了浣紗溪中,恰好當時西施母親在江邊浣紗,撈到了這顆珍珠之後,就附體懷上了西施。金雞下凡來尋找這顆珍珠,它看到江中有閃閃發亮的珠子,以為是那顆珍珠,就一直啄、啄,變成了一隻鸕鶿,它就一直匍匐在這裡,等待著這顆珠子再次出現,但是等到珠子再次出現時,西施就出生了。時間一長,它就匍匐在這裡動不了了,化做了金雞山。

西施范蠡一石定情 浣紗古石今猶在~~

家住水東西,浣紗明月下。”西施家境貧寒,父親賣柴為生,為了維持生計,西施像母親一樣,經常到溪邊勞作。青石之上,西施揮動纖手,臨水浣紗。其實,西施浣紗是洗苧麻,這種工作非常辛苦。苧麻的外表皮要撕下來,經過水浸泡、腐爛,再用棒子一邊敲一邊洗,洗乾淨之後晒乾了,就是可以編織成麻衣、麻繩、麻鞋。

在西施浣紗的地方,發生了一件載入史冊的千古風流韻事。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踐倉促興兵攻打吳國,被殺的潰不成軍。在吳國軍隊的重圍之中,越王勾踐只得卑躬屈膝,忍辱求和,越王勾踐派范蠡,遍走越中,尋訪美女。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裡,范蠡與西施相遇在浣紗溪畔。一個曠世奇才,一個絕世美女,註定會產生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情,這塊浣紗石就是范蠡和西施定情的地方。

李白一首詩裡面講到“浣紗古石今猶在”,當時李白看到這塊石頭時,上面寫著浣紗兩個字。這兩個字據說是著名的書法家王羲之寫的,明朝文人王思任曾經寫過一篇散文,他去參觀浣紗石時,還可以看到,旁邊題了名字,其中有個右字還在,至於王字、軍字沒有了,王羲之又叫王右軍,可以證明這兩個字,是王羲之的真跡。

吳亡後,西施身歸何處~~

在勾踐最悲慘、最孤苦的歲月裡,是文種、范蠡獻上美人計,是西施忍辱負重,以身許國,助勾踐劈荊斬棘,成就霸業。到最後,功臣文種也落得個“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悲慘下場,只有早已看破這一切的范蠡,功成身隱,退隱江湖。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關於西施的結局,在《吳越春秋》中有著明確的記載:“吳亡後,越浮西施於江。”國色天香的西施沉江殞命,令人悲愴心碎。人們不忍心這樣一個悲慘結局,便有了泛舟五湖的傳說,千年之後的蘇東坡,曾寫下“五湖問道,扁舟歸去,仍攜西子”的詞句。千古美人西施,究竟身歸何處?

浙江大學中文系教授駱寒超認為,越王勾踐把西施沉江的說法,可能是出於當時的政治考慮,比較靠譜的一種推論結果,不過也有一種說法,是西施和范蠡泛舟五湖。他認為,西施最好的結果,應該是像李白詩中所講:“一破夫差國,千秋竟不還”。西施呢,再也不見了,這是西施下落最好的一個表現,西施她完成了她自己的使命,她就退出了這個舞臺,轉為了神聖的角色。

唐代詩人尋遺殿~~

佳人去千載,溪花久寂寞,野水浮白煙,巖花自開落。” 作為一個貧困人家的少女,西施在兩千五百年以前政治舞臺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唐詩一大批著名詩人,宋之問、駱賓王、李白、王維,王昌齡、劉長卿等,都為西施傳說所歌頌。“西施越溪女,明豔光雲海”。不過,李白曾經在詩裡講到,“昔時紅粉照流水”,當年西施的這種意向,正是勞動人民審美的一種體現。唐朝詩人李商隱詩句中也講到,“西子尋遺殿,昭君覓故村”。

西施殿始建於唐開成年間,當時,佛教比較興盛,紀念西施的方式呢,是以浣紗廟、西子祠的方式去紀念她。不幸地是,唐朝建築物在抗日時期被日本人給炸燬了。現在所能見到的西施殿,是1986年諸暨人民為了紀念西施,在原有遺址上重修的。曲徑迴廊,山亭閣樓,錯落有致的江南風情,既綺麗繁華又溫婉柔美。西施殿裡亭亭玉立的佳人,風姿綽約中似有不盡憂思、萬千心事。

千年之後,西施依然留存在人們心底,多少詩人遙想,那個溪邊浣紗的美麗身影。西施走了,但對西施浣紗的懷想,留下了一首首千年不滅的詩歌。

苧蘿山青,浣江水碧。西施殿和范蠡祠遙相對望,默默守候著清澈的浣紗溪。“未入吳王宮殿時,浣紗古石今猶在。若到天涯思故人,浣紗石上窺明月”,唯有溪邊的浣紗石,歷經江水沖刷,久經歲月侵蝕,依然神采奕奕,向人們訴說著,這裡曾經發生的故事與傳奇。

【文章根據浙江大學中文系教授駱寒超、西施故里景區工作人員沈婷婷講話整理而成,感謝諸暨市社科聯、西施故里景區提供拍攝便利】

文化浙江,錦繡華章!浙江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聯合浙江新聞頻道,2019年,每週日晚 21:20推出文化專題節目《文化浙江·大講堂》。節目以講座為載體,邀請浙江省內外人文社科領域的資深專家、學者,以文化的力量為浙江大地提供精神滋養。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