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懷孕生孩子可以有多可怕?】

我們母子遇上了非常罕見的肩難產(胎頭出來了,肩膀出不來),肩難產的機率真的非常低,很少見,而且很難預測,是醫生很怕遇見的事,基本都是頭出來後,肩膀出不來,醫生心裡都一驚——“完了,肩難產!!!”

寶寶體重7.6斤,新生兒重度窒息和新生兒肺炎、右臂叢神經損傷,寶寶送到了重症監護室。那天是立秋,凌晨3:45分

沒想到有一天我會來回答這個問題,2018年8月6號上午37周+5,去醫院產檢一切都好,醫生說不會那麼早生。

傍晚七點的時候突然破水,急忙趕到醫院,醫生並沒說我要順產或者剖腹產,我想肚子也不疼,明早上剖腹產得了,結果晚上宮縮頻繁,一點多開了十指,上了產床。

產程70分鐘,頭胎,頭出來了,肩膀卡住了,我當時要痛的神志不清了,一群醫生圍著,說再不出來寶寶就不行了,我知道我只能用力,剖腹產已經來不及了,再慢一點可能寶寶要涼涼了,有助產士使勁兒按壓肚子的同時讓我努力生,我拼了死命的努力,側切,他生出來那一刻鮮血噴了大概三米吧,不誇張,護士全身,牆上全部都是血。

他不哭,搶救一分鐘,開始哭,但是聲音不響亮,上了腎上腺激素,護士和醫生在搶救,我也要為我的孩子爭取時間,我拿著手機給中心醫院打120,陳訴病情。

搶救結束的時候,寶寶插了管,堵了嘴不能哭了,醫護人員摘了心電監護,我並不知道搶救結束了,看著不再哭泣的寶寶和變成直線的心電監護,那一刻我的希望,我的心都死了,我想我和他一起走吧。可是我突然想到我的老公,他那麼溫柔體貼,那麼好,我們那麼相愛,如果他失去了孩子,我不能讓他再失去妻子,可我該怎麼辦,我想和寶寶一起,我不想他拋下我,他在我的身體裡264天,我盼了264天,這每天的期盼,突然就這麼落空了,他怎麼可以拋下我(那一會兒我的心裡就是這樣想的)

後來醫生說,是搶救結束了,寶寶還好,120把寶寶抱走前讓我看了一眼,他插著氧氣管,黑溜溜的眼睛就那樣看著我。

老公白白淨淨,身上有種乾淨沉穩的書卷氣,是個溫柔體貼,文質彬彬的男人,他最愛孩子,他的期盼不比我少。在去中心醫院的120車上,老公抱著他,他以為寶寶不行了,這一路他抱著初次見面卻也可能是最後一面的孩子,他心都要碎了。送到監護室,他含著眼淚對醫生說,“我們這孩子來之不易,真的拜託您了”,往外走的時候他的眼淚一直流。

我白天還好,有人的時候,還能不去想,晚上聽著隔壁嬰兒的哭聲,覺得那個媽媽肯定很幸福。看著病房裡空蕩蕩的嬰兒床,一個人默默的哭,怕老公和婆婆聽見傷心,哭了三個多小時,在老公醒來看我的那一刻,再也忍不住趴在他懷裡嚎啕大哭,我要我的寶寶,我要我的寶寶啊,我的寶寶……

我的側切傷口血淋淋的,加上產後惡露淋漓不盡,需要每天很多次的擦洗敷藥,倒尿盆,這都是老公做的,旁邊的小護士和醫生都一直說他真的很體貼,說他很愛我。作為母親我經歷這麼痛苦的時刻,但作為妻子,看到他那樣對我,我很感動很溫暖。

目前已經過了72小時,情況暫時還算穩定了。我每天都祈禱,如果他健康平安出院,我願意一輩子吃素向善,祈求老天憐憫。

今天96小時了,寶寶有了好轉,至少不會失去他了,老公進監護室看完寶寶回來後,他趴在我床頭流著淚訴說自己這幾天的百般煎熬,我撫摸著他的頭髮,為他擦眼淚,那一刻我沒有哭,我覺得要堅強起來,他的老婆在病床上,兒子在重症監護室。他那麼難過還要去面對所有的事情,孩子重要,老公更重要。我說我相信寶寶一定能扛過去,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是他命中註定的劫數,我們要好好活著,生活還要繼續。

給孩子起了名字叫“申然”,寓意“自然而然”,願他一輩子隨心如意,事事無憂。因為立秋出生,諧音泥鰍,小名兒叫“小泥鰍”。

●●●●●●●●●我來更新一下,謝謝大家的祝福,如今他13天了,再有三天出院,現在已經不住保溫箱了,也不吸氧,醫生把他放到了嬰兒床上,他拍了胸片和核磁共振,新生兒肺炎,和缺血缺氧性腦病,恢復的都不錯,打完最後三天營養腦細胞的針就可以出院了。

但是他的右臂叢神經損傷,胳膊還是抬不起來,現在不知道他三個月內能不能自己恢復,如果不能,到時候要去北京做手術。我祈禱也希望他可以自己恢復。

●8.21今天中午出院啦。右邊胳膊還是不能動,醫生說讓滿月了,再檢查,現在儘量不要碰。

祈禱……

●8.25,今天寶寶19天了,每天在家裡給他的右胳膊做恢復運動

非常感謝各位朋友的祝福,雖然素不相識,但你們的安慰和祝福,對我很重要。請原諒我不能一一回復。非常感謝!

●昨天滿月了,來更新一下,非常感謝大家的關心和祝福。他已經迅速的長成了一條白胖的大泥鰍。

這個神祕的微笑真的很調皮可愛。

滿月當天拍的,白白嫩嫩的胖泥鰍一條!

●現在的問題還是右胳膊臂叢神經損傷,準備過幾天去上海華山醫院看看。不知道需不需要手術,就擔心會不會留下後遺症。

更新:2018.10月11號。孩子茁壯成長,右邊的胳膊已經可以抬起來了,去了華山醫院醫生說看起來不太嚴重,看他百天內的恢復,但是也有要做手術的可能。

↓鬧夜不睡覺的時候,在嚎叫,特別像一條錦鯉

這塊布是原本的尿布,但是都用尿不溼,所以就經常當圍嘴防吐奶,出門的時候可以做圍巾,也可以當帽子。其實我平常是個逗比。

初為人母時我得到是極度的痛苦和絕望,我也很遺憾,我沒有體會過聽著孩子出生時大聲啼哭的那種激動和欣喜。但是我也很感謝他,他很努力的求生,努力的又回到我的身邊,他沒有拋棄我,給了我愛他的機會。

2018.11.30,下週三小泥鰍要手術了,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手外科的陳亮教授主刀,他說術後完全恢復的希望很大。

因為接生的醫院不承擔責任,孩子剛出生在重症監護室搶救半個月花了好多錢,(全部都是我們自費,確實山窮水盡,還有幾萬欠賬),這次手術我發了水滴籌,很多人幫助我,捐出了孩子本次的手術費。

不到四個月,體重17斤的胖泥鰍,哭起來真是莫名喜感。

爸爸抱著在兒科醫院等著做檢查,說他好幾天沒洗澡要餿了,他的表情毫無波瀾,甚至還有點想鬧人

兒科醫院做檢查,小小的人兒躺在檢查臺上,可憐又可愛。

今天是2018年15月5號,我的小泥鰍做了手術,從兩個腿上取神經接到右胳膊上,手術成功,因為神經恢復很慢,所以術後快的話兩年恢復,慢的話得四年。希望這是他今生最後的一次劫難,以後有痛有痛都讓我來承受吧,只希望他一輩子平安健康。

很多人幫助我,無以為報,我已經註冊了紅十字會的遺體器官捐獻,有天我不在了,能為某些家庭帶去希望,也是我的造化。願我的小泥鰍早日康復,願天下的孩子都健康平安。

每個評論我都看了,謝謝你,也請諒解我不能一一回復。謝謝你!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