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近視是全球文明化的副產品?比起眼睛近視,更可怕的是越來越多的孩子正陷入“社交近視”】

當孩子漂亮、可愛、活潑、有才的時候,當爹媽的會自豪地說:“不愧是我的娃。”同理,如果孩子近視了,先別急著怪罪他,先問問自己和愛人:“我們近視嗎?”無論我們接受不接受,活生生的資料告訴我們,和沒有近視父母的孩子相比,父母單方或雙方為近視的孩子發生近視的機率分別高2.1倍或4.9倍。

近視是遺傳的嗎?

原來娃的近視是遺傳的?“可我們是初中才開始近視的,難道也會遺傳給娃嗎?”現有的研究中沒有區分父母是否先天近視。有的人讀完博士都不近視,而有的人就是比較容易近視——醫學上稱為遺傳易感性。可以這麼理解:同樣的兩塊玻璃,一塊比較薄而脆弱,一塊比較厚而堅韌。在不遇到外力的情況下,相安無事;但如果遇到比較強悍的外力(比如被一塊石頭砸中),薄的就比厚的易碎,這就是“遺傳易感性”。玻璃的“厚度”由什麼決定?大多時候由父母決定,少數為基因突變。

那麼,那塊“石頭”到底是什麼?讓娃更容易近視的誘因是什麼呢?按照上文的說法,“只要一輩子不被那塊‘石頭’砸中,即使‘玻璃’薄一點,也不會碎掉,至少不會粉碎,不是嗎?”對,完全正確。目前近視研究的主要目標,不是研究怎樣讓“玻璃”變得更厚,而是要找到那塊“石頭”,並且避免被它砸中。或者,如果它是一塊“隕石”,至少在它砸向地面前,用“大氣層”緩衝它,燃燒它,使它的衝擊力一小再小。

這塊“石頭”,就是室內封閉環境下的近距離工作。其中有兩個關鍵詞:“室內”和“近距離工作”。學齡前兒童如果每日閱讀時間超過2小時,近視發生機率高2.16倍;如果每週閱讀書籍超過2本,近視發生機率高3.05倍——這是近距離工作的“殺傷力”,而這種“殺傷力”和缺乏戶外活動比起來,簡直是“毛毛雨”。

擊中近視的那塊關鍵“石頭”是什麼?

在一項關於悉尼和新加坡華人兒童(基因背景相似)的近視發生率對比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在悉尼6歲華人兒童的近視發生率為3.23%,在新加坡6歲華人兒童的近視發生率則為29.14%,幾乎有10倍之差。而這兩個人群的最顯著差別是,前者每週戶外活動時間達到13.75小時,後者僅為3.05小時。

那我們來看看戶外活動,拆解成兩個關鍵詞就是“戶外”和“活動”,是其中哪個起到預防近視的作用呢?研究表明,是“戶外”,而非“活動”。每天在戶外多待40分鐘(哪怕坐在草坪上不動),近視發生率就可以降低9%。每天在室內打乒乓球2個小時,卻沒有什麼用處。那麼戶外環境中究竟有什麼因素這麼“治癒系”?

誘導眼球生長的一種重要神經遞質叫做多巴胺,而眼內多巴胺濃度和光照強度直接相關,多巴胺濃度越高越不容易近視,這是其一。

其二,在室內近距離工作的時候,大部分物體都離的很近,這些物體在視網膜上形成一種不利於近視控制的有害性離焦,促進眼球過度增長。相反,戶外的大部分物體都離的很遠,即使不去看它(比如天空或遠處的海平面),它也會在視網膜上形成保護性離焦,讓眼球更自然發育而非過度生長。

近視是人類接受文明的“進化”

生活在北極地區的愛斯基摩人,靠打獵為生,自給自足,其原始部落內是無人近視的。但一些與外族通婚而進入文明社會的族人,第二代即有近視發生——人類要接受文明,就要接受近視。近視並不是人類的某種退化,反而是應付大量近距離工作的一種“進化”。但在這個“進化”過程中,人類付出的代價太大。據推算,2020年全球近視人數將達到30億,2050年更達到50億,其中高度近視(眼底黃斑變性、視網膜脫離等併發症機率陡增的型別)的比例也會超過10%,造成的社會和經濟損失將是無法估量的。

我們既然都知道“宅”的危害,為什麼增加戶外活動那麼難呢?在上海,每年有4個月熱的要命,有2個月冷的要命,還有霧霾,在室內開著空調和地暖,“名正言順”地減少了戶外活動。其次,即使天氣不錯,巨大的學業壓力也剝奪了孩子們的戶外活動時間,綠茵茵的操場彷彿一片沙漠,人跡罕至。所以近視不只是一個醫學問題,更是一個社會問題,可謂是全球文明化的副產品。

數碼產品要“背鍋”嗎?

在這個文明化的過程中,數碼產品和網際網路要“背”多大的“鍋”呢?這也是家長經常問的一個問題:“我家娃能不能看電視、玩手機?”其實現階段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看電視和玩手機比做作業更傷害眼睛。但如果從另一個角度看,即使沒有對眼睛的超額傷害,網際網路和各種視訊終端也可以分分鐘摧毀我們的生活。孩子可能每次只花15分鐘玩手機遊戲,卻要花50分鐘沉浸於虛擬世界!孩子更傾向於不和人交流、脾氣暴躁,更喜歡待在室內獨自沉迷遊戲。比起眼睛的近視,數碼產品造成的“社交近視”對孩子的影響更加深遠。

在基因背景普遍較脆弱的今天,不能保證課間戶外活動時間,週末不去公園,無止境的手機、平板電腦、作業……今後,醫生要回答的問題可能不再是“我家娃會不會近視”了,而會是“我家娃幾歲會開始近視”或“娃的近視到底要漲到多高”之類的問題。既然不能改變父母的基因,改變不了眼鏡鏡片的玻璃“厚度”,就讓我們增加戶外活動時間吧,這也是延緩近視發生最關鍵的一步了。要做到這一點,需要衛生部門、教育部門甚至環境部門一起努力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