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權力的遊戲》二丫“拯救”世界,正義代表史塔克家族

“口袋貓有話講

口袋電影(koudaidianying)《權力的遊戲》專題策劃。我們將用系列主題的方式,全方位多角度深度剖析權遊中的人物角色。

本次專題內容以電視劇為主輔以原著小說《冰與火之歌》背景。

希望能給大家在觀看《權力的遊戲》時起到一些參考作用。今天帶你瞭解《權遊》古老的史塔克家族的一段歷史。”

距離權遊大結局還有3天了,在被洩露的原著作者馬丁原版大綱中,二丫是最終活下來的五個人中的一個。

今天口袋貓就來聊聊二丫和她的家族北境史塔克家族,與他們相關的家族和一些關係密切的人(比如席恩、小指頭)也會提到。

史塔克家族是《權遊》中最重要的一個家族,雖然不是鐵王座爭奪者,但它在劇中的戲份比重很大。

它也是維斯特洛大陸上最強的家族之一,家族中的很多人在歷史上都很有名。

歷史上異鬼第一次入侵人類時,先民和森林之子等多方力量將異鬼逼到長城以北的極寒之地。

戰後布蘭登·史塔和巨人族協助修建了能阻擋異鬼南下的魔法長城,並且建立了臨冬城,因此布蘭登被稱為“築城者”,在以後的幾千年中,史塔克家族一直都是北境之王。

他們的族語“凜冬將至”,也意在警示後人要時刻警惕,提防異鬼來襲。在《權遊》中,它的含義側重於家人的團結,冬天(危險)來臨是,親人間要齊心協力,保護彼此。

直到伊耿·坦格利安前來征服七大王國,託倫·史塔克為了避免戰亂中生靈塗炭,對伊耿不戰而降,被稱為“屈膝王”(降服王),然後史塔克家族成為鐵王座下世襲的北境守護。

到了《權遊》中這一代,又出現歷史性人物“綠先知”布蘭·史塔克,以及“夜王終結者”艾莉亞·史塔克(二丫)。

據說原作作者馬丁的妻子很喜歡二丫,並且不允許馬丁將二丫寫死。

其實喜歡二丫的人不只是馬丁夫人,觀眾也很喜歡,而口袋貓從《權遊 第一季》就成了二丫的忠實粉絲。

她出身名門,卻不是一位淑女,但也有了自己的“縫衣針”。

史塔克家有一位淑女就夠了,而二丫,要做英勇善戰的女戰士“娜梅莉亞”。

她的小狼用歷史上最先進的洛伊拿文明中的女戰士娜梅莉亞命名,就暗示了二丫一生的夢想所在。

天生活潑好動,難以安靜的坐在凳子上做個舉止得體的貴族小姐,被父親稱為是體內有“狼血”的少女,因而獲得了“狼女”的稱號。

在《權遊》中,她和布蘭以及瑞肯常常被長輩提及,因為出生在漫長夏季,對危險一無所知,沒有見過寒冬的殘酷,所以性格上都天真浪漫,經常有天馬行空的想法。

孩子們純真,大人們正直,就是史塔克家的人的特徵。

在權力的遊戲中,別的家族都有一些不擇手段謀取利益的人,唯有北境史塔克家族的人,個個品格優秀,一直都是正義的代表。

在權力的遊戲中,他們有過犧牲。

城主奈德·史塔克被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利用陷害,死於君臨城,這可以看作是小指頭的私仇報復。

小指頭父親在戰場上與徒利家族結下了友誼,他從小被寄養在河間地奔流城徒利家族中,與凱瑟琳·徒利和萊莎·徒利一同長大,但他身份低微,只是一個劍士的後代,遠遠配不上徒利家的姑娘們。

凱瑟琳被許配給布蘭登·史塔克(和北境之王“築城者”的名字一樣),但小指頭愛慕凱瑟琳,並在女方訂婚時要求與布蘭登決鬥。

布蘭登以成年頂尖劍客技術輕而易舉地就打敗了未成年的培提爾,從腹部到肚臍眼的一刀傷口差點讓小指頭喪命。

布蘭登·史塔克在妹妹萊安娜與雷加王子私奔後,到君臨城要人,被“瘋王”囚禁致死,小指頭繼續追求凱瑟琳,但被凱瑟琳拒絕。

最後凱瑟琳嫁給了布蘭登的弟弟奈德·史塔克。

總之,小指頭表面上是凱瑟琳的朋友,實際上他只是想佔有凱瑟琳,而因為所愛被奪也對史塔克一家充滿仇恨。

雖然凱瑟琳對他無意,但妹妹萊莎·徒利從小就愛慕小指頭。小指頭被凱瑟琳拒絕後借酒消愁,萊莎主動與醉酒後的他纏綿,而小指頭錯把萊莎看成凱瑟琳,並未拒絕。

萊莎懷孕後,徒利家族知道真相,將小指頭趕走了,但萊莎和小指頭從未斷過聯絡,即使在她嫁給谷地鷹巢城領主瓊恩·艾林之後。

萊莎在國王之手瓊恩·艾林的耳邊吹枕頭風,讓其提拔小指頭,小指頭從此步步高昇,最終成為了君臨城財政大臣。

小指頭當了勞勃的財政大臣以後,羽翼漸豐,勞勃的花天酒地正好便於他追逐權利,出身卑微的他對權力的渴望是《權遊》中最強烈的一個。

勞勃·拜拉席恩和奈德·史塔克是瓊恩·艾林的養子,三個人感情很深,萊安娜失蹤後,是他們三個家族發起了“簒奪者戰爭”,然後將勞勃推上了鐵王座。

瓊恩和艾德就是勞勃王位的保衛者,小指頭要想奪權,這兩人就是絆腳石。

他第一步就是對自己的恩人瓊恩下手,是他指使萊莎毒死了自己的丈夫瓊恩·艾林。

瓊恩死後,勞勃親自到北境邀請奈德出任首相,因為除了他,再沒有人可以信任。

此時小指頭又指使萊莎給姐姐凱瑟琳寄信,指控是王后瑟曦·蘭尼斯特毒死了瓊恩,是蘭尼斯特家的人要篡位。

一切跡象表明,勞勃非常需要奈德,於是,不喜追名逐利的奈德接受了首相的任命,並且答應珊莎和喬弗裡聯姻,以此向外界表示勞勃地位的不可撼動。

在君臨城,小指頭又告訴拿著刺殺布蘭的匕首前來的凱瑟琳,匕首是來自於小惡魔提里昂·蘭尼斯特,是他在打賭中輸給了小惡魔。

史塔克家族和蘭尼斯特家族之間的關係,就這樣被小指頭挑撥的緊張起來。

一邊是維斯特洛大陸上的最強家族狼族,鐵王座的正義後盾,一邊是維斯特洛大陸最有權勢最富有的家族獅子族,離鐵王座最近的家族。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小指頭的第一招棋下得很聰明。

巧合的是,孩子們之間也開始結下仇怨。

喬弗裡王子和珊莎散步時,看到二丫和屠夫兒子練劍,王子插手傷害屠夫兒子,二丫制止激怒喬弗裡,喬弗裡沒有傷害到二丫,反被二丫的狼娜梅莉亞咬傷。

最後珊莎的小狼“淑女”頂罪,被奈德·史塔克親手了結向喬弗裡王子賠罪。

冰原狼“淑女”死的那一刻,從塔樓跌落昏睡的布蘭睜開了眼睛,預示著一場權力的遊戲開始了。

史塔克家的臨冬城成為遊戲開始的第一個場地,由“布蘭撞見瑟曦和詹姆偷情”埋下小孩們命運的轉折點,而小指頭砍了“國王之手”,史塔克家族首當其衝,為大人們在遊戲中的命運打開了第一篇章。

奈德·史塔克、凱瑟琳·徒利、羅柏·史塔克、瑞肯·史塔克相繼離世,每一個人走的方式都很悽慘,被砍頭、被割喉、被刺殺、被射殺。

一幕幕令觀眾心痛不已,特別是“紅色婚禮”,作者馬丁都是糾結再三才寫完這個故事並且將這一劇情安排在了《權遊 第四季》中,他也不想看到史塔克家的人早早離去。

史塔克家族的凜冬儼然已經到了。

“當雪花飄落,冷風吹起,孤狼死,群狼生”

當珊莎站在長城牆頭說出這句充滿詩意的話時,畫面是多麼的優美,此時,史塔克家的孩子們不再是小狼,不再需要庇護,他們都成了能夠撼動歷史的重要人物。

史塔克家的瓊恩·雪諾和席恩·葛雷喬伊就另當別論了。

瓊恩·雪諾的真實身份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是雷加·坦格利安和萊安娜·史塔克的兒子,那他就成了坦格利安家族的人。

席恩·葛雷喬伊的身世在《權遊 第一季》中詹姆和奈德的侍衛聊天中提到過,史塔克家族曾和葛雷喬伊家族有一戰。

葛雷喬伊家挑起戰亂,史塔克家平息叛亂,並且將葛雷喬伊家的幼子席恩作為質子留在了身邊。

在奈德被斬首之後爆發的“五王之戰”中,羅柏被擁護為北境之王,喬弗裡和兩個叔叔史坦尼斯、藍禮爭奪鐵王座,巴隆·葛雷喬伊自封為鐵群島之王。

席恩本是羅柏的左膀右臂,與他一起上陣殺敵,但他作為使臣去和父親巴隆談胖時,背叛了羅柏,背叛了史塔克家族,站在了鐵群島葛雷喬伊家族陣營。

雪諾、席恩和史塔克家的孩子們一起成長,可以說情同手足,但在權力的遊戲中,他們難免迷失自己,將這種情分排在某些東西后面。

尤其是席恩。

他趁羅柏不在臨冬城,勸服城內的布蘭投降他,宣佈臨冬城城主之位移交於他,以不會傷害城裡的人為條件。

但馬上他就失信於布蘭,殺了羅德里克爵士,儘管布蘭苦苦哀求,但席恩不為所動。

席恩的行為間接導致了瑞肯·史塔克的喪生。

但在後來席恩落入小剝皮之手後,他意識到榮華富貴不會再降臨到他頭上了,於是又找回了對史塔克家的感情。

他幫助珊莎逃脫了“小剝皮”的控制,在異鬼來襲時保護布蘭,並且死於夜王之手,布蘭對他說的話“席恩,你是個好人”戳中淚點,這意味著他得到了布蘭的原諒。

席恩的迷途知返無疑是非常感人的,因為他是《權遊》中唯一一個被極端摧殘的男人,能在小剝皮的變態蹂躪中還保留人性,最後恢復正常,這也許是個bug,但也說明,史塔克家中的人,骨子裡都是正義使者。

母親和哥哥姐姐們都離開了臨冬城,布蘭年紀輕輕被迫成為管事人,在遇到北境發生戰亂時,他用所剩無幾的人力去支援,魯溫學士阻止他時,他說:“如果我不保護我們的臣民,他們又如何會保護我們。”

布蕾妮則被凱瑟琳·徒利保護孩子的魅力吸引,稱她具備女性特有的勇氣,願意效忠一生追隨她。

史塔克家的人不管是年長者還是小輩們,都心性純良,甚至不理解人為何會“背叛”誓言。

羅柏得知席恩背叛他的時候,他的命令是要活捉他,問他為什麼背叛自己。

珊莎被餓瘋了的窮人圍攻,差點被活生生的吃掉,她的疑問是,他們都不認識我,沒停過我的名字,為什麼看我的眼裡充滿了仇恨,如果我有面包,我一定會給他們的。

布蘭聽到席恩告知他臨冬城被佔領了,第一個問題也是為什麼?看到野人瑞莎宣佈侍奉席恩時,他也問為什麼?

史塔克的孩子們,心裡沒有黑暗和邪惡,更不懂背叛,而艾莉亞·史塔克是兄弟姐妹中的“另類”。

她遺傳了父親的基因,一頭黑髮,也遺傳了史塔克家族戰鬥的本領。

她天生懂得攻擊,小小年紀就殺了一個小男孩(父親出事後,她逃跑時這個男孩想抓住她交給喬弗裡)。

她有強烈的恨意,“淑女”被殺以後,她告訴父親,我恨國王,恨王后,甚至恨姐姐珊莎。

二丫“嫉惡如仇”的性格在《權遊 第一季》中就表現了出來,所以她能有一個“死亡名單”,上面寫著她的仇人,這些人都曾欺負甚至殺了她的家人和朋友。

這樣一個“剛烈”的少女,一路上都接受到了很好的教導和培養。

哥哥(表哥)雪諾·瓊恩賜予她一把寶劍“縫衣針”,告訴她劍術格言“用尖端刺向敵人”

布拉佛斯海王的首席劍士西利歐教授他如何駕馭一把寶劍,傳授她布拉佛斯劍舞水之舞,讓她能夠穩、準、狠的刺向敵人。

他告訴二丫的劍術格言是“人都是水做的,劍刺入身體,水分流盡,只能死亡”。

二丫從西利歐身上還明白了“跌倒必將極痛,傷痛既是教訓,教訓成就未來”的人生道理。

除了臨冬城的魯溫學士,西利歐是二丫的第二位老師,父親遇難時,為了擋住前來抓捕二丫的人,西利歐犧牲了自己的性命。

父親死後,二丫顛沛流離的生活開始了。

在君臨城父親的工作間與她有過一面之緣的守夜人尤倫,在圍觀奈德斬首的人群中認出了二丫,他將二丫和國外私生子詹德利帶出了君臨城,卻也在路上被追捕者所殺。

後來二丫他們一行人被抓去做勞力,二丫有幸做了軍事奇才泰溫·蘭尼斯特的酒侍,在泰溫身邊,二丫耳聽目染,懂得了一些戰術,這也成為了她寶貴的自保手段。

在逃跑過程中,二丫結識了一位無面者賈昆·郝加爾,正是他教會了二丫如何成為一名“殺人於無形”的優秀刺客。

這裡必須提一下獵狗,因為在《權遊8》中,獵狗成了二丫最後的守護者。

從泰溫手下逃走的二丫和小夥伴,偶遇無期兄弟會,加入他們並且遇到了獵狗,獵狗與二丫的糾葛由此開始。

在逃跑的路上,兩人漸漸瞭解,雖然獵狗殺了陪自己練劍的屠夫兒子,名字在她的“死亡名單”上,但獵狗並沒有殺她,還保護了她,於是二丫將獵狗從“死亡名單”上劃掉了。

但並不代表她原諒了他,最後她將受傷的獵狗留在原地自生自滅,沒有救他也沒有答應他的請求(獵狗求二丫殺了他,從痛苦中解脫)。

雖然二丫的拋棄沒有讓獵狗死亡,但在《權遊8》第五集中,獵狗讓二丫離去保住性命,自己前往與魔山一戰,墜入火海,仍舊沒有逃脫死亡的命運。

二丫的存活,是由西利歐、尤倫、獵狗和貝利·唐德利恩付出生命換來的。

她見證了太多人的死亡,也有很多人為她而死,她的生命裡,註定充滿了鮮血。

這是一個戰士的命運,她不僅是偉大的女戰士娜梅莉亞,她也是能夠剋制異鬼的傳奇戰士亞梭爾·亞亥(傳說中異鬼首次入侵時,是亞梭爾·亞亥手持“光明使者”擊退了它們)。

所以,擊敗“夜王”的人選只能是她,這也是她存在的意義。

無面者賈昆曾對她說過,你從火裡救了三條命(賈昆和他的兩個同伴),要還給火神三條命。

二丫一個善意的念想,讓她有了學習真正劍術的機會。

《權遊》雖然是表現權力的遊戲中各種醜惡的人性,但也細心刻畫了人性中的真善美,而且這些美好的品德,在醜惡嘴臉的襯托下,更能鼓舞人心,傳遞給觀眾正能量。

二丫比起其他史塔克家的孩子,從未單純過,她殺戮但不暴力,她殘忍但不邪惡,她在權力的遊戲中,活得遊刃有餘。

說她是史塔克家最閃耀的星,一點都不為過,雪諾與珊莎都為權力擔心,只有她,時刻牢記著家族族語,我們是一家人,我們要團結一致,才能度過危機。

她和珊莎齊心協力,除掉了小指頭,最初策劃權力遊戲的人死了,但凜冬還在,夜王死了,異鬼散了,可是鐵王座的爭奪戰才剛剛打響。

“狼女”二丫,從未辜負每一個期望,龍媽屠城後,騎著白馬離城的她,又會從哪裡給我們帶來希望?

靜待週一大結局。

(本文觀點系作者本人)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