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兒童青少年近視“頑疾”到底怎麼治

在廊坊市第十八小學,廊坊市廣陽區眼科醫院的醫生在指導孩子們做眼保健操。新華社發

當青少年體質和健康狀況指標開始止跌回升之時,視力不良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而且程度一直加劇。今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門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上升為國家戰略。給孩子一個光明的未來,還有多遠的路要走?日前,記者跟隨教育部相關調研團走訪了多家中小學和醫療衛生機構,進一步瞭解了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的現狀和問題。

現實:全國近視中小學生或已超1億人

在同仁醫院眼科醫生唐萍看來,近視問題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我們從2009年開始走進校園,就發現小學三年級的孩子近視率超過30%,這已經很高了。”

2014年教育部組織開展的全國學生體質健康狀況調研資料顯示,我國青少年近視率不僅持續攀升,而且呈現低齡化的趨勢:小學生視力不良率為45.7%,初中生為74.4%,高中生為83.3%,大學生到了86.4%。據估算,目前全國近視中小學生已經超過了1億人,近視患病率排在東亞國家前列,近視總體人群數居全球之首。

“記得高中畢業時要招飛行員,我興致勃勃地報了名,但就是因為視力不合格,沒能通過稽核。”北京某高校的本科生趙勇(化名)深有感觸。根據教育部《普通高等學校招生體檢工作指導意見》,飛行技術、航海技術、消防工程、刑事科學技術、偵查等專業都對視力有明確要求。

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孫曉東憂心忡忡:“近視不僅是醫學、社會問題,還會給國家的戰略安全帶來隱患。2018年非特殊兵種徵兵裸眼視力標準已經放寬到左眼4.5、右眼4.6,標準在持續下降。”

隨著電子產品普及,農村孩子也加入“低頭族”。“最近5年,青少年體質和健康狀況在過去多年連續下滑、不斷惡化的背景下,很多指標開始止跌回升,但是視力不良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而且程度一直加劇。最近幾年,農村學生視力不良率的上升速率已經開始超過城市。”教育部體育衛生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峰表示。

兒童青少年近視率居高不下、不斷攀升,近視低齡化、重度化日益嚴重,讓人們不禁擔憂:給孩子一個光明的未來,還有多遠的路要走?

困境:每天兩個小時以上的戶外運動成奢望

今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門印發《實施方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上升為國家戰略。

《實施方案》中的一個硬性舉措是把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總體近視率和體質健康狀況納入政府績效考核。“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已成為體現國家意志的政治問題、事關民族復興和國家前途的命運問題,關係民族體質健康的危機問題和關係人民群眾期待的民心問題。”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

“到2023年,力爭實現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在2018年的基礎上每年降低0.5個百分點以上,近視高發省份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以上。”階段性的目標有著剛性約束意義。

現實中,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存在著家長對近視認識不足與督促健康用眼之間、電子化教學推廣與減輕用眼負擔之間、全社會普遍“低頭”與青少年養成健康用眼習慣之間的“三重矛盾”。

《實施方案》從家庭、學校、醫療衛生機構、學生和有關部門五個方面提出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的倡議性要求,強調家庭對於保護兒童青少年視力的重大影響和決定性意義。

“現在孩子學業負擔比較重,尤其是家長在平時課後和週六日也帶孩子上輔導班,戶外活動時間得不到保障,現在各級教委都要求學校保障學生每天戶外活動1小時。”北京市東城區中小學衛生保健所所長高愛鈺表示。

“近視多發主要是因為長時間近距離用眼,戶外活動太少。在戶外人們接受的是自然光,它能夠刺激人體分泌一些神經遞質,從而預防近視的發生。每天應該保持兩個小時以上的戶外運動。”唐萍告訴記者。

而這個建議常常只是建議,不少家長、老師是寧願犧牲孩子的健康和視力,也不要讓他們在分數上落後半分,每天兩個小時以上的戶外運動成奢望。

另一方面,家長也很無奈。初二學生家長李夢慶幸自己的孩子還不用佩戴眼鏡,“我現在非常矛盾,一方面是要防止孩子對電子產品的過度使用,而另一方面很多老師要求下載App、看視訊來預習功課,不知道應該下載到我的手機上還是孩子的裝置上?讓孩子自己下載就無法控制他過度使用,用我的裝置又實在不方便,不利於他學習。”

記者注意到,《方案》中要求,學校教育本著按需的原則合理使用電子產品,教學和佈置作業不依賴電子產品,使用電子產品開展教學時長原則上不超過教學總時長的30%,原則上採用紙質作業。

推動:需要我們對生活方式展開一場革命

10月18日下午,同仁醫院的眼科專家們走進東城區府學衚衕小學,為同學們進行愛眼護眼健康科普宣教和視力篩查。“未來,我們要為每個孩子建立眼科健康檔案,對他們的視力狀況進行動態跟蹤。”同仁醫院相關負責人表示。

“有些孩子現在視力很好,但已經發現近視發生的趨勢,要及早地干預。例如同樣是近視200度,發生在7歲和13歲性質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不能單純按度數衡量。如果不持續關注,近視的程度有可能越來越深。”唐萍表示,建立視力健康檔案,最大的意義是衡量其近視發展的速度和預測其將來發展的趨勢,及早採取干預。

據悉,上海市已連續三輪開展聚焦青少年近視的公共衛生三年行動計劃,建成覆蓋全市4~18歲青少年的屈光發育檔案體系,分類管理,早期預警、發現和矯治近視,將視力健康管理納入市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截至目前,建立視力檔案177萬人、篩查327萬人,服務全程資訊化,建立“網際網路+明眸”APP眼健康服務平臺。武漢市研究開發了“智慧監測與數字化視力健康管理系統”,快速建立規範化學生視力健康基本檔案,全程管控學生視力健康狀況,並在全市開展中小學生近視率摸底建檔工作,預計年底前完成全市15個區百萬中小學生近視率篩查建檔工作。

“要真正推動近視防控,就需要我們對生活方式展開一場移風易俗的革命。”王登峰認為,“防控近視的措施沒能落到實處,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過重的課內課外學業負擔,也包括家庭和社會對青少年視力問題的忽視。而要改變這一現狀,就必須採取全社會、全方位的行動,讓青少年能夠在日常的學習、生活中既能提高素質,又能實現良好發展。”

“從整體上來講,需要思考我們的教育如何更多地關注孩子的身心健康。我們對體育、戶外活動的態度,對孩子升學等問題的態度,如果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短視的問題,也就不可能真正解決近視的問題。無論對學習、生活和工作,還是對孩子未來的發展,我們都不能短視,不能只重眼前得失。讓孩子多看幾小時書,多背幾個外文單詞,可能對他提高學習成績確實有效,但對他的未來發展,是否更有利,這不僅是家長,也是整個社會需要深思的問題。”王登峰表示。(記者 周世祥 靳曉燕)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