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免疫艾滋嬰兒引爭議,原以為出了一個蓋世英雄,沒想到是譁眾取寵

今天,大家都被一個新聞刷屏了,絕對的熱搜。 根據人民網今天的報道,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宣佈,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這是世界上第一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賀建奎的團隊對受精卵的基因進行了改造, 利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將胚胎的CCR5基因進行了編輯,這樣變異的CCR5基因就不能正常編碼蛋白質了。正常情況下,CCR5蛋白表達在人類的T細胞上面,是艾滋病病毒感染人類的主要受體之一,如果CCR5不能正常的表達,人類就有可能免受艾滋病毒的感染,獲得了對艾滋病的免疫力。

作為一名普通的老百姓,你肯定非常的高興,太好了,這樣的技術可以造福百姓,以後我們再也不怕艾滋病了。可是專家們卻是一致的反對,因為裡面有非常多的問題沒有解決。做一一名醫生,我們有任務讓大眾知道事情的真相。今天我就來給大家科普一下。

第一,這是為了第一而第一

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並不是什麼新鮮的技術,全世界很多國家都已經掌握了。但是,該技術並不是很成熟,只能用於體外或者動物實驗研究,根據我國2003年頒佈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第六條規定,進行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必須遵守以下行為規範:(一)利用體外受精、體細胞核移植、單性複製技術或遺傳修飾獲得的囊胚,其體外培養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開始不得超過 14 天。(二)不得將前款中獲得的已用於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它動物的生殖系統。

也就是說,胚囊不能夠超過14天,這次不僅超過了14天,還直接把孩子生出來了。首先,這在倫理道德上就是不正確的,是錯誤的。根據目前的倫理準則,這在做法是不可以的。不僅在中國,在歐美等發達國家,這都是不允許的。所以,美國沒有“製造”出來這樣的小孩,歐洲也沒有。而賀建奎只是為了第一而第一,罔顧醫學倫理。

第二,預防艾滋病,我們有更多其他的辦法

艾滋病是可以治療,也可以預防的。如果父母有一方感染了艾滋病,通過抗病毒治療,以及阻斷措施,可以百分之百生出健康的寶寶。艾滋病並不是基因病,這位科學家為什麼要選擇艾滋病作為他的研究目標,動機何在?是為了搞噱頭嗎?而真正的遺傳病,血友病、地中海貧血等等,這些才是真正需要基因治療的疾病。這讓我對賀建奎的動機產生了問題。

第三,這個技術還不成熟,賀建奎知法犯法

這次基因手術修改的是CCR5基因,其編碼的 CCR5 蛋白是 HIV 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CCR5被編輯之後,這兩個寶寶真的可以免疫艾滋病嗎?其實並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清華大學全球健康及傳染病研究中心與艾滋病綜合研究中心主任張林琦認為,“由於艾滋病毒的高變性,還有其它的受體可以使用,CCR5基因敲除,也無法完全阻斷艾滋病毒感染。為了證明試驗是否有效,我們需要用這對雙胞胎去做臨床試驗嗎?要讓她們密切接觸艾滋病病毒嗎?萬一被感染了怎麼辦?是不是太殘忍了?倫理上過得去嗎?

有科學家表示,即使編輯工作完美, 沒有正常CCR5基因的人感染某些其他病毒和死於流感的風險更高。而且,這種技術還不成熟,面臨一些列的問題,例如脫靶、嵌合體等等。而且, DNA的變化可能會遺傳給後代,而且有可能損害其他基因 。我們來看看,這個實驗的主要負責人賀建奎教授的部落格,他完全清楚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的風險,去年在自己的部落格上面,他已經將該技術的風險都列出來了。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去搜一下。

在文章的結尾,我們引用賀建奎部落格的原文:“基因編輯是一項革命性的技術,未來將有可能幫人類大規模消除疾病,提高健康水平和延長壽命。但是,目前用於人類生殖目的基因編輯尚未解決科學上的安全性問題,尤其是脫靶和嵌合體。在解決好以下的安全性問題之前,進行人類生殖目的的基因編輯是不負責任的。”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