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我心中難忘的醫生丨累並快樂的小兒眼科醫生、人文關懷的醫生、讓癌痛患者不痛、給孩子生的希望

溫小牧 王慧 江健 韓娟·我心中難忘的醫生,[578].醫師報,2018-12-20(21),[563].醫師報,2018-08-30(05)[568].醫師報,2018-10-11(23)

累並快樂著

訪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科帶頭人潘美華

作者:溫小牧

每天早上8點不到,廈門眼科中心業務副院長、斜視與小兒眼科主任潘美華教授就已經帶著團隊開始了一天緊張而有序的臨床工作。檢視患者、瞭解病情、制定和探討手術治療方案、處理科室事務……病房、手術室、門診,隨處都可見到她忙碌的身影。

“要用愛心對待每一位患者。”這是潘美華常掛在嘴邊的話。每一位患者她都耐心地詢問和檢查,她那精湛的醫療技術與和藹的話語,溫暖著每一位前來就診的患兒和家長。為方便患者,十多年來,潘美華從未休過雙休日和公休假,全部奉獻給了她所熱愛的事業。她說,“作為小兒眼科醫生,累並快樂著。孩子們天真無瑕的眼神,就是我工作的動力源泉。”

幾十年來,潘美華孜孜不倦,不斷了解掌握眼科領域新技術,努力學習和應用先進的診療技術為眼病患者服務。她帶領團隊在斜視手術臨床和基礎研究方面做了深入研究,開展了各種屈光不正、弱視、斜視手術新技術專案,先後申報了省市級6項科研課題研究,其中潘美華領銜的課題研究專案“顯微下睫狀前血管分離保留術在常規斜視矯正手術中的應用”成功入選中華醫學會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2017年十大科研亮點”。

“努力學習眼科新知識,掌握眼科發展動態,應用先進的診療技術為眼病患者服務。”這是潘主任堅持的理念。她說:“我們研究掌握先進的診療技術用予患者,最根本的意義在於提高和改善患者的生存質量和身心健康;患者需要我們,我們必須付出極大的愛心和努力。”

善意是世界上最昂貴的給予

王慧

他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醫生,但在我的心中,他卻是一名令我永生難忘的醫生。在他的身上,我親眼見證了醫生的溫暖和善良,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溫暖。我敬重他,崇拜他,他卻說:“我喜歡當醫生,我要當一個良心好醫生,雖然累點,但是當病人康復了的時候,我就有成就感。”他,就是湖南省人民醫院馬王堆院區呼吸內科的王小健教授。

初識王小健教授,是在2017年的6月。2017年年初,我父親的小腿出現了浮腫,江湖上流傳多年的“女怕臉腫,男怕腳腫”的流言,讓我這個年近七旬的老父親心裡顧慮重重。作為女兒,看著身體和精神狀態都日漸不佳的父親,我的內心焦慮萬分。我苦口婆心多次勸說父親去醫院就診,固執的他就如同一個叛逆的孩子,堅決不去。百般無奈之下,2017年6月,我找到了看老幹保健專家門診的王教授。我想通過醫生的勸說讓父親儘快入院檢查。

掛完號後,站在人來人往的醫院大廳裡,我心中充滿了糾結矛盾。我躊躇、猶豫,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也害怕這樣的非分請求一旦開口就會直接被醫生硬生生地拒絕。叫號見到王教授後,他一臉和藹,忐忑不安的我終於鼓起勇氣跟他道明瞭事情的原委。令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王教授竟然沒有片刻的遲疑,直接就答應了我的請求。

後來的事情出乎意料地順利,父親在王教授的勸說下,住院進行了全面的身體檢查,不但醫治好了小腿浮腫的問題,困擾多年的右眼胬肉也轉到眼科成功進行了手術。在住院期間,工作繁忙的王教授還經常詢問父親的病情,不勝其煩地解答父親和我的各種提問,寬慰父親。出院後,王教授主動加了我和父親的微信,經常詢問父親的身體狀況,還時不時在微信上提醒身患高血壓的父親,一定要按照醫生的醫囑按時吃藥。從父親堅決不願意去醫院的循循善誘、耐心勸說;到住院過程中的不厭其煩、真誠開導;再到出院後的病情回訪、暖心慰藉,一樁樁、一件件,感人至深。

在王教授的身上,我深刻理解了“醫者父母心,杏林天使情”的內涵,醫患本是一家,雖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現在的父親,在王教授出院後秉承的“醫身更要醫心”醫療宗旨對具體康復細節的詳細指導和心理安慰下,已經完全恢復了健康,並有了正確的醫學保健意識,樂觀開朗、精神矍鑠。

善意是世界上最昂貴的給予,感恩是人世間最動人的還禮。王小健教授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壯舉,他所做過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平凡的,然而正是這無數的平凡構成了他的偉大,他將自己那些平凡的腳印,一個個清晰地刻在了人們的心中。

陪伴最後一程

宜賓市第二人民醫院 江健

鄧豔是宜賓菜壩鎮勞動村的鄉村醫生。在她近二十年的行醫生涯中,最讓她神傷憂慮的是癌症患者。這些癌症患者,大多是在各大醫院治療後,處於穩定期或放棄治療的患者,而這些患者最常見的症狀,也是最影響生活質量的症狀,就是癌痛。

李大姐是一名癌痛患者。一年前,李大姐總感覺上腹部反覆脹痛,在醫院確診為胰腺癌,治療一個月後,轉診回家到鄧豔所在的村衛生院休養。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李大姐回家的10天前,她的兒子出了車禍,顱內出血並伴全身多處骨折。因此,她見到鄧豔的第一句話是:“我完了,你能不能幫我把命拖到讓我兒子康復回來?”

鄧豔答應了李大姐的請求,並以實際行動兌現了她的承諾。在李大姐疼痛日益加重的日子裡,鄧豔不僅常常驅車四十多分鐘,帶李大姐去有資質的醫療機構開具止痛藥,還和她共同制定飲食、生活計劃,緩解疾病帶來的腹脹、消化不良、嘔吐等症狀。在李大姐被疾病折磨得熬不過去時,她這樣安慰李大姐:“每個人都有從出生到離開的過程,你已經有了家庭、生了很乖的兒子、孝順了雙方的父母,你完成了人生該完成的任務,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再堅持下去,哪怕多一天,都是對親人最大的孝順和慰藉。”在這樣的鼓勵和幫助下,李大姐最終等到了兒子康復歸來,在兒子懷裡安然離世。

讓癌痛患者不痛,是醫師的基本責任與義務。鄧豔也一直在為此而努力。

我把生命交給你

成都市居民 韓娟

醫術就像懷孕,時間久了才能讓人看出來。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婦產科醫生段瑞岐不僅管肚子,還管腦子。

2016年上半年,我住在華西二院產科11樓保胎,段醫生是丁組的住院總兼“超級管家”。他像一臺隨時待命的“搶救車”,哪裡有需要,就出現在哪裡。

段醫生有一種穿透人心的溫柔,是一個靜得不能再靜的人,不誇談醫術、不拋頭露面,總是走在查房隊伍的最後,白大褂裡面總是套著手術服,語調輕柔、眼神似水、笑容乾淨。就是這個溫柔得不能再溫柔的男醫生,在查房時所呈現的專業性讓我心生佩服。他懂得女性的思維模式和心理邏輯,說話柔聲細語,處處透著尊重、鼓勵和安慰。他可以快速熟悉陌生患者的症狀,及時找到主要問題,三言兩語說透病情。

我當時的情況是胎位不正、臍帶脫垂、胎心減慢。臍帶脫垂對孩子而言就像被扼住了脖子,命懸一線,更糟糕的是我還感覺不到疼痛。如果段醫生“一剖了事”:麻醉、消毒、鋪巾、切皮、取出胎兒,估計用不了幾分鐘。至於孩子能否救活,只能聽天由命。而人到中年的我,今生能否當上母親,不關醫生任何事,畢竟醫學不能治癒所有的疾病,不能治癒每一個人。

權衡再三,段醫生決定讓我自己生,把對身體的傷害降到最小。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本來幾分鐘的手起刀落,變成了不知時間的漫長等待;除了段醫生,麻醉醫生、手術室護士、兒科醫生、B超醫生、助產士,浩浩蕩蕩的一群人都要耗在這裡;生產過程中,情況瞬息萬變,臍帶脫垂隨時會出現胎兒缺氧,甚至窒息。

拿定主意的段醫生立刻幫我改變了體位,在B超的監測下,用手調整胎位,硬生生地把胎兒調整到了一個比較理想的位置,然後為我綁上了胎監。

“你不能動了,閉上眼睛休息一會。”段醫生細緻入微,專門把手術燈扭轉了方向。傷心欲絕的我哪裡睡得著,滿腦子都是“如果保不住……”

把我擺放到位的段醫生為了延長孩子在我體內的時間,一直手堵著已經脫出的胎兒身體。他見我默默無語地流眼淚,為了穩定我低落的情緒,一貫少言寡語的他現身說法,說起了自己的人生經歷……

是段醫生的堅持和堅守,給了孩子生的希望。我相信,除了我和家人,段醫生是最希望保住孩子的那個人。把命和健康交給這麼溫柔細心又全力以赴的男醫生,值了!

一日為醫,終生為友。轉眼間,孩子已經一歲半了,但華西的人、華西的事,還有那些驚心動魄的情景,始終歷歷在目,難以忘懷。

住院歸來,我深刻地感受到,醫生是一個至真至善的職業,它固有的光芒可以令世間所有名利都黯然失色。就像段醫生,他精益求精地治病救人,為生命創造著奇蹟。看著如今健康成長的孩子,我心裡充滿了感激……

《醫師報》2018年08月30日5版

《醫師報》2018年10月11日23版

《醫師報》2018年12月20日21版

往期回顧

目前300000+醫生已關注加入我們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