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劉寶霞 街頭清掏八年】

原標題:劉寶霞 街頭清掏八年

編者按——

劉寶霞是佳木斯玉禾田環境事業發展有限公司一名清掏女工,從事清掏工作已經整整8年了。8年裡她愛自己的崗位,愛與自己並肩作戰的丈夫,用自己的辛勤付出換來城市面貌的潔淨。

八年如一日換來城市潔淨

劉寶霞與丈夫潘軍都是清掏工,並且在一個組裡,負責市區從東到西近40座旱廁的清掏工作。

清掏工作與其他正常上下班工作不同需要起早幹活,早上人少不說,工作時產生的氣味能小些。

淩晨4點鍾劉寶霞和丈夫就起身了,簡單洗漱後趕到單位啟動吸糞車開始一天工作,從早上一直忙到中午,至少要對七八個旱廁開展吸糞作業,下班時已經過了中午12點。

8年的曆練讓劉寶霞對於這項工作已經得心應手,可最難的問題是讓糞池內糞便順利地吸上來,為此她必須用兩米多長的耙子不斷地在池子裡攪和,將較硬的糞便攪碎,將裡面的塑料袋、塑料瓶等無法吸上來的廢物耙上來,另行處理。

處理糞便雖然戴著口罩仍然難擋令人作嘔的惡臭味,而且在耙糞便和垃圾時,頭上、身上經常粘上糞水,糞水透過工作服甚至滲到裡面穿的衣褲上。

每次回家時只要女兒在家都要劉寶霞第一時間洗澡、洗衣服,清理完衛生後再進屋。

劉寶霞說,常年從事清掏工作,她對於臭味不那麼敏感了,有時她感覺不到身上有味兒,可女兒特別敏感,能夠感覺到。 工作期間,劉寶霞和丈夫始終在路上,長時間工作難免饑餓,可身上又髒又有味兒,無法在小吃部就餐,兩個人只能脫下工作服,在小吃部買點食品回到吸糞車駕駛室簡單充饑後又重新啟動車前往下一個目標。

一上午裝滿一輛四輪車

劉寶霞說,清掏工工作辛苦,可最難的是居民將各種垃圾都丟在糞池內對清理工作造成極大阻礙,也最難清理。

3月初,劉寶霞清理造紙廠橋頭附近一座旱廁,裡面除了有丟棄的塑料袋、塑料瓶等垃圾外還丟了不少成人用的尿布濕。

劉寶霞說,尿布濕被糞水浸濕後變得十分沉重,只能用耙子一點兒一點兒向上耙,尿布濕還容易破損、碎裂,碎裂後四分五裂的碎布頭向上打撈的難度更大。

看劉寶霞處理太艱難,丈夫潘軍也上來用鐵鉤子鉤。潘軍比劉寶霞從事清掏工作時間還長,可他鉤了一會兒就感覺渾身難受,沒抑製住,嘔吐起來。

可劉寶霞沒有退縮,依舊向上鉤耙,直到垃圾清淨能夠正常開展機械作業才作罷。

劉寶霞說,雖然居民區有垃圾點,可有不少住戶貪圖方便將垃圾袋、泔水、破衣服、爐灰等各種垃圾向糞池內傾倒,使吸糞車無法正常開展作業,有時比較堅硬的破瓶爛罐等廢品如果堵塞洗糞車管道甚至整臺車輛都有幹燒報廢的可能,只能將這些垃圾一點點清理上來後才能正常作業。

清理上來的廢物堆在那裡不美觀,氣味更是燻人,必須及時運走,一般清理乾淨一個糞池需要數小時時間,堆積的垃圾能夠裝滿一四輪車的車鬥。 劉寶霞曾經與社群等部門溝通希望對不講公德肆意傾倒的居民採取一些辦法,可收效甚微,還是阻擋不住群眾向公廁裡面傾倒,劉寶霞只能默默地一點點向外清理。

生日在清掏一線度過

劉寶霞說,清掏工作最難的時段在夏天暴雨季節,有的低窪地勢的旱廁被雨水倒灌必須及時強排,只有如此才能保證居民正常生活所需。

東風區聯合村5隊內一座旱廁因為地勢較低,春季融化的雪水及下暴雨導致的雨水都向旱廁內灌,整個旱廁糞池內糞水已滿不斷上溢。此時,劉寶霞與丈夫需要合力在此工作一個上午,運走七八罐糞水後才能緩解危急局面,保證群眾順利如廁。除了正常清理任務,劉寶霞和丈夫還要承擔其他一些急難險重任務。

夏日的一天,剛忙完工作的劉寶霞中午休息後準備晚上慶祝自己的生日。可突然接到上級緊急通知,中山街跨線橋出現雨水積窪,需要搶排援助。劉寶霞二話沒說,與丈夫趕到事發地參與搶排,此時雨還沒有結束,夫妻二人冒雨一車車向外抽排積水,從下午兩點多一直幹到傍晚,可任務還沒有結束。家人做好飯菜等她回去為她慶祝生日,可劉寶霞回不去。久等她不回,家人只能先行吃完飯散去。等劉寶霞完成任務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鍾,吃了口剩飯趕緊睡覺,怕耽擱下一天的工作。

劉寶霞說,她至今仍然記得生日奮戰一線的事兒,其實不是她和丈夫,公司所有的清掏工都與他們的經曆相似。

8年前選擇清掏工時一是當時公司缺乏人手,再有就是丈夫身體有病,工作期間有她陪伴能更好地得到照顧。

潘軍說,幹清掏工作異常辛苦,別說女人,連很多男人都不會從事這樣的工作。妻子能夠陪伴在他身邊8年與他並肩作戰,而且感冒發燒也堅持上班,幹完工作再吃藥打針,讓他非常感動,並很慶幸找到這樣一位好妻子。

劉寶霞說,從事清掏工作這麼多年,在外人眼裡感覺這個工作又累又髒,可自己習慣了,已經能夠適應這樣的工作。如果一天不幹工作,感覺身上好像缺少點兒啥似的,特別不舒服。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