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酷狗被指拖欠上億費用 一首原創歌曲開價僅3000元

近日,不少音樂製作公司走上向酷狗維權的道路。

去年酷狗直播啟動旗下主播“圓夢計劃”,酷狗音樂旗下公司與近百家音樂製作公司簽約,由音樂製作人製作歌曲小樣上傳至酷狗音樂旗下5sing音樂商城。酷狗主播選擇歌曲小樣併購買後再錄製成歌上線。

但音樂製作公司反映,日前酷狗單方面終止活動,歌曲上傳後遲遲不稽核,無法上線發行,前期墊付的錢也無法回款。有音樂製作人指出,活動涉及幾千首歌,酷狗的單方面違約給他們造成上億損失。

對此,《華夏時報》記者聯絡酷狗方面,對方稱已就該事件在商城釋出過公開宣告,不再接受採訪。酷狗直播CEO謝歡一個月前釋出公開信表示,因活動過程中存在音樂商家標高作品價格、冒充詞曲作者簽名等行為,所以提前結束活動。對於遵守平臺規則、順利完成眾籌、製作的優質歌曲,將在完成製作後,正常入庫結算髮行。

但一個多月過去,酷狗直播給出的解決方案是按照歌曲成本進行結算,音樂製作公司表示無法接受,認為這是酷狗忽略商家利潤,低價收購版權。

音樂製作公司墊錢錄歌

根據活動規則,酷狗直播旗下的主播首先需要通過粉絲眾籌到6萬-20萬元,才可以獲得製作原創歌曲的資格。主播從簽約音樂製作公司掛在5sing商城的曲庫中,選擇單首價格在3萬、4萬、5萬元不等的歌曲,在音樂製作公司完成製作,再由酷狗音樂旗下廣州齊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齊鼓文化”)發行。

酷狗直播由酷狗音樂全資控股,酷狗音樂也是5sing音樂商城和齊鼓文化的股東。

去年,音樂製作人鄭冰冰所在的上海妙一刻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妙一刻公司”)與齊鼓文化簽約,參與了此次活動。他向《華夏時報》記者提供了妙一刻公司在5sing音樂商城後臺的全部訂單記錄——共122個訂單,即122首歌。其中70首顯示“作品稽核通過”,其他則是“待平臺稽核”狀態。

鄭冰冰解釋,歌曲完成後期製作,需要上傳成品等待稽核,通過之後才能上架酷狗平臺。屆時齊鼓文化將擁有歌曲除署名權外的所有著作權。

合同約定,齊鼓文化要在妙一刻交付歌曲、開具增值稅發票後先期支付費用總額的70%,並在完成版權登記後支付30%的尾款。

鄭冰冰告訴記者,公司目前只收到酷狗支付的70首通過稽核歌曲70%的費用,一共100多萬,還有235萬尚未回款。他介紹,一首歌的成本涉及作詞、作曲、製作費用、人員工資以及稅費,至少要一萬五千元。“我們一般在歌曲製作前就要先收一半訂金,但這次不同,全部由公司墊錢,是因為當時相信酷狗這麼大的平臺。”

鄭冰冰發現問題,是從酷狗遲遲不稽核上傳的作品開始。之前,音樂製作公司將製作完成的作品上傳至5sing音樂商城後臺,最快當天,慢則不出一個月,就可以通過稽核。但從3月底4月初開始,他們通過稽核上架平臺的歌曲一直停留在70首,再未增多。

未結款或上億

鄭冰冰說,3月22日,5sing商城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關閉了活動的下單通道。4月4日,5sing商城後臺釋出通知稱,商城進入維護升級狀態,將在4月17日開放。但商城至今仍在維護升級中,尚未開放。

音樂製作人小夢4月15日收到商城後臺通知,其中列明瞭兩種支付方案,一種是以每首歌3000元的價格向平臺轉讓詞曲版權,另一種是1萬轉讓詞曲版權及錄音版權。通知要求她在4月17日下午5點前完成選擇,否則視為放棄,且不提供其他方案。她沒有接受上述方案,“這是壓價,歌曲的製作成本加上個人所得稅、商用版權費,一首歌的成本近2萬元。酷狗支付的價格都不足以抵扣成本。”

但妙一刻公司卻沒有收到任何官方訊息。他們此前與酷狗方面唯一的聯絡方式是音樂商城對接人的qq,儘管多次發訊息詢問,對方5月以來從未回覆。

直到5月23日下午,5sing音樂商城向所有商家傳送郵件表示,已經稽核和待稽核的音樂作品中存在較多品質差異,需要合作伙伴填寫歌曲製作費用明細。最終歌曲費用的結算,將以結算單為準。此外,還附加了一份歌曲製作參考標準,是按照創作者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劃分等級、制定價格。

小夢無法接受這一方案,按照通知,她只能參考比較低的等級,一首歌的所有費用加在一起也不過兩萬,基本和成本價持平,沒有利潤。

據鄭冰冰不完全統計,37家音樂製作公司銷售了3000多首歌,僅其中十幾家未結算的款項就達到3000萬。“粗略估計的話,活動未結款應該上億了,都是製作公司墊的錢。”

酷狗涉單方違約

近日,記者就上述糾紛聯絡酷狗,但對方表示已經就該事件在商城釋出過公開宣告,不再接受採訪。

公開宣告由酷狗直播CEO謝歡在4月23日釋出,即給出上述解決方案之前。宣告中表示,活動進行過程中發現一些音樂商家有標高作品價格嫌疑,並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為誘導主播,導致不公平競爭,讓歌曲價值縮水,作品質量下降;更有商家冒充詞曲作者簽名,導致平臺無法證實詞曲版權的合法性。因此,為最大限度降低使用者損失,平臺提前結束活動盤點資料,查明真相。對於遵守平臺規則、順利完成眾籌、製作的優質歌曲,將在完成製作後,正常入庫結算髮行。

天津萬華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毅嫻認為,酷狗旗下公司與音樂製作公司簽訂的合同中沒有對歌曲質量不達標和著作權糾紛進行限定,現在單方面終止活動、不支付款項的行為已經構成單方面違約。

2015年,酷狗與酷我兩大競爭對手合併成立中國音樂集團,在騰訊、阿里兩個巨頭的圍剿下抱團取暖。一年後,QQ音樂與中國音樂集團合併,更名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去年12月,TME在紐交所上市。

3月20日,TME釋出上市以來首份年報,線上音樂服務的收入為 55.36 億,人均每月訂閱費用為 8.5 元左右;直播收入高達 134.49 億,同比增長 72%,佔總營收的 71%。最終盈利 18.33 億,同比增長 38%。可以看出,直播的變現能力遠超出音樂服務收費,而酷狗直播是其主要的營收平臺。

至於“圓夢計劃”活動中從粉絲處籌得的歌曲製作費,張毅嫻說,法律沒有為眾籌下定義,但可以看做是酷狗直播與粉絲之間形成的贈予合同,對錢的用途進行了明確的約定。如果歌曲無法正常上線發行,即酷狗直播無法繼續履行合同,有義務把錢退回粉絲處。

來源:華夏時報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