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沒錢在都柏林怎麼玩?

很簡單,去免費的地方,比如,公園。

都柏林是一個適合散步的地方,就算不是標準的公園,也有大量的綠地相襯。不知不覺中,我每天都會去逛公園,也會穿過綠地去到某個目的地。突然想到,怪不得都柏林能出天才的王爾德、喬伊斯、貝克特、斯威夫特……他們走在路上,突然就有了靈感。

看地圖,市區最大的一塊綠地是St Stephen's green(事實也是最大,有22英畝),從住處穿過著名的格拉夫頓街,十分鐘就到了。剛進公園門就面臨一條岔路,一邊是鋪滿了黃葉的金黃大道,一邊是天鵝、鴿子嬉戲遊玩的湖面。

木心在《明天不再散步了》裡說,散步也會迷路,但不是困擾,我明知生命是什麼,是時時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沉浸在這西歐濃郁的秋色中,突然深感贊同,雖然有地圖,但不需要知道方位,到處亂走。穿熒光綠健身服的跑者對我說excuse me把我拉回現實。

17世紀以前這裡遍佈沼澤,是公共的放牧地。直到1877年,因經營健力士啤酒而致富的阿瑟愛德華健力士出資購下綠地,重新規劃成現在的規模並無條件捐出,1880年7月正式向公眾開放。

水池、噴泉、雕像……作為一個標準的公園,這些要素都在,甚至你會發現,她們既有巴洛克的曲線形態,又有洛可可的裝飾要素。一對時間,當時英國已經完成了工業革命,是時候讓喬治風格對世界建築產生影響。

都柏林的景點都很集中,只要你在地圖上標記好,就會發現每地之間相隔不過百米。從愛爾蘭國立美術館出來時不經意發現Merrion square就在馬路對過。

綠草如茵,放了學的孩子們正在上面玩耍,他們把書包集中堆在一起,和我們小時候也沒差。而我很快就看到了作家、詩人、劇作家王爾德的雕像,因為他在Merrion北1號度過了童年時光。不禁想,這就是風格浮誇、機滿反諷的靈感源泉?

和綠草、黃葉相映襯的是三面喬治風格紅磚建築。東39號為英國領事館舊址,1972年被因抗議北愛流血星期日(Bloody Sunday)事件的憤怒民眾放攻佔並燒燬;東側原本有歐洲最長的喬治風格連體房屋,但在1961年被供電局拆掉大部分,改建成現代風格的辦公樓群,僅保留的一棟完整的喬治風格房屋倒是對外開放參觀。最有意思的是,部分房門上被刷成紅黃藍等不同鮮豔的顏色,說是生怕醉漢敲錯門。

到了都柏林,無論哪種遊客都不會想錯過Trinity College Dublin(聖三一學院)。如果要我給些關鍵詞,我會說,《死亡詩社》。1592年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一世下令為“教化”愛爾蘭而參照牛津、劍橋大學模式而興建的一所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學。學校對外開放參觀(甚至在門口就有visitor welcome的牌子)。作為一個參觀者,正確的開啟姿勢就是買一個雞肉卷,一杯咖啡,坐在運動場邊上的椅子,看年輕的肌肉;再去草坪上席地而坐,看學生們組成一個個work shop,說不定他們就是未來的貝克特。

如果你去都柏林,強烈建議The Chester Beatty Library,藏在著名的Dublin castle後面。與其說是Library,不如說是藝術館。礦業大亨 Chester Beatty的私人收藏品展館,後捐獻給國家。讓人感到親切的是,他收藏了很多亞洲藝術品,二樓展館裡展出的基本是中國和日本,甚至看到了中國美院張遠帆教授的版畫。

但在進入藝術館前,會先經過Dubhlinn garden。草坪上的圖案是愛爾蘭最有特色的幾何造型(想要俯瞰全貌的可以到藝術館屋頂花園),將這些神奇的條紋盡收眼底。

據說,Dublin名字來源於Blackpool,而那個黑潭原址就在現在這個花園的地方。雖然都柏林本來也不算吵,但來到這個花園你還是讚歎:還有這麼安靜的地方。藝術館的工作人員有福了,午餐時間就出門到公園座椅上休息,身後是遺址僅留的殘垣,時光流逝。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