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世界影壇將被80後攻陷

達米恩•查澤雷(1985年)

如果兩年前提到達米恩•查澤雷的名字,大概沒有幾個人知道,但從2014年的《爆裂鼓手》到去年大熱的《愛樂之城》,兩部影片相繼拿下9座奧斯卡獎盃,其中還包括剛剛以”史上最年輕“的身份拿到的最佳導演獎,說達米恩是如今好萊塢最炙手可熱的年輕導演也不為過。

從《爆裂鼓手》中音樂的運用和對於情感的渲染,到《愛樂之城》中復古的情調和色彩的搭配,達米恩•查澤雷全面地展示出對於各種電影元素的掌控力。雖然今年《愛樂之城》最終錯失最佳影片,但對於尚且年輕的達米恩來說,一切都還來日方長。接下來,他將再度與高司令聯手,這次將是實打實的傳記片,講述首位登月的宇航員尼爾·阿姆斯特朗。

貝赫•澤特林(1982年)

生於1982年的貝赫•澤特林也是靠著一部影片廣為人知的,那就是2012年的《南方野獸》,作為一部低成本的獨立電影,而且還是貝赫•澤特林的長片處女座,不僅收穫了各種獨立電影節的青睞,還一舉拿下了戛納電影節的金攝影機獎,幾乎成為全年最亮眼的一部處女作。

2013年奧斯卡,《南方野獸》也順利收穫最佳導演提名,充分肯定了貝赫•澤特林的才華和成績,同時還助攻影片的主演,10歲的奎文贊妮•瓦利斯成為奧斯卡歷史上最年輕的影后提名者。5年之後,他的新作品《溫迪》終於開拍了,主角還是一個小女孩,影片將帶有科幻色彩。貝赫•澤特林會在新片當中帶給我們怎樣新的獨特世界呢?

澤維爾•多蘭(1989年)

”成名要趁早“這句話幾乎就是為多蘭量身打造的,20歲就憑藉處女作《我殺了我媽媽》驚豔亮相,從此開始,每部新作都能入圍三大電影節,從最開始的新人獎到金獅獎和金棕櫚獎的提名,多蘭在影壇正如金童一般的存在。

當然,多蘭的作品大多涉及如今藝術電影中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同性題材有關,但是也無法否認的是多蘭本身的才華橫溢,從影片形式上各種技巧玩得風生水起,到情感處理上的揮灑和剋制,他總能給觀眾帶來全新的感受。

生於1989年的多蘭還不到30歲,並且”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偏要靠才華“,他的下一部作品《約翰•多諾萬的死與生》是他首部英語對白影片,多蘭的路,其實才剛剛開始。

瑞恩•庫格勒(1986年)

庫格勒已經完成了從名不見經傳到融入好萊塢的三級跳,從2013年獨立電影界最熱門的一部作品《弗魯特韋爾車站》開始,瑞恩•庫格勒以一個獨立電影人的身份出現在觀眾面前;接下來繼續和前作的主角邁克爾•B•喬丹合作,再拉來史泰龍助陣,拍了洛奇系列的“外傳”作品《奎迪》,成功進入主流商業片領域,還給了年近70的史泰龍一個奧斯卡男配提名當做“謝禮”。

這兩部作品都顯示出庫格勒導演風格的成熟和剋制,這樣的優點當然不會被好萊塢放過。他於是被漫威招攬,下一部最然將是新的超級英雄電影《黑豹》。雖然沒有讓人驚喜不已的高光表現,但是瑞恩•庫格勒穩紮穩打在好萊塢位置掙下了一席之地。

薩弗迪兄弟(哥1984年弟1986年)

約書亞•薩弗迪出生於1984年,弟弟本•薩弗迪出生於1986年,兄弟兩人從小就在熱愛電影的父親的薰陶下開始拍攝小短片。2008年,約書亞•薩弗迪以作品《被搶劫的樂趣》參展戛納,第二年,兄弟倆合作的《去採點迷迭香》再次參展戛納,讓業界開始注意到這對親密合作的兄弟導演。

隨後,薩弗迪兄弟合作了幾部短片練手,2014年,兄弟合作導演的《天知道》在東京電影節拿下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讓兄弟倆在獨立電影圈中嶄露頭角。2017年,薩弗迪兄弟的新片是由羅伯特•帕丁森主演的犯罪片《好時光》,本片也是法國電影手冊的年度期待之一。

特里•愛德華•沙爾茨(1988年)

2015年,27歲的特里•愛德華•沙爾茨將自己此前的短片《克利夏》排成了同名長片,影片隨後在各大獨立電影節和戛納電影節拿到最佳處女作提名。影片帶有強烈的個人印記和導演的風格展示,或許是一部很難得到普通觀眾認可的影片,但是也顯示出了沙爾茨個人的才華。《克利夏》去年橫掃了美國獨立電影獎,還是美國惡趣味大師約翰·沃特斯年度十佳第一名。

2017年,沙爾茨的新作《黑夜造訪》將是一部恐怖驚悚片,《黑夜造訪》仍將延續沙爾茨對於緊張氣氛的把握、配樂和氣氛的營造。對於堅持走獨立路線的沙爾茨來說,他在等待的,是一個比《克利夏》更大的,四兩撥千斤的機會。

大衛•洛維(1980年)

大衛•洛維看起來似乎幸運很多,以剪輯師的身份入行,讓他的導演之路比起其他“白手起家”的導演們容易了不少。在多了多年剪輯師和編劇之後,大衛•洛維2013年寫出了劇本《他們非聖人》,不僅吸引到了製片公司的注意,還拉到了魯妮•瑪拉和卡西•阿弗萊克的加盟,由此順利加入獨立導演的行列。

在大衛•洛維的新片計劃中,《老人與槍》由卡西•阿弗萊克主演,《鬼魅浮生》找來了魯妮•瑪拉再次搭檔卡西•阿弗萊克,本片參加了今年的聖丹斯電影節,評價相當不錯,目前IMDb78,Meta89。與此同時,2016年洛維指導的奇幻影片《彼得的龍》和為迪士尼拍攝的《小飛俠》也為其商業電影之路開拓了空間。

麗貝卡•托馬斯(1984年)

在前兩任導演喬•懷特和索菲亞•科波拉相繼退出之後,環球公司宣佈新片《小美人魚》的導演棒交到了麗貝卡•托馬斯手中,從這個新聞開始,我們似乎才注意到這個此前無甚名氣的新人導演。麗貝卡•托馬斯生於1984年,此前只獨立指導過一部影片《為子尋父》,講述了一個混雜著宗教和音樂的尋找父親的故事,影片在美國獨立精神獎拿到一個最受關注的新人獎提名,老實講,僅僅一個提名分量實在不夠。

隨後,她也參與了熱門劇集《怪奇物語》擔任了導演之一。面對如今可能的指導《小美人魚》機會,如果一切成真,這無疑是麗貝卡•托馬斯實現飛躍的最好機會。

喬丹•沃格特-羅伯茨(1983年)

2013年,影片《夏日之王》入圍聖丹斯電影節評審團大獎,影片的導演喬丹•沃格特-羅伯茨也成為頗受關注的獨立電影人。隨後,他參與了劇集《我愛上的人是奇葩》繼續發揮自己的喜劇才能和天賦。

2017年,喬丹•沃格特-羅伯茨將迎來自己的轉折之年,《金剛:骷髏島》是他導演生涯中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大製作,而這部影片因為有“抖森”、塞繆爾•傑克遜、布麗•拉爾森的加盟而具有相當的人氣。事實上,只要這部作品沒有拍砸,此前傳言中索尼想要電影化的《合金裝備》說不定也真會交到他的手中。

安東尼奧·坎帕斯(1983年)

安東尼奧·坎帕斯1983年生於紐約,2007年就憑藉自己拍攝的短片在戛納電影節拿到短片金棕櫚的提名,2008年的長片處女作《放學後》再次入圍戛納,收穫金攝影機獎提名。隨後的《殺手西蒙》和《克里斯汀》繼續為他獲取了知名度和關注度。

他不僅能拍攝風格粗糙的低成本影片,也能將《克里斯丁》這樣的傳記片拍得像模像樣,無怪乎很快登堂入室,被20世紀福克斯看中,宣佈他將執導70年代經典恐怖片《凶兆》的前傳影片。接手這部經典作品的續作除了要面對前作帶來的壓力,同時還要考慮如今觀眾的口味和喜好,風格多變的Campos能否處理好這部新作,會是他獲得好萊塢認可的重要一站。

尼古拉斯•佩謝(1990年)

尼古拉斯•佩謝不僅是“80後”,生於1990年1月的他是標準的“90後”,佩謝2016年拍出了自己的處女作《母親的雙眼》,這部風格怪異的黑白恐怖片首登聖誕斯電影節,獲得了媒體不少好評,其後又在各類奇幻電影節和恐怖電影節上亮相。作為一部處女作,《母親的雙眼》有明顯的刻意炫技的嫌疑,同時影片過於黑暗和病態的故事也讓它很難獲得普遍的接受。

但是也不必過分苛求一個“90後”導演的處女作,在瑕疵以外,影片所展現出的大膽的風格嘗試,形式突破都為尼古拉斯•佩謝打開了更多的通往未來的門。2018年,佩謝將推出他的第二部作品《造孔術》,以驚悚故事延續他的個人風格,還是那個熟悉的味道。

米婭•漢森-洛夫(1981年)

米婭•漢森-洛夫和丈夫奧利維亞•阿薩亞斯或許是2016年電影圈最成功的導演夫妻檔,阿薩亞斯的《私人採購員》在戛納拿下最佳導演,米婭的《將來的事》在柏林拿下最佳導演,三大電影中的兩個被他們夫婦收入囊中。

米婭在17歲的時候參演了阿薩亞斯的《我的愛情遺忘在秋天》。2003年,她開始為電影手冊撰寫影評。在她26歲的時候,她憑藉導演處女作處女作《百無禁忌》就一舉拿下法國愷撒獎最佳處女作,隨後的《我孩子的父親》拿到戛納一種關注單元的評審團獎,《再見初戀》入圍了洛迦諾電影節的主競賽,再到這次斬獲銀熊。新作《瑪雅》將在今年下半年開拍,這次另一位法國女神朱麗葉·比諾什將會加盟。

梅拉尼•羅蘭(1983年)

梅拉尼•羅蘭生於1983年,她最著名的身份是演員,而且最為人所知的,是在昆汀•塔倫蒂諾的《無恥混蛋》中坐在咖啡店的窗邊讀書的那個鏡頭。除此以外,她也出演過不少票房大片和熱門影片,2005年《我心遺忘的節奏》、2009年《音樂會》、2010年《初學者》以及2013年《驚天魔盜團》。

她還有另一重身份:導演。之前的兩部劇情片《收養》和《呼吸》都聚焦於女性之間的情感和故事,雖然影片質量平平,但是也算是順利地完成了導演的工作。2017年,梅拉尼•羅蘭開拍了新片《加爾維斯頓》,講述一個逃避追殺的中年人帶著一個妓女亡命天涯的故事,風格的巨大跨度能否完美過度,是梅拉尼面臨的最大挑戰。

愛麗絲•洛爾瓦徹(1980年)

義大利導演愛麗絲•洛爾瓦徹在2014年的戛納電影節上以《奇蹟》一舉拿下評審團大獎,同場競技的則是戈達爾、奧利維亞•阿薩亞斯、邁克•李、肯•洛奇、達內兄弟等一眾大師,而這才只是洛爾瓦徹的第二部長片作品。和此前的《聖體》一樣,洛爾瓦徹的作品關注的是成長的困惑、生活的意義、信仰的價值,這些嚴肅的主題向來是歐洲電影所熱衷的題材,而洛爾瓦徹難以界定的怪異風格似乎也與傳統的歐洲藝術片並不相同。

在獲得戛納的加冕之後,媒體報道洛爾瓦徹的新片將是一部穿越題材的作品,在突如其來的榮譽之後,洛爾瓦徹還能帶來怎樣新的突破,這是她的新作需要證明的東西。

真利子哲也(1981年)

真利子哲也是一位多面手導演,他的作品不僅包括頗具娛樂元素的《一幣通關小子》(電視劇),也有色調迷人的廢土城邦故事《異邦警察》(電視劇),以及2016年用展示暴力的方式來探討嚴肅問題的《錯亂的一代》。事實上,真利子哲也的作品也並非毫無共同點可尋,正如他在2012年的短片《而二不二》中所展示的年輕人的徘徊與絕望,真利子哲也的影片中始終關注著年輕一代的困境和壓力。

這樣的主題讓人想起同樣以寫年輕人而著名的山下敦弘,相較於山下敦弘在影片中無所不在的幽默感,真利子哲也則更願意展現赤裸裸的現實本身。這或許正是他成為近幾年最受關注的日本新導演的原因所在。

石井裕也(1983年)

生於1983年的石井裕也早在2006年就開始獨立指導影片了,這當然相當程度歸功於日本電影界為年輕電影人提供的良好的時間環境,如今十年過去,石井裕也已經拍攝了十多部影片,大量的拍攝機會最終也凝聚出了成果。2013年的《編舟記》拿下日本電影學院獎13項提名,最終收穫最佳影片、編劇、導演、男主角在內的6個獎項,成為當年最熱門的日本電影。

在電影圈多年的磨練,給了石井裕也豐富的實踐經驗,無論對於題材的把握,還是和小田切讓、妻夫木聰、宮崎葵這樣大牌演員的合作,都能遊刃有餘地處理。《夜空總有最大密度的藍色》是他與光妹滿島光離婚後的新作,入圍了柏林電影節論壇單元,並且頗受好評。

山戶結希(1989年)

山戶結希也是一位生於1989年的新人導演,此前她於2014年自編自導的作品《數到5入侵你的夢》是一部以青春女孩為主角的校園劇,影片收穫了不錯評價,山戶結希也以此進入電影圈。2016年,山戶結希得到了指導漫改電影《溺水小刀》的機會,影片由新生代實力演員菅田將暉和人氣頗高的小松菜奈主演,選中山戶結希也正是因為看中了她在此前作品中表現出的對於青春純愛和少女心理的把握能力。

對於資歷尚淺,經驗也不足的山戶結希來說,《溺水小刀》是一部難度不大,卻同時能帶來大量關注的作品,以此為跳板,她或許能獲得更多的機會。

鬆居大悟(1985年)

鬆居大悟生於1985年,從小想成為漫畫家的鬆居大悟童年時看了大量的漫畫作品,進入應慶大學讀書之後加入了戲劇部,開始了自己的話劇生涯。2009年,鬆居大悟以編劇作品《我要上太空》成為了NHK電視劇歷史上最年輕的編劇,由此開始以編劇身份入行。多年熱愛漫畫的底蘊,加上在舞臺劇上多年的編劇和導演經驗,讓鬆居大悟的電影作品妙趣橫生,同時也不至於失控成為”雷片“。《高校痞子田中》誇張的爆炸頭,《甜蜜的游泳池畔》糾結於體毛問題的男女主角。

去年《安曇春子下落不明》聚焦暴力女團,併入圍東京電影節主競賽,日劇《Byplayers:如果這6名配角共同生活的話》集結了日本6位實力派演員大叔。

深田晃司(1980年)

深田晃司屬於那種拍了不少影片,卻從來沒有大紅大紫過的導演。這並不是因為他的作品拍得不夠好,而是因為他的影片無論是題材還是風格,都很難激起逐漸習慣了視聽大片的普通觀眾的興趣。

無論是2010年的成名作《歡待》、2013年的《河畔的朔子》、還是2015年的《再見》,再到去年在戛納拿下一種關注單元評審團獎的《臨淵而立》,他的作品大多是平淡無華的日常生活,既沒有絢爛的視覺奇觀,也沒有跌宕起伏的情節變化,只能以細膩的微妙情感來與觀眾產生共鳴。這樣的影片很難成為大眾的寵兒,但是正如風格平穩的是枝裕和同樣成其為大師級導演一樣,堅持自己的風格,有時候比獲得認可更加重要。

杉野希妃(1984年)

杉野希妃也是一位演員出身的導演,她早年在韓國留學時就參演電影入行,回到日本之後,先後出演了深田晃司的兩部作品《歡待》和《河畔的朔子》,兩部作品都評價不錯,似乎也為她與深田晃司的繼續合作奠定了基礎。但是杉野希妃2014年卻選擇自己做導演,2014年一口氣推出兩部作品,《漫畫肉與我》是一部藉由戀愛話題來討論哲學命題的嚴肅作品,而《欲動》則是一部稍顯失控的情色作品。

或許是感受到了自己能力的不足,杉野希妃重回演員身份出演了幾部影片之後,2016年才拍出第三部作品《雪女》,不僅題材上具有挑戰性,同時她還自編自導自演,對於一位經驗尚淺的新人導演來說,她的野心顯然不小。

張大磊(1982年)

新銳導演張大磊童年成長於內蒙古電影製片廠大院,父親是內蒙古電影製片廠的資深剪輯師,家庭氛圍的薰陶讓張大磊走上電影導演的道路顯得水到渠成。2006年從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影視大學導演系畢業之後,張大磊開始著手創作一些短片和參與劇本創作,同時,也藉由自己曾經元件樂隊的經歷,擔任影片配樂的工作。

2016年,張大磊拍攝了導演處女作《八月》,影片隨後在金馬影展上擊敗《我不是潘金蓮》和《樹大招風》等熱門影片,拿到最佳劇情片獎。這部被看做頗有侯孝賢風格的影片究竟為何成為金馬獎最大黑馬,或許只有等影片上映之後觀眾們自見分曉了。

畢贛(1989年)

畢贛這個名詞,或許是2016年被熱議最多的導演之一,《路邊野餐》從2015年在洛迦諾電影節亮相,到2016年國內公映,獨特的黔東南環境、略帶晦澀的視覺符號,以及喃喃唸誦的詩句,都讓畢贛和他的作品具有了極高的辨識度。當然,熱議的背後也有更多的爭執,有人喜歡,也有人難以忍受,但無論如何都沒人可以對他視而不見。

《路邊野餐》的熱度過後,畢贛開拍新片《地球最後的夜晚》,故事依然發生在貴州的凱里、蕩麥,故事的主角依然是《路邊野餐》中的醫生陳昇,畢贛用影像講述著故鄉的故事,而這部影片,幾乎必將成為下一部話題之作。

忻鈺坤(1984年)

《心迷宮》是2014年最驚喜的國產電影之一,而本片的導演忻鈺坤也藉此開始了自己的導演之路。這部原名為“殯棺”的影片將濃郁的藝術追求和深層的主題開掘都埋藏在驚悚犯罪型別片的外表之下,成為了一部“好看”的文藝片。《心迷宮》也是走的國產片常見的“出口轉內銷”的路子,先是參展威尼斯電影節,隨後在金馬影展獲獎,最終得到機會在大陸院線上映。忻鈺坤對於懸疑犯罪題材的成熟掌控能力讓他在這一型別尚缺乏優秀作品的大陸影壇顯得更加難得。

在《心迷宮》之後,忻鈺坤的新片《山野追蹤》講述一個北方小城當中,社會底層的農民所面臨的生死存亡問題,影片由姜武出演,預計2018年上映。

黃驥(1984年)

黃驥1984年生於湖南,2003年進入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就讀。2010年,黃驥的短片《橘子皮的溫度》參展柏林電影節新生代單元。2013年,黃驥的第一部長片《雞蛋與石頭》繼續以湖南老家為背景,講述了一個留守的少女的成長故事。這部半自傳的作品在鹿特丹電影節獲得金老虎獎。

這兩部作品的相似之處非常明顯,獨特的地域氣氛,專注於少女成長的困惑和心理,對於人物刻畫極為細膩。黃驥與她的丈夫大冢龍治是一對拍檔,二人包攬了導演、編劇、攝影等工作。2017年,黃驥的新作《笨鳥》繼續延續了之前的主題,沿用了第一部的女主角姚紅貴,影片入圍了柏林電影節新生代單元,並獲得了評委會特別獎。

楊慶(1980年)

楊慶生於1980年,從2008年拍攝的《夜•店》一鳴驚人之後,他幾乎就從電影圈銷聲匿跡,幾乎到了已經被普通觀眾遺忘的地步,直到2016年,蟄伏7年的楊慶帶來了新作《火鍋英雄》才重回大眾視野。平心而論,這部新片雖然明顯比那部小成本的《夜•店》更好,但是比起七年的漫長等待,多少有點“不值”,但是我們至少也從其中看到了楊慶獨特的表達方式和個人風格。

在國產片導演新老交替的大環境下,楊慶還在努力開拓屬於自己的方向和道路。對於目前只有兩部作品的他來說,我們期待的是新作的問世。

李睿珺(1983年)

李睿珺出生於1983年,他算是天畫畫天推出來的最有代表性的導演,一步一個腳印穩紮穩打,《老驢頭》在中國獨立影像展上獲得影展年度大獎;改編自蘇童小說的《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入圍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這讓更多人記住了李睿珺這個名字;之後由方勵保駕護航的《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更是入圍東京電影節主競賽單元、柏林電影節新生代單元,方勵的支援,使得李睿珺可以更專注在他的導演工作上。

李睿珺的電影總是關注著他家鄉甘肅的一方水土,發掘著家鄉的故事,他喜歡用非職業演員,甚至是身邊的親戚朋友,這也讓他的電影樸實真摯。他的新片《路過未來》將首次與職業演員楊子珊合作。

麥浚龍(1984年)

當年麥浚龍進軍歌壇的時候,香港樂壇大多以為這只是一個”豪門公子“玩票而已,但是當他真的拿下各種最佳新人歌手獎的時候,大家才發現他不只是我們所以為的簡單”富二代“。同樣,當麥浚龍開始當導演的時候,誰也沒想到他的第一部導演作品《殭屍》就能在香港金像獎拿到9項提名。

確實,麥浚龍比起其他還在苦苦尋找投資、和製片人斤斤計較的年輕導演來說,擁有了太大的優勢,使他可以堅持自己的風格,精益求精地追求想要的效果。這對於一個電影人來說,無疑是最大的幸運。2017年,麥浚龍導演的第二部作品《風林火山》將會是四部曲,金城武搭檔梁家輝,對於低迷的香港影壇,或許是難得的強心一針。

黃進(1988年)

黃進出生於1988年,大家都在說香港本土電影早已凋敝,但是以黃進為首的一批電影人開始展露頭角,開始給一潭死水的香港本土電影注入活力。黃進的長片處女作《一念無明》在去年金馬獎上獲得了最佳導演,這部電影請來了曾志偉、金燕玲、余文樂三位實力派演員加盟,曾志偉更是不收分文片酬,以此來提攜香港的青年電影人,以黃進29歲的年紀,在以前的香港電影圈要做很久的副導演才能出頭。

《一念無明》拍攝週期只有16天,金燕玲的戲份只拍了一天。時間緊迫,曾志偉與余文樂之間的父子對手戲,只能以跳戲的形式來拍,對於導演與演員都是極大的挑戰,金馬影展的最佳導演獎就是對黃進的最好肯定。

陳正道(1981年)

陳正道和其他年輕導演不同的是,他的作品似乎多得有點”過分“,從2006年,25歲的陳正道拍攝了處女作《盛夏光年》之後,他似乎就一直在穩定地產出新作,不管是長片還是短片,也不管影片的口碑有好有壞,十年下來,陳正道從臺灣到大陸,合作過的著名演員一抓一大把,嘗試過的影片風格也是跨度不小。

最近幾年,從《101次求婚》到《催眠大師》,再到《重返20歲》,在影片越來越為人所知的同時,作品也不斷得到好評。2017年,陳正道的新作《記憶大師》將會登陸銀幕,本片也是今年最值得關注的國產片之一。而在電影圈已經摸爬滾打十多年的陳正道,正在迎來創作的黃金時間。

趙德胤(1982年)

1982年生於緬甸的華僑導演趙德胤也是一位創作經驗相當豐富的年輕導演,從早期的一系列短片開始,他就表現出旺盛的創作力。等到2014年,他的新作《冰毒》拿到金馬獎最佳導演提名,並被臺灣地區選為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送審作品之後,他才真正開始受到業界的注意。

2016年,趙德胤聯手多次合作的女演員吳可熙與柯震東,推出新作《再見瓦城》,再次入圍金馬獎,除了最佳影片、編劇和導演的提名,還為兩位主演分別拿到影帝影后提名,雖然最終無功而返,但也足以證明影片的優秀。他的影片,大多充斥著流落異鄉的複雜感情,和緬甸的獨特環境一起,構成了獨特的個人風格。

陳哲藝(1984年)

新加坡導演陳哲藝其實早在2007年就以一部短片《阿嬤》拿下了戛納電影節的短片金棕櫚獎,這樣的起點不可謂不高。可以陳哲藝在這時卻選擇急流勇退,留學英國繼續學習。等到學成歸來,他的長片處女作《爸媽不在家》不僅在臺灣金馬獎包攬最佳影片、原創劇本、女配角和新人導演四個獎項,同時再戰戛納,拿下最佳處女作獎。

由實踐開始接觸電影,讓陳哲藝的影片在頗具有學院色彩的文藝情懷背後,不迷失於晦澀。他不滿足於僅僅當一位導演,開始向幕後發展,《再見再也不見》就是他監製的第一部作品,他成立的長景路電影工作室意在發掘青年電影人,工作室打造的電影《大笨象》在今年的聖丹斯也有所斬獲。

金泰龍(1987年)

金泰龍出生於1987年,23歲執導短片《冰凍之地》曾入圍戛納電影節,成為韓國入圍戛納電影節的最年輕影人。2014年執導長片處女作《巨人》,該片以導演的親身經歷為基礎,用導演自己的話說,這是他在30歲之前一定要完成的作品,因為他要用非成人的眼光來展現他10多歲時的經歷。《巨人》對於導演來說,就如同一次成人禮,也預示著他將以更為大膽而直接的影像面對觀眾。

新作《女教師》正是如此,聚焦韓國社會“非正規職”的敏感話題,藉由這一主題赤裸剖析人性和慾望。金泰龍導演十分善於用戲劇化的手法講述現實主題,這也讓他的作品在不失型別風格的同時兼具深度,可謂80後韓國青年導演中的佼佼者。

李炳憲(1980年)

李炳憲1980年出生,明明可以靠臉飯,卻偏偏做了導演。2008年他參與《超速緋聞》劇本而入行,頗受導演姜炯哲賞識,先後又參與了《陽光姐妹淘》和《老千:神之手》的劇本創作。李炳憲最擅長創作的是充滿智慧和哲思的冷幽默故事。2012年由他原創的劇本被拍成了電影《永無結局的故事》;2013年,他執導了長片處女座《加油,炳憲》,該片提名了大鐘獎等多個獎項的最佳新人導演獎;

2015年他執導了青春片《二十》。韓國的本土喜劇近些年鮮有佳作,《二十》收穫近三百萬觀影人次,韓國喜劇電影又看到了一絲曙光。目前他的喜劇新作已經快開機了,申河均、宋智孝、李聖旻等大牌實力演員加盟。

洪錫宰(1983年)

83年生人的洪錫宰導演畢業於中央大學電影導演專業,上中學時被押井守導演的《攻殼機動隊》震撼,為了做動畫還曾經上過美術學院,但後來聽說押井守導演畢業於導演專業,他就放棄了畫畫,轉投電影導演專業。

2014年他憑藉導演處女作《社交恐怖症》獲得了當年幾乎所有電影獎項的新人導演獎提名。影片在上海電影節和釜山電影節上大獲好評。影片講述了現實中的人們對網路世界的爭議人物展開“人肉搜尋”的故事。影片以1億5000萬韓幣(90萬人民幣)的製作成本,創造了毫不遜色於許多商業大片的票房和話題,在當年所有院線片中也可謂亮眼。如今看來,洪錫宰導演註定將成為未來韓國電影的中堅力量。

金秉祐(1980年)

金秉祐在我們這次的盤點當中已經算得上”大器晚成“,因為出生於1980年的他差點就趕不上”80後“的末班車,而同時,他直到2013年,33歲的時候才拍出成名作《恐怖直播》,拿到韓國電影青龍獎的最佳新人。《恐怖直播》是一部非常成熟完整的商業影片,不僅劇本紮實、表演到位,同時也和其他韓國電影一樣,將社會問題和對現代傳媒以及人性的反思包含其中,叫好又叫座的成績是自然而然。

然而另一方面,好不容易有了一個漂亮出場的金秉祐三年來卻沒有新片推出,對於影迷來說實在是有點可惜。面對近幾年不斷髮展的韓國電影業,以及中國市場這塊大蛋糕,趕緊拍出新作品,才是金秉祐應該操心的正經事。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