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權健剛走,無限極又來?“直銷”背後到底藏著什麼祕密

作者莫開偉系中國知名財經作家 知名財經評論家

近日,醫學科普自媒體丁香醫生髮布《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一文將保健巨頭天津權健推上了風口浪尖。文章直指權健涉嫌虛假宣傳、銷售模式涉嫌傳銷等問題。儘管權健多次公關,但隨著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公告一出,群眾們自然是拍手稱快。目前來看,公安機關是初步掌握了權健涉嫌相關犯罪的證據,比如傳銷犯罪中,最重要的犯罪證據就是其層級式計酬的返利架構和欺騙、引誘性的推廣模式。

由於保健品並非剛需,面對銷售難度,很多“直銷員”發現發展下線成員既能轉手變現又能享受下線收入,極易墜入傳銷。同時,保健品普遍低成本高定價,容易演變為層層加價的多層銷售模式。權健的代理模式顯示,根據個人的銷售業績,從初級會員往上分別是初級經理、中級經理、高階經理、鑽石會員,最高級別為皇冠大使,每個系統對皇冠大使的要求不同,到達皇冠大使級別的人,需要做6-7個獨立市場,手下會員都在數千到數萬。

一份權健公司的獎勵制度檔案顯示,發展六個合作伙伴時獎勵910*3=2730元,此外獎勵現金3000元,合計5730元,扣稅後可拿回約5600元。此外,獎勵模式還設有“合作獎”和“銷售獎勵”,計算方式更為複雜。權健公司以實體企業和產品為“展示”,通過洗腦等鼓動手段,為渴求快速致富的人營造了一個近在咫尺的奢華夢境。這個夢境通過絢麗的酒店、豪華的直升機和無處不在的權健醫院等實體強化。顯然,權健的代理銷售模式主要依靠拉人頭,發展下線收取“入門費”,獎金與下級的收入存在關聯關係,跨多級滾動式提成來賺錢。

在這些“代理商”眼裡,老人們並不是值得尊敬和關愛的長輩,而是一個個人形提款機,直到榨乾老人們口袋裡的最後一分錢,他們才肯收手。而受到欺騙的老人,輕者賠上養老錢,晚年落魄淒涼;重者血本無歸,飲恨自殺,帶著不甘離開人世。年僅4歲的小患者周洋在治療已有成效時,因權健的介入中斷了醫院化療,並使用權健的產品代替西醫療法,最終病情惡化去世。

最過分的是,權健還拿著她的頭像與照片,利用她的名義公然做虛假廣告,稱“自然醫學挽救生命”。荒謬至極,不得不說,權健很陰暗,也很狡詐。它用直銷的名義,行傳銷之實。

而且,權健根本沒有暢通退貨退款機制,一旦代理商、消費者參與,想從中抽身那就變得難上加難:當代理商不想繼續從事購銷活動,當消費者購買產品發現質量和功效存在問題時,要求退貨退款,總是被公司客服隨意搪塞,相互推諉,成了被踢來踢去的皮球。據大多數消費者反映,當他們發現價格過高、產品質量不滿意的情況下,要求退貨幾乎是不可能之事,公司總是一拖再拖,讓消費者退貨退款成了一種無望的等待。作為一家直銷公司連最起碼的商業道德底線都沒有堅守,其斂財的瘋狂性與貪婪性可見一斑。

權健的倒下是以受害者家破人亡、積蓄散盡的悲劇換來的。痛定思痛,我們更關心保健品行業痼疾能否被徹底清除,人們健康需求能否尋得正當出口。倘若滋生亂象的溫床不剷除,這股風吹過,勢必還有更多的“權健”招搖過市、騙財害命。

要從源頭上、從監管上、從制度上下功夫,真正革除傳銷等不法經營行為產生的根基。

監管部門應當主動作為,防範於未然,不能總是跟在媒體屁股後面跑,不能等到事情鬧大了才站出來。需要相關部門拋棄“不惹事”的心態,積極作為,避免因不作為甚至利益捆綁變相成為傳銷組織的“保護傘”。監管部門要及時發現,及時判斷,及時治理,及時規範,最終維護市場的秩序,保護公眾的利益。沒有及時發現,是失職;發現後置之不理,是濫職。

要加強網路監測,使網路成為傳銷情報、資訊蒐集的主渠道。當傳銷還處於宣傳策劃期的時候,就要適時干預,需要基層警力、市場監管等多管齊下,主動推動建立完善政府領導下的多部門齊抓共管聯防聯控機制。對於相對遊走在灰色地帶的、以直銷名義開展的傳銷,則需市場監管部門集中火力加強管理。對構成犯罪的傳銷行為,要及時移交公安機關依法查處並做好配合支援工作。要做好末端治理。

針對有明顯群體特徵的傳銷受害者——農民工、學生、老人而言,強化社會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機制、大幅增加懲罰力度同樣不可或缺。只有社會上下都行動起來,不憚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讓傳銷無處容身。政府、社會和媒體應該聯起手來,從監管和法治上下功夫,徹底剷除虛假宣傳、傳銷和非法行醫等不法經營行為的土壤。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