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他自卑膽小還怯懦,據說還是私生子,為什麼還能成為開國之君?

兩晉南北朝人物誌-(十四)司馬睿(下)

上回咱們說到,出師不利,怯懦王爺險喪命;峰迴路轉,琅琊小主臨建鄴。在八王之亂中灰頭土臉差點被成都王司馬穎擒獲的司馬睿,估計自己也想不到,僅僅在八王之亂平息後不久,他就成為了全村的希望,並且最終延續了司馬家族的帝統一百年。

而比較有趣的是,給他這份榮幸的並不是他自己,而是咱們的老朋友——王衍。

永嘉二年(公元307年),西晉的江山已經是愈發的風雨飄搖。北方和西南崛起的兩個政權——匈奴漢和成漢正在不斷蠶食晉朝的土地,劉淵的部曲甚至已經開始對洛陽發動進攻。而在這一年,司馬睿參與了一項非常著名的活動——衣冠南渡。

而此時他身邊已經有了一個非常著名的人物輔佐,他就是被視為東晉最偉大的兩名宰相之一的王導。而王導之所以盡心盡力輔佐他,倒不全是他看重司馬睿是績優股(說實話就這位主子的表現,怎麼也不像績優股),而是因為他是琅琊人。而司馬睿,是琅琊王。

從諸侯國的體例來說,司馬睿是他王導的王爺,尤其是在西晉這種諸侯王說話相當算數的背景下。但這並不是王導全力支援他的理由,其核心原因是因為王導背後還有一個極其龐大的身影——琅琊王氏。

琅琊王氏是魏晉時期首屈一指的豪門望族,而幫助它成為最強大的士族的正是王導和他的族兄,也就是我們的老朋友——王衍先生。

有關王導和琅琊王氏的故事,以及其背後的邏輯,我們留到王導自己的章節再討論。總之,在王導的推波助瀾下,坐鎮中央的王衍批准了司馬睿出鎮建鄴的方案。司馬睿和王導也就一起收拾包袱,從山東跑到江蘇,來到了這座此後近三百年的南方的中心。

說起來也真是令人唏噓,27年前,司馬伷意氣風發地作為軍隊統帥在建鄴接受了吳主孫皓的國璽,宣告東吳滅國,建鄴也從帝都變成了一座普通城市;27年後,他的孫子卻被迫把這座曾經的廢都變成首都,真是時也命也!

還有一個令人細思極恐的細節——如果從今天的角度看,南京肯定是要比臨沂(琅琊今名)和洛陽發達的;然而在一千七百年前,不要說帝京洛陽比,建鄴恐怕連琅琊都未必比的了。

站在今天的角度看,南方經濟發展超越北方已經是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情了;而在魏晉時期,南方的經濟、人口卻是遠遜於北方的,這也是三國時期,為什麼吳蜀兩國加在一起都幹不過魏國的原因。

這背後原因是很複雜的,比如說中華文明一直是以黃河流域為中心的,長江流域一直開發不夠;又比如當時長江流域以南一直被視作蠻荒之地,等等。

而扭轉這一現象,並最終使得南方經濟人口超越北方的事件,正是三次衣冠南渡。第一次也是最著名的一次,就是兩晉之交的這一次(另兩次則是安史之亂和兩宋之交時期的)。

不過,即使南渡到了建鄴,司馬睿也不過就是一個普通諸侯王,他甚至連老媽夏侯太妃都不能帶到建鄴,老太太去世了還得回山東治喪。他的出鎮建鄴,純粹就是因公出差而已。

真正讓他徹底變成全村希望的,是永嘉之亂。整個洛陽城的大大小小的司馬們被劉曜、石勒大軍一網打盡,帶到平陽當俘虜去了。唯一逃出去的司馬鄴,不過是一個十一歲的小孩子而已。司馬炎的子孫,已經是一個能站出來的話事人都沒有了。

而在長安城破以後,司馬睿就變成了司馬家族唯一的還有能力站出來主持大業的人。他也就在半推半就之中在建康繼位為晉王,又在司馬鄴被殺後正式登基稱帝。

東晉王朝,就此建立。它肇基於風雨飄搖,也將在搖搖晃晃之中度過它一百零三年的生命,並在一片悽風苦雨之中告別歷史舞臺。

前面說了,中國歷史一共有三次衣冠南渡,對應的在位皇帝分別是司馬睿、李肅和趙構。而這三位皇帝,無一例外沒有能夠恢復國家統一。李肅稍好一點,藩鎮割據的時候好歹還是願意遵奉長安的皇帝的;而司馬睿和趙構,不僅全部都偏安於一隅,甚至也根本沒有恢復故土的想法。

趙構的故事,瞭解岳飛的都知道,我們就不多說了;而我要說的是,司馬睿甚至連趙構都不如,雖然他們都沒有心思北伐,只想苟活在東南一隅。

趙構能殺岳飛,說明他在朝中威望尚存,尤其是在岳飛還是全民心中的抗金英雄的條件下更可見他的控制力;而司馬睿呢?一方面虧待北伐英雄,另一方面倒是對沒心思北伐一心搞內訌的傢伙卑躬屈膝。

當然,我們也沒法苛責司馬睿。他本來沒想到他能坐到皇帝的位子上,作為一個年幼失孤的孩子,又有著膽小怕事的基因,讓他振臂一呼帶領南方軍民合力抗擊匈奴和羯人,實在有些難為他了。更何況,他所處的時代,皇權幾乎根本就說了不算。

那麼問題來了,皇帝說了不算,誰說的算呢?難道在皇權至尊的中國古代,還有什麼能超越皇權的存在嗎?

對不起,真的有,尤其是在晉朝,這個極其複雜而弔詭的朝代。那麼它到底是什麼呢?是什麼能鉗制得貴為一國之君的司馬睿以及他的後人們都幾乎成了傀儡呢?

咱們下回再說。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