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王迅:《這就是命》蟄伏終“逆襲” ,《唐探2》一秒迴歸2本色

原標題:王迅:《這就是命》蟄伏終“逆襲” ,《唐探2》一秒迴歸2本色

可能誰也沒想到,這部電影會獲得現在這樣的成績。

上映第七天,《這就是命》的排片不降反升超過了10%,比首日還高了2個點,是同期賀歲檔國產片表現最好的,單日票房佔比甚至還超過了幾部一起上的好萊塢片。

排片逆襲的原因是好口碑和好票房的影響,儘管對於如今動輒就過億的華語電影,剛剛破4000萬的成績沒什麼好炫耀的,但對於這樣的小成本華語電影,僅從市場表現來說,無疑是贏的。“賀歲第一笑”,《這就是命》真的做到了。

在這背後,是首次擔當主演的王迅16天21個城市,跨越23186公里的全國路演。這一路對他來說,有感動,有快樂,更多的是收穫。從影多年的王迅,在眾多電影中塑造過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演藝生涯一直穿梭在各種小人物之間。用他自己的話說,第一次從“38線”演到了“男一號”。聽上去有點誇張,但瞭解過後,你會發現他這條從“黃金配角”到“上位主演”的路,儘管走得很慢,但是很踏實認真。

《這就是命》是一部黑色幽默式的公路喜劇,影片整體沒有過分追求喜劇效果,而是在悲喜之間將人物的曲折命運展現出來,從而反映現實生活中跌宕起伏的人生。王迅飾演的身患絕症的潦倒作家孟大衛發現自己的死可能會更有“價值”,於是遠赴泰國,想要尋找妻子楊曉楠,為她做自己最後也是唯一一件事。無意之間卻被捲入黑道鯊魚案件中,碰到了龍大龍二兩兄弟,一路陰差陽錯發生了諸多啼笑皆非的故事。

單看角色設定,應該只有苦笑,而王迅作為塑造過很多喜劇形象的“老演員”,在孟大衛身上做的最多的是“收”。在詮釋孟大衛的時候,王迅沒有像之前的喜劇角色那樣,將一些誇張,或他已經遊刃有餘的喜劇表演形式強行加在孟大衛的身上。孟大衛的每一次咆哮,每一次“意外”都摻雜了他的種種心酸與無奈,他不想自己的人生就是個笑話,所以孟大衛極力擺脫意外,但意外總會找到他,而王迅卻在一次次意外中用該哭的心態來逗樂觀眾。對於孟大衛來說,這是可悲的,但對王迅來說,這是他的成功。

《這就是命》上映後,網友對於王迅的評價,除了王迅擅長的喜劇效果外,“溫暖”是網友提及最多的詞。從影多年來,王迅一直都在飾演小人物,日積月累,他比誰都瞭解生活中看似不起眼的人的生活狀態,熒幕裡的他沒有驚鴻一瞥,但把小人物的市井、圓滑、貪婪,演繹得越來越好。而在《這就是命》中,王迅將孟大衛這樣的小人物提升到了另一個維度:小人物不僅僅是我們表面看到的那些特質,他們也有情懷,也有理想,只是在歲月的打磨中他們為了保護自己而躲進了極賦個人色彩的外衣中。這樣的提煉正是多年積累的結果,而如今孟大衛是王迅所有小人物情感的集體爆發。

演繹道路上王迅始終將自己放低姿態,影片中有句“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是王迅自己加的,借孟大衛的嘴,也是王迅說給自己聽的。老天爺對誰都是公平的,不分高低貴賤,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但也別看輕了自己。積極樂觀的心態才是最重要的,同樣人到中年的王迅時常提醒勉勵自己。

《瘋狂的石頭》四眼祕書,到《民兵葛二蛋》中的張耀祖,到《我的團長我的團》中的要麻,王迅一步步走來,他沒有一夜爆紅的體質,但他始終厚積薄發。直到《極限挑戰》王迅才被更多觀眾所熟知——在剛剛結束的“2017中國綜藝峰會匠心盛典”上,他還被評為“年度綜藝藝人”。但他自己卻說,這是託節目的福,獎是給“極限男人幫”和幕後工作人員一起領的。

王迅說自己不是“爆發性選手”,他將自己看做“耐力型選手”,他覺得如今的自己還沒有到爆發期,雖已經圈內摸爬滾打多年,但仍覺得應該再多沉澱。因此,他從不追求數量,更希望能夠在角色上有所突破。

前腳剛剛跑完《這就是命》的路演,後腳在春節檔喜劇《唐人街探案2》的釋出會上,我們就又見到了他的身影。依舊是一副標誌的“松鼠牙”,走到哪都帶著股笑意讓人忍俊不禁。首次和陳思誠合作,據說王迅演了一個“壕氣十足”又非常關鍵的“大反派”,但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們負責唐人街探案,我負責‘2’”,引得釋出會現場笑聲一片。

作為演員,王迅身上的光輝明亮而不刺眼,舉手投足間有一種無需聲張的厚實。在這個崇尚“顏值”的年代,小鮮肉總是毫不費力就吸引到大把的目光,然而回到本初我們更願意看到,還有人在演員的這條路上真誠付出,每一步都走得踏踏實實,每一個角色都首先要必須先過自己這一關,而這份於自己於作品的責任感也必將透過熒幕傳遞給觀眾。讓我們在角色的嬉笑怒罵裡,看到一個演員的真誠與努力。

也許,這就是王迅的命。

文|潘狗蛋兒

--END--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