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125名戰士零下40度凍成冰雕,一槍未開卻讓美軍敬佩萬分_戰鬥

1950年11月下旬,抗美援朝戰爭戰果最輝煌的第二次戰役,美軍南逃沿途曾被這樣的情景震驚:一排排志願軍戰士俯臥在攝氏零下40度的陣地上,手握鋼槍、手榴彈,保持著整齊的戰鬥隊形和戰鬥姿態,彷彿是躍然而起的“冰雕”群像。

在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中,中國人民志願軍有三個連隊以鋼鐵般意志面對嚴寒,成建制被凍死在陣地上,這就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20軍59師177團6連、60師180團2連、27軍80師242團5連除了一名掉隊戰士和一名通訊員。這些壯烈場面,被後人稱之為“冰雕連”,成為一座精神豐碑被載入軍史。

1950年11月28日,志願軍發起了長津湖戰役,20軍屬於先期入朝部隊。由於動員時間緊迫,後勤保障出現極大困難。上海解放之後,20軍下屬各師分別駐守在嘉定、寶山和太倉。

1950年10月,20軍乘坐火車移師山東;同年11月,乘坐火車入朝作戰,這是第九兵團中最先祕密入朝作戰的部隊,27軍和26軍則緊隨其後進入朝鮮。第九兵團的部隊只配發了華東地區穿著的夾衣,按照原定計劃,入朝所需物資裝備統一集中在瀋陽、梅河口一線補充,由於入朝命令忽然提前,打亂了補給計劃。志願軍官兵只能身穿夾衣軍裝,在零下40多攝氏度的高寒地區和武裝到牙齒的美軍展開一場殊死較量。

長津湖地區海拔1000至2000米之間,當年恰好是50年不遇的嚴冬,夜間最低溫度達到攝氏零下40度。九兵團官兵向美軍後方穿插行軍時,寒冷比敵人的子彈、炮彈更可怕。有的戰士腳凍腫了,脫了鞋再也穿不上,乾脆光著腳在雪裡奔跑;有的戰士又冷又餓,只能抓把雪往肚子裡咽。

11月28日,在長津湖戰鬥中,我志願軍59師177團2營6連奉命固守“死鷹嶺”高地,配合第27軍阻擊南逃之敵。180團則在黃草嶺一帶作戰。死鷹嶺的環境有多惡劣,僅從名字上就知道了,“老鷹飛上去都會死掉。”

死鷹嶺阻擊戰的第二天凌晨,兄弟部隊的官兵發現,敵人於死鷹嶺下順利南逃,而固守在死鷹嶺高地的官兵未放一槍一彈。他們憤怒地派出一名參謀到死鷹嶺高地查問原因。當這名參謀衝上死鷹嶺高地時驚呆了:六連的125名官兵一個個持槍俯臥戰壕,保持著戰鬥姿勢,但已全部凍死在死鷹嶺高地上

電視劇《三八線》劇照,六班全體以戰鬥姿態凍死在陣地上

整個陣地上,再怎麼冷、再怎麼痛,沒有一個幹部戰士站起來活動一下,沒有一個幹部戰士點把火烤烤身子,因為大家明白,任何一個動作都有可能暴露目標。“冰雕連”官兵如烈火中的邱少雲,為了戰鬥的勝利,寧死絕不脫離戰位一步。

戰後從該連犧牲的上海籍戰士宋阿毛身上,找到一封草草寫在一個小紙片上的絕筆信,上面寫著:

我愛親人和祖國

更愛我的榮譽

我是一名光榮的志願軍戰士,

冰雪啊!我決不屈服於你

哪怕是凍死,我也要高傲的(地)

聳立在我的陣地上

2009年濟南軍區排練演出了一部歌舞劇——《冰雪雄魂》。正是根據死鷹嶺戰役的故事創作的,這部歌舞劇首次在舞臺上展示了戰士宋阿毛的絕筆信。

戰後,20軍這支數萬人的精銳部隊減員達40%左右,其中大部分是凍傷所致。

一位參加過長津湖戰役的美軍陸戰一師的軍官曾說:“他們穿著單薄的軍衣,端著老舊的步槍,冒著嚴寒和陸戰隊的猛烈炮火源源而來,其視死如歸的精神令陸戰隊員們肅然起敬!”(來源:科羅廖夫的軍事客廳)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