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失信黑名單一年新增主體359.4萬個!這些省排前十

道路千萬條,誠信第一條。為人不誠信,處處兩行淚。

2018年,高鐵“霸座男”、“霸座姐”、“醫鬧”、資本市場“老賴”等典型失信“黑名單”案例引起社會熱烈討論。除了這些人,2018年還有誰進了失信黑名單?失信行為受到什麼聯合懲戒?國家公共信用資訊中心昨天釋出《2018年失信黑名單年度分析報告》,並公佈了失信重點聚焦及典型案例。其中,權健公司涉嫌傳銷及虛假廣告犯罪案、長春長生假疫苗案、善林金融涉嫌集資詐騙案等5個案例被列為典型案例。

“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格局初步形成

截至2018年底,各部門共簽署聯合獎懲合作備忘錄51個,單個備忘錄簽署部門數量最多達到51家,各類聯合獎懲措施豐富至100多項。2018年度,各部門新簽署了出入境檢驗檢疫、慈善捐贈、婚姻登記、交通運輸工程建設、家政服務、限制乘坐火車、限制乘坐民用航空器、限制不動產交易、公共資源交易、旅遊、嚴重危害正常醫療秩序、科研、政府採購、智慧財產權、社保、會計、統計、文化市場等18個領域的聯合獎懲合作備忘錄。慈善捐助領域、科研領域、涉電力領域、農民工權益領域於2018年度首次公開發布了黑名單。

相關部門依據聯合懲戒備忘錄,對依法列入“黑名單”的各類主體實施了多項聯合懲戒措施。截至目前,共限制近100萬戶參與招投標,限制1.28萬戶參加政府採購活動,限制3.79萬戶獲得政府供應土地、政府性資金支援及商品進口關稅配額分配,限制1.22萬戶發行企業債券,限制1.27萬戶適用海關認證企業便利管理,限制1.24萬戶受讓收費公路權益,禁止469戶進入證券市場。截至2018年底,全國法院累計釋出失信被執行人名單1277萬人次,限制購買飛機票1746萬人次,限制購買高鐵動車票547萬人次,限制失信被執行人擔任企業法定代表人及高管29萬人次;稅務總局累計公佈稅收違法案件16642件,限制融資授信共12920戶,阻止欠稅人員出境128人次;海關對各相關領域的19180家失信企業實施了聯合懲戒措施,下調了188家企業的信用等級,限制了19180家企業成為海關認證企業,並對上述企業進行了風險布控,加大查驗力度;有關部門認定限制乘坐火車民用航空器特定嚴重失信黑名單當事人6908個,累計限制乘坐火車1782人次,限制乘坐民用航空器33195人次。

在聯合懲戒的強大壓力下,眾多失信主體通過主動履行相關義務,糾正失信行為,消除不良影響等方式進行信用修復後退出黑名單。2018年度,退出失信黑名單主體共計217.52萬個。

2018年全國新增失信黑名單主體359.4萬個

從地區分佈看,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主要集中在東部沿海經濟發達地區,其中,江蘇涉及失信企業數量佔比最高,佔全國總數的16.71%;其次是廣東,佔比12.77%。

從2018年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數佔所在地企業總數的比例看,屬地佔比較高的五省份為寧夏、江蘇、貴州、西藏、遼寧。其中,寧夏新增黑名單企業屬地佔比最高,為4.45%。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屬地佔比最低的五省份為內蒙古、湖南、廣西、甘肅、吉林。

2018年全國退出失信黑名單主體217.52萬個。從地區分佈看,退出失信黑名單企業數量排名前五的省份為廣東、新疆、江蘇、河南、浙江。其中,廣東退出黑名單企業數量佔比最高,佔退出總數的18.29%;其次是新疆,佔比15.53%。

從2018年各地區黑名單企業退出率來看,退出率較高的五省份為新疆、寧夏、山西、河南、海南。在失信黑名單主體退出數量和本地區失信黑名單主體退出率兩個指標上,新疆、河南兩地均位居全國前列。

重點領域失信具有什麼特徵?

失信被執行人:

2018年新增失信被執行人261.4萬個。從地區分佈看,新增失信被執行人企業主要集中在江蘇、河南、廣東、浙江、山東等地,以上五省份失信被執行人企業數量之和佔全國總數的44.98%。從涉案金額看,472家企業涉案金額超億元,其中涉案金額在5億元及以上的有30家。從新增失信被執行人記錄數量看,332家企業新增記錄超過50條,其中26家企業新增記錄超過200條,單個企業新增記錄最高達998條。

工商吊銷企業:

2018年新增工商吊銷企業95.79萬家,主要集中在江蘇、廣東、北京、浙江、上海等地區。其中,江蘇工商吊銷企業數量最多,佔全國總數的22.29%。

重大稅收違法案件當事人:

2018年新增重大稅收違法案件當事人8836家。從地區分佈看,主要集中在廣東、江蘇、廣西三省份。其中,廣東當事人企業數量最多,佔比29.85%。從違法行為看,141家當事人企業涉及對外虛開增值稅發票、騙稅且涉及稅額三千萬以上,41家企業涉及偷稅且涉及稅額三千萬以上。

涉金融嚴重失信人:

2018年新增涉金融嚴重失信人1999家。從地區分佈看,主要集中在上海、北京、江蘇、福建、安徽、廣東、山東等地,以上七省份涉金融嚴重失信人數量共1036家,佔全國總數的51.83%。在涉金融嚴重失信企業中,從失信型別看,55.1%的失信企業為嚴重失信債務人,26.53%的失信企業為非法集資企業,其餘為嚴重失信創業投資企業、惡意逃廢債借款人及其他嚴重違法企業。從涉案罪名看, 64.58%的失信企業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22.92%的失信企業涉嫌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

限制乘坐火車民用航空器特定嚴重失信黑名單:

2018年新增限制乘坐火車民用航空器處罰記錄6959條,涉及當事人6908個,主要集中在四川、湖北、河南、上海等省份,其中,四川處罰記錄數量最多,佔全國總數的9.85%。

限制乘坐火車民用航空器特定嚴重失信黑名單的認定部門包括民航總局、鐵路總公司、證監會以及稅務總局。其中,民航總局認定的處罰記錄數量最多,其次是鐵路總公司。從列入原因看,近50%的當事人因隨身攜帶或託運國家法律法規規定的危險品、違禁品、管制物品等被列入黑名單;16.18%的當事人因使用偽造、變造或冒用他人乘機身份證件等被列入黑名單。

另外,2018年度,相關認定部門移除限制乘坐火車民用航空器處罰記錄92條,涉及當事人92個。從移除原因看,主要為補足相關票款並自動移除,佔總數的37.63%;其次是懲戒到期自動移除和義務履行完畢的,佔比分別為27.96%和23.67%。

報告指出,在2018年各類新增失信黑名單記錄中,有275家新增失信企業在三個及以上領域被列入失信黑名單。從地區分佈看,主要集中在浙江、江蘇、福建、廣東、天津等地區,以上五省份企業共計143家,佔總數的52%。從黑名單類別看,主要涉及失信被執行人、工商吊銷企業、重大稅收違法案件當事人和海關失信企業等。其中,有6家企業在四個領域被列入失信黑名單。

若干失信重點聚焦及典型案例

(一)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公佈四批典型虛假違法廣告案件

2018年,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公佈了四批典型虛假違法廣告案件,涉及因釋出虛假違法廣告受到行政處罰的99家企業。從地區分佈看,上海企業數量最多,有10家,佔總數的10.1%;其次是北京,有9家,佔總數的9.09%。

從國民經濟行業分類來看,被處罰的企業主要集中在批發、醫療衛生、商務服務、房地產、科技推廣和應用服務、新聞媒體等六個領域,其中批發業被處罰企業數量最多,有20家,佔總數的20.2%。從廣告內容來看,近44%的違法廣告與醫療保健相關,違法事實主要是誇大、虛假宣傳醫療機構、保健品、醫療器械的治療效果,其中15個虛假廣告案例來自醫療衛生機構。此外,還有5家電視臺涉及釋出虛假廣告,內容主要集中在保健品、收藏品、醫療器械及醫療服務等方面。

(二)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公佈三批違法違規房地產開發企業和中介機構

為進一步嚴厲打擊投機炒房、房地產“黑中介”、違法違規房地產開發企業和虛假房地產廣告等違法行為,住房城鄉建設部聯合6部委,於2018年開展了打擊侵害群眾利益違法違規行為,治理房地產市場亂象專項行動,公佈了三批共64家違法違規房地產開發企業和中介機構名單。公佈的企業主要涉及哄抬房價、“黑中介”、捂盤惜售、未批先售、虛假宣傳等違法違規行為。從地區分佈看,主要集中在湖北、陝西、天津、廣東、重慶,以上五省份共涉及企業35家,佔全國總數的54.69%。

(三)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公佈468批次藥品抽檢不合格名單

2018年,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公佈了468批次藥品抽檢不合格名單,涉及276家藥品生產企業。其中,61家藥品生產企業存在多次抽檢不合格的情況,吉林省通化博祥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等4家企業被處罰次數高達4次。從地區分佈看,安徽多次抽檢不合格藥品生產企業數量較多,共13家,佔總數的21.31%;其次是吉林有7家,佔總數的11.48%;再次是江西有6家,佔總數的9.84%。從藥品品種看,檳榔、甘草(甘草片)、薄荷、獨活、白芷、山藥等中藥材的抽檢不合格比例較高,其中檳榔不合格專案主要集中在一級致癌物質黃麴黴毒素檢測不符合規定。

(四)生態環境部公佈281家主要汙染物排放嚴重超標重點排汙單位名單及掛牌督辦28家長期超標排放企業

2018年,生態環保部公佈了281家汙染物排放嚴重超標重點排汙單位名單。從地區分佈看,嚴重超標企業主要集中在新疆、山西、內蒙古、遼寧、浙江等地,以上五省份企業數量之和達160家,佔全國總數的56.94%。其中新疆企業數量最多,有50家,佔全國總數的17.79%。

從企業型別來看,汙染物超標排放主要集中在汙水處理廠,涉及156個單位,佔總數的55.22%;涉氣企業90家,佔總數的32.03%;涉水企業35家,佔總數的12.46%。從處罰情況看,有63.70%的超標排汙企業被地方環保部門處以罰款,其餘36.30%的企業被責令限期整改。

另外,生態環境部還公佈了2018年已連續兩個季度嚴重超標且第二季度結束時仍未整改完成的28家企業名單。從地區分佈看,涉事企業分佈於12個省份,其中新疆企業數量最多,共9家,其次是山西、河北兩地,分別涉及4家及3家。

(五)2018年P2P網貸行業問題平臺

2018年,P2P網貸行業風險事件頻發,上千家P2P平臺“爆雷”,投資人損失慘重。根據對各地公安機關公開資訊的不完全統計,2018年出現問題的P2P平臺有1282家,主要集中在浙江、上海、廣東、北京等地區,其中浙江涉及問題平臺數量最多,達287家,佔總數的22.39%。

從平臺產生問題的型別看,近50%的問題平臺處於失聯狀態,14.51%的問題平臺已進入警方調查程式,13.73%的問題平臺出現提現困難的情況,另有11.86%的問題平臺已暫停運營。

隨著問題平臺數量劇增,警方介入調查的力度也不斷加大。2018年,各地警方介入調查186家問題平臺。與問題平臺總體地區分佈情況一致,警方介入的問題平臺同樣集中在浙江、廣東、上海、北京四地。從問題平臺涉嫌犯罪型別來看,主要集中在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涉及138家,佔總數的74.19%;其次是涉嫌非法集資,涉及37家,佔總數的19.89%;此外,有10家問題平臺涉嫌集資詐騙,佔總數的5.38%,還有1家問題平臺涉嫌合同詐騙。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