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誕生52年的戰機中國為何會用到2017年,當年可是扔過氫彈_攻擊

【軍武次位面】:E=mc²

2019年1月16日,又一位為祖國付出了畢生精力去保衛國家的老人逝世了,他就是于敏,相信很多人都聽說過他的故事以及他的成就,長達28年的隱姓埋名,設計了不同於西方的于敏構型,更是帶領團隊克服艱難險阻用僅僅2年零8個月的時間完成我國氫彈的製造。

這篇文章,不說于敏,不說氫彈,來說一說那年氫彈的好搭檔——強-5,五爺。

▲現存於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的強-5

我們都知道,用來攻擊的固定翼飛機除了戰鬥機(國內叫殲擊機),轟炸機,以及部分特種飛機以外,還有一種專職對地的,那就是攻擊機,在中國,又叫強擊機。

相較於戰鬥機,大多數攻擊機的速度較慢,機動效能較差,很容易成為對方戰鬥機眼中的肥肉,而相較於轟炸機,他們又顯得十分嬌小,載彈量少,飛行高度低。但是正因為其飛行速度慢和較好的低空操縱效能,攻擊機面對地面目標例如裝甲部隊展現出獨特的優勢。

▲第四代戰機F-22,超機動性已成為標準

▲世界上唯一的一款隱身轟炸機B-2,有效載荷17噸

早在二戰的天空中,攻擊機的身影就經常出現,比如說俄羅斯的伊爾-2攻擊機和德國的Hs-129雙發攻擊機,這種格鬥能力比不過戰鬥機,載彈量比不過轟炸機的傢伙們,依靠其獨特的優勢,在二戰後依舊緊跟時代的步伐,一步步發展起來.

▲伊爾-2

▲Hs-129

美國的攻擊機從二戰後服役的A-1,到美國早期電子戰主力EA-6的原型機A-6,再到從波斯灣戰爭活躍到現在的A-10。俄羅斯的則是蘇25及其改進型蘇-39。

▲A-1天襲者

▲EA-6徘徊者,4人座駕

▲A-10雷電,美國國防部現考慮用F-35代替之

▲蘇-25蛙足,蘇-39是蘇-25MT的另一代號

中國空軍發展較晚,1949年11月11日人民空軍才成立,剛開始我們的人民空軍主要是一些繳獲的,買來的或者是仿造出來的飛機,而當年的軍工人在經歷過拆解,維修,逆向研究,以及對理論知識的學習後,也走上了自主研製飛機的道路。幸運的是,強-5就是其中一款。

1958年,時任中國解放軍空軍司令的劉亞樓將軍提出了設計一款新的強擊機,用以代替之前從前蘇聯進口的已稍顯老舊的伊爾-10攻擊機,該方案在當時名為"雄鷹302",由為我國研製過第一架噴氣式戰機的陸孝鵬任總設計師。

▲陸孝鵬總師與強-5

當時我國裝備的殲-5,殲-6戰機都是機頭進氣,充滿了濃濃的蘇式風格,而強五則一改兩位前輩的蘇式外觀,借鑑了西方的設計風格,將進氣道改為兩側,重新設計了機頭部分,而在後部則依舊採用殲-6的尾翼及發動機,可謂是第一架我國量產的"蘇西合璧"的飛機。

▲殲-5

▲殲-6

▲注意殲-6的尾部

強-5的命運也是比較坎坷的,1958年立項,設計,製造木質樣機,而到了1960年,"兩彈一星"這一更大更重要的工程調走了大部分科研人員,僅剩下陸孝鵬總師等共計14人繼續研製,直到1964年原子彈成功試爆才全面恢復。第二年,原型機首飛,之後,強5就成為我國一支重要國防力量,當然,本著"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原則,強5也出口到一些兄弟國家。

▲出口孟加拉的強-5

1967年,我國氫彈試爆成功,此時正值中蘇交惡,所以氫彈的小型化與實用化立馬被提上了日程,同時,戰術氫彈的載具選擇也開始討論。最終確定由強-5的改進型強-5甲(當年習慣用甲乙丙...命名,現在則改為ABC...)帶著當量為30萬噸的"狂飆一號"小型氫彈進行甩投較小型氫彈引爆原理性試驗。當時即使是小型化了的氫彈,據回憶也有2米長,以強-5的彈倉容積,根本無法完全容納,而其他飛機也因為有效載荷不夠而被排除在外。當時的任務飛行員楊國祥和武器所負責人研究後決定使用"半埋式",因此不能採用正常的投彈方式,而是先平飛,接近目標後爬升至一定高度投彈,投彈後繼續爬升,接著利用飛行高度的勢能轉化為動能,快速逃離爆炸的影響範圍。

▲強-5掛載氫彈的模型

▲楊國祥,空軍少將

為了確保核彈的成功試爆以及萬一不成功時的處理問題,由周總理組織會議進行討論,最終確定了三條投彈線路,即正常投彈線路、應急投彈線路,還有超應急投彈線路。以及投彈失敗時的兩個解決辦法:不帶彈著陸和帶彈著陸,不帶彈著陸即飛行員跳傘,將飛機和氫彈摔在投彈區。為了確保帶彈著陸的安全,又在飛機上增加一個鎖死裝置,確保降落時氫彈不會滑出彈倉。(殲-15曾經在航母上進行過帶彈著陸實驗)

▲殲-15帶彈著陸訓練,藍色為訓練彈

然而到了1971年12月30日正式投彈時,萬一中的意外發生了,楊國祥駕駛編號為11264的改裝過的強-5甲進行了3次投彈均以失敗告終,所剩燃油不足以支撐第四次行動,當時的基地最高領導人朱光亞將軍與司令員商討後決定帶彈返回。在飛機降落滑行的過程中,彈體與地面的距離僅為十釐米,誰也不知道兩者摩擦會不會引起爆炸。直到楊國祥駕駛著飛機穩穩地停在跑道上時,所有人才將心放進肚子裡。關於投彈失靈的原因,一說是因為地勤人員多擰了一下小螺釘,而另一個說法是因溫差而導致的形變,最終導致投彈失敗。

▲11264號機

1972年,楊國祥重新駕駛強-5甲進行投彈,此次投彈成功試爆。向世人宣告我們有了投送戰術氫彈的能力。

此後的四十餘年裡,強-5一直服役於人民空軍,歷經多個改型,其確實是一款老機型,因此也被人們親切的稱為五爺。直到2017年,中國空軍才將所有強-5 退役。一款服役了小半個世紀的飛機就此退出戰鬥序列。

▲後繼有"機"——殲-16

強-5的退役,意味著中國對地攻擊力量的進一步提升,強-5的退役封存,令無數國人興奮,而諸多老前輩的逝去,則使人嘆息。活於盛世,回望歷史,心存感恩,不忘先烈。

▲于敏先生

謹以此文紀念2019年1月16日逝去的于敏先生以及之前千古的朱光亞,陸孝鵬等為國防事業添磚加瓦的前輩們。

更多有趣好玩的軍事文章、視訊、圖片、電影、遊戲,關注“軍武次位面”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