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擼起袖子,裡皮已經開始“變”

從8比1到3比0再到2比0,最近3次,我們贏菲律賓的比分是一次比一次小。但是在裡皮的二進宮首秀,我們依舊看到了國家隊相較於之前,有了一定的變化!

技術型球員重獲重用!

在裡皮第一次執教國家隊期間,國足中前場人員調整幅度非常大;最開始受他重用的一些技術型球員,從去年中國杯慘敗開始,逐漸淡出了國家隊,取而代之的是一群能拼能搶的球員。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改變,跟中國杯慘敗後,裡皮的觀念出現了一定的改變有關;他需要那些能拼能搶,能給他賣命的球員支撐國足。而這樣的改變,其實也同樣跟裡皮的技戰術打法有關。

張稀哲在新的體系中被啟用

在中國國家隊的歷史上,往往本土教練帶隊更強調對場面的控制;而外教很多時候在技戰術方面,設計的相對簡單,他們會要求後場拿球以後快速往前打。之所以外教會有這樣的技戰術安排,很大程度上源自於他們對於國內球員的不信任,這一點在卡馬喬帶國足時,體現的最為明顯。而裡皮接國家隊以後的技戰術要求,其實也是讓後場球員拿球后快速往前打,當然這倒不一定是他不信任國內球員,而是他過去帶尤文,帶義大利國家隊,都是這麼玩的。而他執教恆大期間,恆大的守轉攻打的也非常快,後場球員要麼快速把球交給孔卡,要麼簡單的直傳去找啟動的穆裡奇;到了國家隊,他也照搬了在恆大的套路。

但是裡皮之前在國家隊遇到了兩個問題,一個是國家隊前場終究是沒有外援的,即便有些看起來在有些場次,武磊被當做穆裡奇一樣使用,高速啟動,在後面玩命的追著球跑;但國家隊沒有埃爾克森,也沒有孔卡。還一個問題,源自於球員的踢球習慣。在裡皮的國家隊,鄭智是節拍器,鄭智身前沒有組織核心這一角色;但很多技術型球員,他們在俱樂部則要肩負著進攻組織的重任。角色的不同,造成了部分球員的踢球習慣,跟裡皮的要求有差異。比如說當年在華夏,佩萊格里尼要求尹鴻博接球以後,控一下,等拉維奇上去了,再把球往前打,可是在裡皮的國家隊,他不允許尹鴻博這麼做。再比如說張稀哲在國安,蒿俊閔在魯能,他們要是在中場中路拿球,有時候面對逼搶會選擇轉身擺脫,這同樣是裡皮不希望看到的。

當裡皮不希望看到的東西,有時候無法避免,他只能放棄一些球員;但是讓一群工兵型球場在場上,導致國足控制力大幅下滑時,他在亞洲盃前召回了蒿俊閔,並給予了蒿俊閔極大的戰術自由度。可是輸給伊朗的比賽,當我們只有蒿俊閔和鄭智面對逼搶,可以做到把球控在腳下不丟球,體現出我們跟亞洲最好的球隊,在控制力上有著很大的差距時為了衝擊2022,裡皮需要帶隊做出更多的嘗試。

在本次集訓名單裡,裡皮把當下國內除王永珀外,最好的技術型中場都給招了進來。而本場比賽,首發就上了4個可以踢前腰的球員,且國家隊在場上不斷的追求場面上的控制,有時候當對方退回去,我們會在中後場耐心的傳導,這就是裡皮在戰術層面的主動變化。而這樣的變化,是技術性球員的福音,張稀哲打出了一場比較高光的比賽。

全新的國家隊,裡皮的主動求變!

在這支中國國家隊,除了技戰術打法的調整,還有很多變化。

去年影響裡皮續約的因素之一,就包括國足在熱身賽中的戰績比較慘淡。而在熱身賽表現糟糕的背後,多少能體現出裡皮當時對這支球隊的掌控力出現了下滑。而在亞洲盃結束後,關於裡皮和國腳之前出現了非常多的傳聞,就連裡皮自己在接受我臺《風雲會》採訪時也承認了,他在輸給伊朗當天很憤怒。

正是因為裡皮之前帶隊,國家隊在熱身賽的表現,是不能讓人滿意的,精神面貌也受到了質疑,且國家隊在這兩場熱身賽中,又面臨搶奪40強賽種子隊的嚴峻形勢,因此本場比賽不光足協有關領導親臨現場督戰,部分中超俱樂部的投資人和高管,也來到了現場,其中上港集團黨委書記、足協換屆籌備組組長陳戌源、恆大的投資人許家印和國安的投資人周金輝更是在賽前,親自給國腳們鼓勁;當我們的投資人們已經表達了對於國家隊的支援,國腳們自然會受到一定的影響。但是在投資人幫扶國家隊之時,我們也同樣應該看到裡皮自己做出了一些改變。

投資人們的支援很重要

在本次集訓中,裡皮親自在酒店大堂等待國腳前來,這在以往的國家隊是極為罕見的。他過去經常給球員說的是,我們在亞洲有能力戰勝任何一支球隊,現在面對鏡頭,談到衝擊2022時,說的已經是我們會去嘗試,會盡一切努力,這其實是在幫國腳減壓。

在國家隊的組建上,過去裡皮的國家隊,有著鮮明的恆大烙印,這樣的烙印多少造成了國家隊的一些不平衡;這也是2018年,裡皮對於國家隊掌控力下降的原因之一。但是這場比賽,首發11人三個國安的,三個蘇寧的,兩個恆大的,天海、上港、魯能各一人,且選擇蒿俊閔當隊長,把7號球衣給武磊留著,這都是裡皮在打造球隊上,追求平衡的一種體現。

在人員選擇上,裡皮已經說了,他不會用鄭智去衝擊2022,但是他會一直把鄭智徵召入隊;鄭智很可能會在國家隊承擔一個類似於領隊的職責,畢竟裡皮的訓練和管理比較嚴格,他對球員的要求非常高,想要去激發出球員更大的潛能;但有時候我們的隊員也盡力了,但未必能達到他的要求時,不光是裡皮其實很多教練面對這樣的情況都會去罵兩句;有的球員,可能很快就過去了,但有的球員未必能接受主教練的訓斥,甚至可能會頂撞主教練,這就是裡皮當年和巴喬以及帕努奇這兩大巨星交惡的原因之一。而在中國,不太可能有球員去頂撞裡皮,但不代表球員被裡皮罵兩句以後,這中間就沒有矛盾;由於裡皮是個世界冠軍教練,你不可能指著他去給球員道歉;我們的球員,大多數也不會去主動找裡皮溝通時,國家隊是需要一個人來充當橋樑的,這就是鄭智未來在國家隊的作用。

入籍球員還需適應新的體系!

本場比賽,李可成為第一個代表中國國家隊出戰的入籍球員;比賽中,李可的發揮只能用中規中矩來形容。有他在單後腰位置上作支撐,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身前的幾個技術型中場,但他也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

李可本場的發揮中規中矩,是很多原因所累積的,比如說他還是國家隊的新人,來到一個稍顯陌生的環境,他需要重新去適應!但是在我看來,他沒有把在國安的驚豔發揮展現在國家隊,跟球隊技戰術體系和角色定位的不同有很大關係。

這兩年國安主打的陣型,是4321,4312或4222;而李可在場上一般是三後腰或雙後腰中偏右的那個。而本場李可相當於打了一個單後腰託在後面,站位的不同,決定了李可需要在場上做的工作是不一樣的,他需要去重新的適應;由於在國安,池忠國經常打3後腰居中拖後的那一個,因此下半場池忠國頂替李可後,他對於這個位置的適應程度,明顯要好過李可。

而在角色定位上,國安的中場是圍著比埃拉和奧古斯托打的,要是兩人有一人輪休,一般也是張稀哲頂上去形成雙核,李可在國安充當的是個輔助的角色,他可以在無人逼搶的情況下,輕鬆的送出一腳長傳;也可以利用比埃拉和奧古斯托製造出來的空當,在無人盯防的情況下,去後插上破門。在國安,有超級外援做支撐,李可給外援打下手自然沒什麼問題;但是在國家隊是不一樣的,我們操作入籍球員的初衷,是要讓他們當核心挑大樑的,但是就這場比賽的情況來看,恐怕李可還沒有做好在中國國家隊挑大樑的準備。

當然隨著李可對於中國足球大環境的愈發熟悉,當他有一天在思想上發生轉變時,或許他可以在裡皮的體系中,儘可能的頂掉鄭智原來的作用。但是客觀的說,我們目前最缺的入籍球員,恐怕還不是李可這種,而是傳聞中的高拉特、埃爾克森。畢竟從能力上來說,埃爾克森和高拉特明顯比我們的球員高一大截,他們是有能力在亞洲範圍內,扛著國家隊往前走的。

在入籍球員代表中國隊出戰,我是從開始就站在支援面!但是假如埃爾克森和高拉特這種沒有華裔血統的球員,想代表中國隊出戰,必然會有很多的困難甚至是心理障礙,到底有多大可能恐怕還不是某一個人說的準,等等看吧……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