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劇組籌備“聖地”人去樓空,選角行業進入洗牌期

傳媒內參導讀:筆者曾跟隨幾個專案方來往於經紀人必去的酒仙公寓、飄home酒店、陽光旅店等劇組籌備“聖地”,見證了很多籌備了一半就撤組、快開機了專案取消、專案無限延遲的種種現象。同氣連枝,選角產業根本來自於影視作品是否能順利完成製作,如果無劇可拍或者接了劇卻又中途夭折,那對選角行業的打擊將不言而喻了。

來源:傳媒內參-傳媒獨家

文/曲直

2016年之前,當時的影視行業還沒有達到現今的細分程度,負責演員事務的依舊是劇組演員導演,甚至是導演製片人直接負責,畢竟演員資源還是掌握在少數手裡。

但是隨著國內影視劇行業的不斷髮展,從業人員的不斷擴大,行業內的分工也不斷細化。在近年來的一些影視劇裡,“選角導演”開始被視作主創,選角導演們已經不再只是協助導演選擇和管理群演了,而是開始以團隊為建制,負責整個專案的演員陣容搭配,甚至成立工作室。

2017年選角產業呈爆發態勢,湧現了一批具有實力的像浩瀚星盤、酷鯨、牧星人、CD HOME、同人星光等近百家大小選角公司。像2018年的IP大劇《楚喬傳》《武動乾坤》以及2019年的熱播劇《都挺好》、票房黑馬電影《流浪地球》背後都有獨立的casting團隊,並且由他們來搭配主要角色陣容,有些casting團隊甚至在影視劇製作前置中擁有較強的話語權,可謂是風頭無兩。

劇組籌備“聖地”人去樓空的啟示

無論選角行業如何發展,畢竟它只是影視產業的一環,它的生存需要依附於影視行業的發展,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2018年,整個影視行業遭遇“滑鐵盧”,特別是電視劇方面,無論是備案量還是播放量,同比下降了20%至30%。再加上資本熱度褪去、影視行業整頓、政策加碼等等一系列因素,造成各大衛視的電視劇收視率節節敗退,各種大製作、大IP紛紛下馬,作品一拖再拖,整個行業呈現疲態。

同氣連枝,選角產業根本來自於影視作品是否能順利完成製作,如果無劇可拍或者接了劇卻又中途夭折,那對選角行業的打擊將不言而喻了。筆者也曾跟隨幾個專案方來往於經紀人必去的酒仙公寓、飄home酒店、陽光旅店等劇組籌備“聖地”,見證了很多籌備了一半就撤組、快開機了專案取消、專案無限延遲的種種現象。

雖然,很多大的選角公司,都有自己比較穩定的合作物件,甚至繫結影視公司,像CD HOME與正午陽光合作緊密,還簽訂了戰略合作;而浩瀚星盤則與慈文等影視公司聯絡密切。說白了,選角歸根到底還是一個看人情的行業,合作的順延性基於從副導演時期遺留下來的人際關係,能不能接到戲,就看你關係硬不硬。如今面臨僧多粥少的局面,行業的慘烈競爭將不可避免。

除了目前已經成型的為數不多的品牌選角公司以外,目前選角行業裡佔主導的還是小工作室。由於這個行業有著極低的准入門檻,小工作室多由從業幾年或者待過幾個劇組的演員副導演組成,有專案了大家一起做,沒有專案的時候,私下還是各幹各的,依靠個人的人脈資源,每年做幾部戲,並沒有實現組織化和資源共享,行業競爭力極低。

另一方面,大部分Casting團隊的角色提供的只是參考意見,擁有話語權但並沒有最終敲定演員的權力。既不能主導演員,也不能主導導演,選角工作室的尷尬位置可想而知。同時,為了節省成本,有的影視公司也會自己成立選角團隊,像華策集團、金色池塘和頂峰影業這些影視公司也都有自己的選角團隊、藝人經紀公司,承擔著本公司所有專案的選角工作,這也將不斷壓榨選角工作室的發展空間。

由此看來,影視作品數量減少、市場空間變窄、行業競爭加劇、影視技術的發展等等因素,對於選角導演和團隊在專業水平和核心競爭力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就促使選角公司以及工作室需要不斷的進行自我升級,那些無法適應當下環境的公司將會逐漸被淘汰,國內的選角行業將進入洗牌期。

選角行業不只是靠人脈才能生存

根據傳媒內參綜合披露的上市影視公司2019年Q1的業績預告來看,在10家影視公司當中,華誼兄弟、光線傳媒、唐德影視、幸福藍海、慈文傳媒等7家均出現不同程度的虧損或業績下滑。其中,上年同期盈利2.59億元的華誼兄弟一季度預虧超8600萬元,光線傳媒預計一季度淨利潤下滑超90%,唐德影視因《巴清傳》尚未實現播出等原因由盈轉虧近4000萬元。

雖然2019年即將過半,但從行業釋出的資料中顯現的情況,影視行業依然還未從疲態中恢復。另外,繼電視劇《都挺好》《築夢情緣》播出之後,近期並未有接盤之作,好劇延續困難。再加上前一陣子的《九州縹緲錄》延播、《封神演義》下架等一系列事件的影響,目前的影視市場是人人都持觀望態度。

有業內人士表示“國家在管控這個行業,投資各方面都在持觀望狀態。”某位演員經紀人也稱,去年開始大環境就不好了,製片公司和經紀公司都在補稅,還在等政策,大家都不敢投資。那作為影視行業前置最重要一環的選角行業,面對如此困境目前將如何破局?

作為操刀電影《流浪地球》的選角團隊酷鯨Casting來說,給出的答案很簡單“不參與經紀和製作,保持純粹和客觀很重要”。對於酷鯨Casting來說,他們似乎不願意去觸類旁通,酷鯨負責人趙一龍解釋,把一件事做好做精已經很難了,酷鯨團隊還在成長中,希望我們能深耕細作,把“選角”這一件事做好,因為目前國內的選角還處於成長階段,尚未成熟,所以垂直往下走深度對我們來說比覆蓋其他行業要更有價值。

而同樣作為頭部的選角公司浩瀚星盤,在2018年就已經做好了公司的三步規劃。第一步,做大做強傳統的casting業務,同時逐步涉足影視投資,分得選角業務所獲得的成果,最後實現提供資料資訊的業務;第二步,培養梯隊人才,以此實現影視專案的包盤操作;第三步,基於浩瀚星盤的多年從業經驗和資源,建立大資料團隊,專門做資料評估工作,並建立各種型別演員的資料庫和價值評估檔案。

確實,在當下這個時代,適合角色只是選角的基礎條件,市場份額、新媒體指數、賣片的價格,這些可以量化的資料成為選角時重要的標準引數。

所以,已規模化的選角公司,都開始利用手邊的資源,去謀略更多的業務發展。最早的牧星人團隊,現在除了做選角,也在做舞蹈培訓班;CD HOME則開始參與到幕後製作中,去年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就是這個團隊首次的製作嘗試;2019年6月,同為頭部選角公司的同人星光與騰訊簽署戰略合作,協助騰訊啟動了新文創新人計劃,開啟創新選角合作,共同深挖內容製作。

各出奇謀,無論選角公司怎麼做,在2019年,對各選角公司而言依舊是關鍵的一年。雖然這個行業正處在洗牌期,所有從業者必須清楚地意識到,要想提高競爭力,必須要打破行業壁壘,在提升專業技能的基礎上合力將“選角”打造成產業鏈上必不可缺的重要環節,並在衍生服務上創造更大的商業價值,才有進入下一輪競爭的可能性,而這也是每一個新興行業發展的必由之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