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皖系軍閥為何輸掉直皖戰爭?堪稱是三分天註定

北洋大時代道德篇(二百五十七):七分靠打拼。

民國九年,直皖軍閥之間由電詰變為熱戰。“秀才造反”讓如日中天的“段芝老”灰頭土臉。直皖兩大北洋軍閥嫡系,此番袍澤鬩於牆,吳佩孚也算是打開了“草頭王”叫板中樞的潘多拉魔盒。不過,直皖戰爭的勝敗,也有一些偶發因素,發揮了巨大影響。直皖戰爭中,看似是奉系軍閥站在了直係軍閥一邊,讓勝利的天平傾斜。雖說皖系軍閥的頭號策士徐樹錚為人桀驁,且作為“西北籌邊使”經略西北數省,儼然“西北王”,“以專擅為張作霖所惡”,但是一輩子謹小慎微的張作霖,斷然不會貿然和皖系軍閥叫板。是年六月,張作霖先以調人身份到京畿以觀風向。

由於直皖雙方劍拔弩張,而戰前是要發餉的,段祺瑞麾下的邊防軍中有一個團長,因虧空了一兩萬元,餉發不出,就逃跑了。他到北京見到了張作霖,說了許多段祺瑞麾下人馬的壞話。張得知皖軍軍心不穩,連團長都跑掉了,敗象已露,故決心助曹,即刻由京畿返奉,調動軍隊,將軍隊臨時集中於山海關的火車上,等候機會進入天津。這只是一個偶然因素,在戰爭開始後,直皖兩軍在天津楊村一線的兵力都很薄弱,直軍曹鍈本敗於北倉,就在此緊要關頭,奉軍前衛百餘人到達,因彼等操東北方言,段軍誤以為奉軍已經參戰,所以不戰而潰,這又是另一個天意偶然。

在涿州琉璃河一線陣地,雙方戰況十分緊張,皖軍藉著精良裝備,一度取得優勢。當時吳佩孚駐高碑店,高碑店的電信局長姚錫三與吳交好,電信局與涿州琉璃河方面尚保持了最後一線可以通話,吳問姚:“我可以跟那邊講話麼?”姚說:“當然可以。”當時段軍第十五師三十旅旅長齊寶善、二十九旅旅長張國溶都是吳的故交,所以得電信局協助,吳就先後跟齊、張通話了。因此齊、張二人挾持著師長劉詢倒戈投向吳軍,其後配合吳軍出其不意,將段軍此路指揮曲同豐俘虜也並裝上火車,直開高碑店去見吳佩孚。所以說,一連串的偶然累積,段祺瑞麾下即便徐樹錚這樣的“小扇子”,結局也不過是皖系軍閥分崩離析,留下浙江一塊自留地,被直奉吞下只是時間問題。

其實,皖系軍閥作為老頭子之後,“北洋團體”在廟堂之上最早的掌門人,既是天註定的使然,畢竟“外敦厚而內多欲”的馮國璋和醉翁之意不在於宦海的王士珍,相較於段祺瑞之威望,都還是遜色許多,芝泉成為芝老,故也是一種天意使然。然而直皖戰爭這場熱戰,不僅表現出袍澤之情被廟堂之爭的雞零狗碎沖刷殆盡,更是皖系軍閥在執掌中樞後,故步自封的氣數已盡。恃才傲物的徐樹錚,護犢子的段祺瑞,遠非曾經鷹揚鼎新的求變者,自然也逃不出天數昭昭。

參考資料:《有關吳佩孚的四則考訂》、《吳佩孚正傳》、《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